反對派知法犯法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淺水灣:毛孟靜淺水灣道寓所車房變住宅(紅框示),僭建長達十年。(余宏基攝)
淺水灣:毛孟靜淺水灣道寓所車房變住宅(紅框示),僭建長達十年。(余宏基攝)

新界村屋僭建違法亂象「無王管」,就連有份為本港審議法案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亦其身不正,深陷僭建醜聞。當中以打着「本土」旗號的議員毛孟靜違法情況最離譜,其淺水灣道寓所被揭發地面車房變住宅,僭建十年至今仍未拆卸還原。與毛「同聲同氣」的議員鄭松泰,則租住涉僭建村屋最少近三年,但鄭「死撐」對寓所天台有人擅自「加蓋」毫不知情,又稱已於一年前搬走。學者及團體炮轟泛民議員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狠批毛孟靜身為資深議員卻帶頭僭建,促屋宇署交代為何不執法。

二○一○年至一一年期間,本港政壇捲起僭建風暴,多名泛民人士住所被相繼揭發存在違法改建,當中最離譜的個案是議員毛孟靜位於淺水灣道的寓所,該單位由其丈夫Philip Bowring持有,於一九八五年六月十日以一千一百二十萬元購入,但該物業的一個地面開放式車房卻被人加建了圍牆、大門及窗戶,變成一間可獨立住人的屋宇。

毛曾死撐「唔係殺人放火」

屋宇署當年接報後巡查過該「車房住宅」,確認不符合核准圖則,但毛多年來一直對「車房住宅」醜聞「死雞撐飯蓋」,指其丈夫買入該物業時,該處已被改建,又辯稱他們一直有向政府繳交差餉,甚至稱僭建「唔係殺人放火」,企圖不拆卸還原。事件曝光至今已屆十年,本報記者昨日再到毛的寓所巡視,發現該「車房住宅」仍然原封不動。

泛民中深陷僭建醜聞的不獨一人,議員鄭松泰於一六年參加本屆立法會選舉時,報稱居於沙田小瀝源黃泥頭村一間村屋的頂樓單位。現行法例規定村屋不能興建多於三層,但有不少的新界村屋業主知法犯法,於天台擅自「加蓋」,甚至有人用玻璃牆將天台圍封成第四層。鄭報住的村屋亦有類似問題,有人在天台搭建了一個巨型金屬上蓋,雖然未有圍封,但其面積足足佔了該天台約一半。

鄭辯稱搬離單位近一年

鄭回覆本報查詢時聲稱,他之前租住該單位,現時已搬離該單位接近一年,而他租住期間沒有任何問題,搬走後不清楚該處的情況和相關改動。根據土地註冊處的土地登記冊資料,鄭報稱寓所的業主為鄭國明(譯音),該幢村屋於○三年六月十二日以丁屋形式批出,而鄭國明持有該幢村屋的三樓單位連天台。本報昨向毛孟靜、地政總署及屋宇署查詢相關事件,但至截稿前未獲回覆。

各界促屋宇署交代清楚

「廿三萬監察」發言人王國興直斥泛民議員知法犯法、雙重標準,批評他們作為議員,應比一般人更清楚相關法例,質疑涉及僭建是罪加一等。他直斥,毛孟靜的個案拖拉十年實屬非常離譜,上兩屆政府提出取締村屋僭建物時,毛已出任議員,但其身為資深議員卻涉嫌帶頭僭建。他認為,屋宇署應清楚交代處理該個案的理據,否則會惹來公眾質疑該署礙於毛的議員身份而不作檢控。

理大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表示,議員應該「比白紙更白」,並須有能力分辨其住宅的構築物是否屬於僭建,炮轟泛民議員知法犯法,打算僭建後仍能瞞天過海。

陳又指,毛孟靜寓所的「車房住宅」所涉及的面積不少,亦證實與原有圖則不符,情節非常嚴重,他強調屋宇署及毛均有責任交代清楚,以免令市民覺得議員可享特權,能肆無忌憚僭建及違法。



毛孟靜
毛孟靜
沙田:鄭松泰報住沙田黃泥頭村村屋,天台搭建巨型金屬上蓋(紅框示)。(蘇偉明攝)
沙田:鄭松泰報住沙田黃泥頭村村屋,天台搭建巨型金屬上蓋(紅框示)。(蘇偉明攝)
鄭松泰
鄭松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