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新西蘭上訴庭拒引渡疑犯到中國 列九大人權問題 大律師公會倡港府參考

眾新聞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政府硬推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社會強烈反彈,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曾多番稱,港府製訂修例草案時參考了英國、加拿大,新西蘭、南非等國家的個案形式引渡法例。香港修例爭議引起全球關注之際,新西蘭上訴法庭在本周二(11日),就一件謀殺案頒下判詞,首度拒絕將疑犯引渡到中國,主要是考慮到中國的人權保障問題。

2011年,中國首度以個案形式向新西蘭提出引渡請求(兩國沒有簽長期引渡協議),要求引渡韓籍新西蘭永久居民、今年44歲男子金京燁,指金京燁涉嫌於2009年在上海殺害一名20歲女子。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引渡請求的同時,承諾如果金京燁謀殺罪罪成,不會判他死刑。新西蘭警方在2011年拘押金京燁,司法部之後要求中國承諾多項人權保障,直到2015年底批出引渡。否認控罪的金京燁拒絕被引渡,在2015年申請保釋獲批,之後他以擔心被引渡後會受酷刑對待為由,兩度申請司法覆核,結果兩次都被高等法院駁回,無法改變司法部的引渡決定,於是他提出上訴,去年進行審訊。

新西蘭首都威靈頓上訴庭日前頒下判詞,裁定金京燁上訴得直,下令司法部撤銷引渡令,要求司法部長重新考慮中國的法治能否保障人權、被告人遭受酷刑的風險等。司法部門仍可上訴到最高法院,但目前未有相關消息。

新西蘭與香港同為前英國殖民地,至今仍然使用普通法制度。新西蘭上訴庭長達99頁的判詞,圍繞中國的司法制度、人權保障、使用酷刑情況等,解釋撤銷引渡金京燁的原因。

新西蘭法官前往國會。新西蘭政府照片
新西蘭法官前往國會。新西蘭政府照片

新西蘭上訴庭在判詞首先指出司法部長所參考的資料,包括聯合國委員會及多個國際非政府組織,對中國刑事司法系統的報告,顯示中國酷刑及監獄情況、相關的新西蘭法例及國際公約、中國法例及中國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引渡情況。判詞最後的總結部分,列出九個議題,指拒絕金京燁司法覆核申請的法官,在判斷時出錯,遂頒令司法部撤銷引渡令,要求司法部在引渡時考慮:

一、當考慮外交保證(diplomatic assurances)的時候,司法部長應先處理的問題是:考慮到中國一般人權狀況,是否有需要取得或接受中國的保證。上訴庭認為,這個問題反映請求引渡國是否認可「人權」價值觀,以及當地法治能否保障被告人的權利。上訴庭指,司法部長並未處理這個先決問題,而處理司法覆核申請的法官忽視了這點。

二、司法部長批出引渡決定,曾考慮引渡金京燁會否「令中國在國際社會公信力提升」,上訴庭不同意這是需要考慮的因素,續指司法部長所掌握的資料只顯示:「司法部官員強調中國有動機信守承諾,因為若中國違反承諾,會對雙邊關係及中國的國際信譽造成嚴重後果。」

三、上訴庭不同意法官指,司法部長考慮過所有資訊後,認為干犯謀殺罪的被告人,不屬於遭受酷刑的高危人士。上訴庭認為,沒有足夠證據支持此說,又舉例指,司法部長認為金京燁被引渡後會在上海接受調查,故此相信受酷刑對待的風險較低,上訴庭認為這是沒有根據的。

上訴庭又指,法官未有指出,在以下情況如何保障被告人不會遭酷刑對待:

1. 酷刑違法,在中國依然存在;
2. 中國政府行使酷刑的行為是被隱瞞、很難察覺;
3. 審訊錄影是選擇性,而且酷刑經常發生在沒有錄影的部分;
4. 酷刑所得的證供,中國法庭經常都會接納;
5. 任何人,包括在囚者,在中國要舉報酷刑會受到很大限制。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去年底第三次對中國人權狀況進行定期審議,會上多國關注新疆「集中營」問題。聯合國圖片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去年底第三次對中國人權狀況進行定期審議,會上多國關注新疆「集中營」問題。聯合國圖片

四、中國承諾不會對金京燁判以死刑,司法部長亦取得從新西蘭政府和其他國家的引渡資料,證明中國會信守承諾。上訴庭同意司法部長依賴這些資料。

五、上訴庭認為,就算金京燁不會面對司法制度以外被侵害(extra-judicial killings)的風險,仍然未有處理上文提及的問題,即鑑於中國一般的人權狀況,是否有需要取得或是否應該接納中國提出的保障。判詞中提及,司法部門掌握的資料,顯示國際評論人及聯合國有共識,認為有極多可信的證據,證明中國經常使用酷刑和虐待,尤其是在逼使疑犯認罪時,而且中國的司法系統裡面,將認罪視為「有罪」的重要證明。

六、上訴庭指,司法部長沒有使用正確的法律測試,以判斷金京燁獲得公平審訊的機會。上訴庭認為,應考慮被告是否有面對偏離國際標準審訊的真實風險,這個門檻亦不應該太高。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照片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照片

七、上訴庭認為,司法部長對以下三個與公平審訊相關的議題未有充分處理:

1. 接受獨立小組或公眾聆訊:金京燁有權接受按事實判斷案情、不受政治壓力影響的獨立聆訊。從司法部長所得的資料可見到,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法官的任免由人大主導,篩選的準則是能力及政治忠誠度。上訴庭指,政治對司法系統的影響遍及中國,政治亦使得社會政策凌駕個人保障。

2. 法律代表的權利,包括抗辯、接受法律協助、充分準備抗辯及盤問證人的權利:上訴庭指,事實上,在中國的控方證人甚少在庭上作供,大多數只有文本供詞。最令人擔憂的,是辯方律師在中國的處境。辯方律師必須能夠誠實地、負責任地代表被告人,不會因行使權利而恐懼有後果。上訴庭指,從司法部長所得的資料見到,中國的辯方律師會因為代表被告人而帶來被迫害的恐懼。

3. 不逼供或不會被迫認罪的權利:從司法部長所得的資料見到,金京燁可以在沒有律師代表的情況下,接受審訊數月。

八、中國提出引渡後,金京燁在新西蘭被捕,拘留5年,但司法部長沒有為此向中國取得特別保障,承諾如引渡至中國後被判有期徒刑,可獲減刑。上訴庭認為這是錯誤的,並指考慮到新西蘭的國際義務,若不考慮拘留時間,會帶來不符比例的嚴重懲罰。

九、金京燁確診為精神病患者,辯方曾提出司法部長不能信任中國官員,指金京燁可以獲得精神健康服務,而且司法部長所取得的資料亦顯示,中國對待受精神困擾的囚犯,受到強烈批評。不過,上訴庭表示所掌握的資料,不適合處理金京燁獲取精神健康服務的討論。

大律師公會周三(12日)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時,引述這份新西蘭上訴庭判詞指,在相信請求引渡/移交一方所作的承諾前,應先處理一個先決問題:「是否有需要就中國一般人權狀況尋求保證?」又問政府有否向中央人民政府或其他地方尋求人權保證,續引述判詞對中國人權狀況的討論,包括上文提及的酷刑及公平審訊。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