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考試可吸引海外醫生來港?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醫委會否決放寬海外醫生來港,立即有議員批評醫療霸權阻止海外醫生來港,更有立法會議員提出改革醫委會或建議政府收回部分醫務委員會的權力。有公共醫生認為,這種情緒宣泄的說法,除了譁眾取 ,對所有持份者(包括市民、政府和議員本身)也沒有好處。

在某公立醫院飯堂,一群年輕醫生On Call了一夜,偷閒吃早餐,看到議員訪問幾乎一起指 電視機說:「黐X !」女醫生說:「藉此提出改革醫委會的議員不是別有用心,便是左腦有問題,常識和邏輯也欠奉。」另一位醫生回應:「我不同意你的診斷,沒有腦,怎會有左腦問題?」

揶揄一番後,另一位女醫生說:「免去實習期或執業考試,是否真的可以吸引海外醫生呢?這個假設似乎也未經驗證,要改變這政策之前,是否該來個研究,了解一下有甚麼因素令海外醫生不願來港。倘若並非因實習期或執業試,而是其他因素令海外醫生駐足不來,整個爭拗或政策的改變便變成無意義、浪費生命、帶來分化的多此一舉。」

她出生醫學世家,爸爸和兩個叔叔都在英國學醫,只有爸爸回港工作,在公立醫院做了幾年內科醫生,然後私人執業服務街坊。她有兩個堂兄和三個堂姊在英國當醫生,正在接受專科培訓。她有一個哥哥在英國取得專科醫生資格後,先後到過歐洲、新加坡及澳洲工作。她問過家族里的醫生會不會來港工作?幾乎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地說:「不會。」不會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很了解香港的近況。

令他們不想回來的原因有幾個,他們最不喜歡的是近年香港的社會氣氛,感到香港愈來愈中國化、社會分化對立、生活極度緊張、公眾過度問責失去了忍耐與包容。稍有失誤便要受公眾及媒介的審訊、批評或要將你徹底剷除的氣候,實在令人害怕。

樓價極貴,居住環境擠逼,也是一個他們極擔心的問題。在英國當醫生,他們即使收入低、稅重,但他們住的地方都較寬敞,也可以享有較平靜、鬆弛和自在的生活,享有較高的生活質素。

來港在公立醫院當醫生,月入七、八萬元至十五、十六萬元,租金貴、車價貴、油價貴、生活指數高,算起來也不會有太多儲蓄,只能居於斗室,買樓是遙遠的夢想。在英國當醫生可過中產的生活,來港便成為「中產下流」。(待續)

tsangfk@netvigator.com

依心集 曾繁光

專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