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難 温貞菱《斯卡羅》飆4語

·2 分鐘文章
▲温貞菱透露拍攝《斯卡羅》無一不是挑戰。(圖/Ciao潮旅)
▲温貞菱透露拍攝《斯卡羅》無一不是挑戰。(圖/Ciao潮旅)

温貞菱擔任《Ciao潮旅》雜誌6、7月合刊號封面人物,談到拍戲以來最艱辛的一個角色,非公視歷史劇《斯卡羅》的婢女「蝶妹」莫屬,「無一不是挑戰」,她口中的挑戰包括了年代(151年前的台灣)、語言(排灣族語、英語、客語、閩南語交雜)和外在環境。為了習慣角色在身分上的感受,温貞菱能站就盡量不坐,刻意最後一個吃飯,並學習察言觀色,還靠助曬機維持黝黑膚色。

▲温貞菱上戲刻意最後吃飯、學習察言觀色。(圖/Ciao潮旅)

温貞菱說:「蝶妹這角色是內心很強大的女性,面對著自己一直逃避的身分認同,承載著巨大的悲歡離合,隱忍著自己的情緒。」為了揣摩這個婢女角色,温貞菱熟讀原著陳耀昌的小說《傀儡花》,以及李仙得的《南台灣踏查手記》和必麒麟的《歷險福爾摩沙》,劇組也安排語言課和文史課,老師教温貞菱唱排灣族語歌曲,學習用排灣族語說出日常事物,她說:「很像從小學到大的語言,讓我各方面都更快、更容易接近角色。」

▲温貞菱看電影進行「意識上的旅行」。(圖/Ciao潮旅)

温貞菱因疫情之故,打亂了規畫好的拍片計畫,卻讓她意外得到充電的機會。「疫情期間,我觀賞不同國家的電影,是一種意識上的旅行。」她不會錯過每年「像回家鄉般」的台北電影節,而這些觀影經驗經常是「旅遊指標」,她的旅遊方式十分彈性,喜歡山海與鄉村,也喜歡都市中的博物館、美術館,並隨時用相機記錄沿路所見所聞,温貞菱出一趟遠門要做很多準備工作,無非就是希望能多拍一些,「時間會讓你忘記一些情緒、味道,甚至情感,但底片不會。」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國外入境後如有發燒、咳嗽等不適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王識賢叫李玉璽滾遠點 吵出《神之鄉》最高收視
三立2名員工確診 王傳一《三隻小豬》緊急停拍
揮別山頂洞人!王力宏直播刮鬍子 喊話:原始的我要來了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