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覆核倍增遺害 規劃耽誤十年八載

·2 分鐘文章
醬油生產商同珍早年申改建葵涌廠房,但因城規會拒批而鬧上法庭。
醬油生產商同珍早年申改建葵涌廠房,但因城規會拒批而鬧上法庭。

【本報訊】城市規劃委員會每年處理上千宗更改土地用途的規劃申請,惟審批過程複雜、冗長儼如馬拉松。一旦該會決定遭司法覆核挑戰,規劃決定隨時拖足十年八載仍無寸進。2015年至2019年期間,城規會有32宗決定被提出司法覆核,較2010至2014年期間的16宗倍增,可見近年規劃決定鬧上法庭的個案增加。在部分個案中,法官甚至提出,城規會成員參與冗長會議,承受沉重壓力,易構成程序不公的指控,質疑他們有否足夠時間消化及考慮各項申請和公眾意見。

元朗近郊起屋原地踏步

城規會2012年提出葵涌工業區重建計劃,老牌醬油生產商同珍擬將區內廠房,改建為高169米的酒店及服務式住宅,惟城規會以超出高度限制拒批申請。同珍其後入稟申請司法覆核,2018年獲判勝訴,城規會需從頭再議。

城規會2013年批准一發展商於元朗近郊發展的項目,涉及興建19幢豪宅,約2,000個單位,部分範圍坐落后海灣濕地保育區。翌年有環團入稟申請司法覆核,並於去年獲判勝訴,項目最終原地踏步逾8年後,需發還重審。

另外,有業權人在2016年申請把大嶼山愉景灣的員工宿舍,改建為兩幢住宅大廈。城規會翌年否決申請,發展商不滿提出司法覆核,原訟庭獲判勝訴。但城規會不服再上訴,法庭本月駁回上訴,結果該項目亦拖足5年。

城規會被批傾斜地產界

城規會是根據1922年已訂立的《城市規劃條例》而成立的機構,運作至今近一個世紀,委員大致分為3類,包括官方委員、城市規劃師等專才,以及社會權威人士。不過,多年來均有聲音質疑委員比例缺乏認受性,尤其是由政府委任或社會人士,常被指傾斜地產界,同時規劃審批程序繁瑣,影響都市建設。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