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視野:美倘遏債息有利新興市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中國債市對國際投資者仍然有吸引力。圖為上海證券交易所。
中國債市對國際投資者仍然有吸引力。圖為上海證券交易所。

在前幾期文章中曾經談及美國通脹的風險、總統拜登派錢和美元升值如何影響新興市場,今天也會分析一下未來美國利率走向,對中國經濟和股市的影響。雖然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但美元作為環球儲備和貿易貨幣,美國貨幣政策和美元走勢對世界經濟仍然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債券投資者對經濟前景的觀察通常較股票投資者來得精細,所以債市動向一般對經濟前景更具指標性。從美國國債和抗通脹國債利率差距計算出來的美國通脹預期,在去年3月低見0.14%後,過去數月漸漸攀升,截至4月已經達到2.5%以上,創出12年新高,重回到2008年環球金融風暴前水平。

不過,聯儲局最近採用了一個包含21個不同指標的「通脹預期指數」,來衡量市場對通脹的預期。當局指,就算是短期通脹率超過2%的長遠目標水平,只要市場通脹預期不變,他們認為實質通脹率最後也會回落到2%水平,所以當局會暫時傾向不作為,繼續容忍債券市場發出通脹向上信號。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也因此從去年低位的0.5厘,回升到今年4月高位的1.8厘左右。

雖然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上升,導致流入新興市場的資金開始減少,但中國債市對國際投資者仍然有吸引力,原因有三。第一,中國國債利率仍然比主要歐美國家來得高。第二,中國利率與零水平還有一段距離,代表傳統貨幣政策依然有效,如有需要的話,續有減息空間。第三,中國是經常帳有盈餘的國家,投資國債壞帳風險低。

形同加大印鈔力度

至於未來資金流動情況,需要留意聯儲局是否有後着,積極干預美國長債息率。現在聯儲局由鴿派當道,他們對美國長債息率不斷上升繼而壓制美國經濟的擔心,遠多於對通脹的擔心,所以也正在考慮一些更進取的方法,包括制訂長債利率水平(Yield Curve Control,簡稱YCC)目標。此方法有點類似2011年的扭曲操作,但卻更進取。日本央行在過去數年也採用YCC,上次美國使用此極端手法時,已可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

不過,聯儲局何時會出手,暫時難以得知。美國長債息率暫時只回升到去年初低於2厘水平,若突破2厘的話,聯儲局出手的機會也會相應增加。如真的推行YCC,這代表印鈔力度會進一步增加,美元匯率有機會轉弱,資金流向新興市場的機會也會增加。

另一個有機會影響今年資金流的因素,便是內地跟歐美的相對經濟增長率。過去一年,中國對付疫情成效顯著,對經濟影響較輕微,國際資金也因此而流入內地股市「避險」。不過,今年情況可能有變,美國和英國打疫苗速度較快,疫苗保護率也較高,下半年經濟重拾正軌的機會也大增。對於中國來說,去年外資大幅流入和貿易盈餘同時增加的情況,今年應較難發生。

行健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分銷總監石醴泉(作者為註冊持牌人士,以上只反映當時觀點,並非投資建議,如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