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強《正午月色》 (101) 再遇陳福仁

吳家強
·3 分鐘文章
吳家強:吳家強《正午月色》 (101) 再遇陳福仁
吳家強:吳家強《正午月色》 (101) 再遇陳福仁

「很久沒見了,陳福仁。」

中年男子銳利如劍的目光直刺進費洛的眼眸裏。回憶同樣波濤洶湧地襲擊他的心。

「我們終究還是再碰頭了。」陳福仁緩緩道。

費洛側頭挑一下眼眉示意放映室內的狀況。

「是你允許的?」

陳福仁笑。眼睛眯起來,費洛卻看不見曾經熟悉的笑容。

「你就是為這種事而來的?怎樣?很像我們從前,對吧?」陳褔仁抱着雙臂笑着搖頭。「不要告訴我,你已經變成了那種自己瘋過嚐過,卻容不得小孩做同樣的事的衛道之士……若真是如此的話,我很替你惋惜。背叛自己信仰的人都是面目猙獰的。」

費洛沉默。他明白陳福仁對他的恨。

「假如有任何一種信仰,是叫人把自己的快樂建築於他人的痛苦身上的話,人還是應該運用自由意志去分析、批判。」費洛說。

「Good。很好。」陳福仁點點頭。「如果早點遇上費洛教授的話便好了,很多事都能以良善的手法美滿解決。可惜我從前的室友不是這樣……」

「你和阿紫……」

陳福仁搖頭。空氣是凝重的沉默。

陳福仁突然道:「你是為校花的事而來吧?」

費洛點頭。

「那請你看看裏面的情況,大家是多麼的歡愉,你憑甚麼來維護你所謂的正義呢?」

放映室裏,本來分散着群交的男女突然圍起來,焦點落在一女三男身上。費洛只見女方和一名男生幹着,左右乳房同時被另外兩名男生舔食。似乎包括女生在內,人人興奮起哄。有人拿出手機拍攝,馮里爾一手擋住鏡頭制止。

「看就夠,不要像那個死蠢留下罪證。」

男生只好聽從命令收起手機。明顯地,馮里爾在球隊中享有極高的,教隊員不得不從的地位。

「對了,Alex哥呢?」

「太蠢的人我不會帶出來玩。」

「隊長也不要怪Alex哥,文青校花嘛,當然想留着日後慢慢欣賞……」

「你欣賞是你的事!不要把我也拍進去!把手機弄丟更是蠢上加蠢!」

「沒事的!隊長不要太擔心……」

「我快把他轟出球隊……」

費洛腦海馬上描繪聖誕夜當晚的經過:名叫Alex的男生和馮里爾企圖強暴喝醉了的Jaya,Alex卻多手拍下了影片,把馮里爾的樣貌也攝進鏡頭,近日遺失手機的他因而惹來馮里爾的極度不滿。

原來就是他們。

「不憑甚麼,也不是甚麼悍衛正義,」費洛說,「只是有些錯事,可以的話我會盡力彌補。」

「不用對我說大道理。」陳褔仁語氣變狠。「魔狼隊在我治下相當出色,我不會讓他們出事的。我現在對你的忠告是:請你在我動手前自動消失 —— 費.蒙。」

費洛鎖着眉盯着陳福仁,然後慢慢退後,退到會堂外的黑夜中。

他已經掌握了需要的資訊。

回顧:

《正午月色》1-100集

吳家強

IG:writerbychristopher

FB: www.facebook.com/ngkakeungc

更多相關文章:

夏火占卦:只怕是另一場夢!

隼人:不同類型的公主病

周靈山:強顏歡笑有用嗎?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