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父親作供 指事發當晚曾提醒兒子「出去小心些」

·2 分鐘文章
周梓樂的爸爸周德明作供,表示事發當晚曾在兒子出門時提醒他「出去小心些」,但兒子沒有回應。(陳浚銘攝)
周梓樂的爸爸周德明作供,表示事發當晚曾在兒子出門時提醒他「出去小心些」,但兒子沒有回應。(陳浚銘攝)

科大學生周梓樂的死因研訊開審,選出2男3女陪審團,周梓樂的爸爸周德明作供,表示事發當晚曾在兒子出門時提醒他「出去小心些」,但兒子沒有回應。

周德明作供時指,事發當日即去年11月3日,在家中的兒子晚上11時許揹上背包、斟滿水樽,準備外出,他表示由於新聞報道指附近有示威者,亦有警員在場,擔心有機會施放催淚彈,亦有新聞提及警員會打人,當時曾詢問兒子到何處,但對方沒有回答,他叮囑對方要小心。

周德明指出,曾在凌晨零時46分,以通訊軟件WhatsApp提及附近有催淚彈,當時兒子在約兩分鐘後回覆,提醒他要關窗,之後對方一直維持在線上至凌晨1時,他其後與太太睡覺。到了約凌晨2時,兒子的中學同學拍門,指兒子從高處墮下,正被送院,他及太太立刻更衣到醫院。到清晨約5、6時完成開腦手術,醫生當時指情況不太樂觀,但會盡力搶救。

周德明又供稱,去年11月8日早上6時許,收到醫院電話指兒子情況危急,心臟曾停頓,所以與太太趕到醫院,見到醫護幫兒子心外壓,又向他們提到兒子「唔得啦,再搶救會令兒子更辛苦」,經商量後決定放棄搶救。他形容自己當時控制不到情緒,所以未有與醫護溝通、或留意死亡時間。

他形容兒子並非急躁,與父母關係不算特別惡劣,「有計傾」,但較沉默,間中會一同逛街、食飯及出國旅行,兒子與太太較親密。他提到以他所知,兒子曾參與遊行,但未知有否參與其他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