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靈山:若當年我也狗眼看人低

周靈山
·2 分鐘文章
周靈山:自己張梯自己造
周靈山:自己張梯自己造

有一種人,天生和你我一樣,都要向上爬,但當他爬到高地,臉上卻突然長出一對狗眼,天天看人低。

十八歲打第一份工,身邊都是律師、慈善機構總理、富家子弟,他們的生活,令我這個初出茅廬的窮人既嚮往又自卑。

但我卻沒有能力、亦不敢打入他們的圈子,誰會想跟胖胖、胸大、鼻扁、窮困的我打交道?

嚮往了一陣子,某天,是我二十歲生日,約了幾位中學同學唱 K。在開心一晚過後,翌日上班,在茶水間跟同事閒聊。一位自幼住屋邨,港大畢業後向上爬,天天混在富家子弟圈子坐遊艇、吃魚子醬的律師,在聽到昨天是我的生日之後,順道問我:「生日去了哪裏?」我便開開心心地回答他:「昨晚跟同學唱 K。」

他在聽到後,先是皺眉,然後語帶恥笑地說:「你做咩要嚟埋啲咁 cheap 嘅地方,同啲咁低級嘅人一齊?」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開罪他,但我依然忍不住直瞪着他那張鄙視的臉。當然,他亦沒有理會我,只拿着手上的咖啡步出茶水間。

那一刻,我感到無比的羞恥,但不是因為他恥笑我和我的同學,而是為了自己曾經的虛榮心。想不到,我竟然曾經嚮往他們的人生。

從這次開始,我便更遠遠地避開這班站在在高地、長出狗眼、天天看人低的人。我有手有腳,無必要依附在他們的世界裏,成為他們的影子,只為換取不屬於我的人生。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慶幸當年二十歲的我懂得選擇,不知道若當年我被虛榮心打倒,然後認同了那位律師,繼而可能走進他們的圈子,今天的我會變成怎樣?

長狗眼我可未夠班,畢竟我不是 blue blood 出身,但要長出一雙白鴿眼,都應該沒難度。

就這樣,我成為了今天的我,自己張梯自己造,想爬多高有多高,辛苦又如何?處處碰釘又如何?跟愛我的人一起大步走,多自在!

個人網站︰http://slimcook.hk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lively.com.hk/

Instagram︰echow03

更多相關文章:

吳家強《正午月色》 (98) 後座乘客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夏火:打小人!應打不應打?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