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足八年】李冠傑:一個時代的沒落 我們還能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上)

·5 分鐘文章

街頭演出是我音樂生命的起點,八年來風雨不改。逢星期五晚駐足開咪,不只是一種習慣,而是理所當然,像變成反射動作一樣。從開頭的懵懂,到成長中的喜悅,再從啟發中找到一種使命感,令我前行了八年。

街頭演出是我音樂生命的起點,八年來風雨不改。
街頭演出是我音樂生命的起點,八年來風雨不改。

我城容得下街頭音樂 容得下我們的歌聲嗎?

街頭音樂本身就是一個生命體,用音樂的養份滋養著城市裡的人和事,讓彼此相互共鳴,活化這一個世界。就在我的團隊努力灌溉的同時,一個重大的難關亦隨之而來,我們被民事控告侵犯(時代廣場公共空間)土地用途,街頭演出被指控不符合公共空間的地契用途,更被法院下令永久禁制。除了面對著龐大的訴訟費,更可悲的是,過去一眾Buskers的付出和用心經營,將隨著這一錘定音,士氣和精神將大受打擊。我曾經反思,原來在現今的香港,要毫無代價唱一闕歌,還有可能嗎?我應該在這個沒落的時代繼續行下去嗎?我的初心仍在嗎?

Busking連結社區 由生日到求婚乜都見過

回想一開始,我只是單純的想唱歌,想被欣賞,想將我喜愛的音樂和大家分享,這是單純的追夢。沒有昂貴的器材,沒有純熟的經驗,更沒有任何包裝和冠冕,單靠一份堅持和幾吋厚的面皮便足夠。我常說,busking是一條木人巷,走得多,成長快,很快我們得到了認同、音樂上的增長、演出的滿足感。慢慢地,注視的目光多了,觀眾也一圈圈的變多了,另一方面,也賺到了人與人的關係,觀眾成為粉絲每星期來支持,帶給我們食物和心意禮物,都令人感到窩心。Busking更大的威力在於,她改變了社交關係,我現在有幾個朋友是來自觀看busking的觀眾,我曾經有一個助手,她是我們當年的粉絲,這是真正的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Busking是真正的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Busking是真正的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後來,我感受到她的威力不止如此,過去幾年不同的人在公共空間,透過街頭音樂相互影響,簡單至一首生日歌的祝福,幸福到愛侶的求婚大作戰,一幕幕都是笑中有淚。其中有兩個故事,令我印象最深刻。

有一次我唱畢海闊天空後,有一位中年女士走過來,眼泛淚光、用力捉住我的手說:「多謝你呢一首歌,聽完之後改變了我一個人生的決定。」當下我沒有追問是怎樣的一個決定,可能只是簡單的由食晚餐A改為晚餐B,但如果一首歌能改變一個輕生的念頭,那便是功德無量,我不敢自認偉大,但原來一個看似是電影的情節,的確活生生在街頭音樂中演活出來。

另外有一次,我受一個女生委託去唱My Little Airport的《你是浪子,别泊岸》,意思為勸勉男生不用太快結婚,要勇於追夢,而男主角正正在考慮是否去當一名戰地記者。作為一個朋友的話,我當然可以理解鼓勵朋友追夢的原因,但唱完歌之後在交談之下,才發現他們是情侶關係,然後我心頭一酸,要多偉大的胸懷,才能鼓勵男友不要因為自己而放棄夢想呢?有很多心裡的說話,我用歌聲代替別人說了出來,越難以啟齒,放在街頭音樂中越美麗動人。

越難以啟齒,放在街頭音樂中越美麗動人。
越難以啟齒,放在街頭音樂中越美麗動人。

Busking是藝術 Busking是魔法

經歷了一段時間後,我深深體會到busking的價值和力量,她在城市中未必是必需品,卻是一種魔法。音樂可以動聽,聽到一首歌,你會欣賞讚賞,然後解壓忘憂;故事動人,你可能會感動感觸,甚至感同身受,與歌曲歌者產生共鳴。而這一種共鳴是雙向的、更是網狀的,可以傳遞和滲透我們的社區。就正正因為是公共空間,這種突如期來的節奏在不知不覺間活化著我們的城市,在鬧市中除了提供一個放鬆點,更可以提升一個都市的藝術形象,從而建構一個文化地標。不少遊客告訴我們,觀看busking是他們旅程的意外收獲,外國也有旅遊書介紹我們的busking活動。

Busking在城市中未必是必需品,Busking是一種魔法
Busking在城市中未必是必需品,Busking是一種魔法。

分享、互動、活化是街頭音樂的三部曲,對我而言,busker已經不單單止是一個身份,而是一種使命,我從她身上開始築起我的事業,我亦有種責任去回饋,建立和推動,下次我將會再談CityEcho(香港街頭音樂平台)的作用,以及街頭音樂未來的可能性。一首歌有高低起伏,一種文化亦如是,我們活在其中,只需要相信前進總有光,共勉之。

李冠傑
李冠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