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規玩轉 多區海水倒灌 柴灣停車場更亭沖毀

·4 分鐘文章
沙田有行人隧道河水滿溢。
沙田有行人隧道河水滿溢。

「圓規」肆虐逾23小時,多區海水倒灌儼如海嘯。半世紀以來10月份掛8號波時間最長的颱風「圓規」,昨午遠離香港,在海南島登陸。本港受其風力影響期間,維多利亞港及吐露港的水位比正常高一米,沙田、柴灣及大澳有海水倒灌,城門河邊的隧道恍如水塘,有市民當泳池在該處暢泳。柴灣有湧浪沖入工廈,滔滔海水如小型海嘯令人嚇驚,打風受災黑點的杏花邨更有驚濤駭浪拍岸,另大澳也出現水浸街。幸好市民早作防備,海水倒灌及淹浸,無造成嚴重人命傷亡,渠務署則確認有10宗水浸個案。

本周二下午「圓規」吹襲香港,天文台掛起8號東北烈風信號,受風暴及潮漲影響,維港及大埔吐露港的水位較正常高出一米。昨凌晨2時許,大埔滘天文台潮汐站顯示潮漲高度約為3.53米,沙田沙燕橋附近城門河河水被強風吹上岸,淹浸單車徑及行人路,河水更湧入行人隧道,積水約一米深。途經市民需涉水而行,有露宿者見勢色不對,連忙「搬竇」另擇居處,有市民則將隧道當泳池游泳,玩得不亦樂乎。

專家﹕應先設擋水板

與此同時,柴灣嘉業街一列近海的工業大廈,亦因潮漲有湧浪拍上岸,海水更湧入多幢大廈停車場,當中一汽車港島品牌中心的水深近半米,停車場儼如水塘。記者在場採訪期間,被突然湧至的海水侵襲,保安更亭亦被沖起。有保安員指,今次水浸程度不及「山竹」嚴重。而過往在風暴時都有海水倒灌的小西灣南灣半島,昨日僅在海面出現白頭浪;而杏花邨海旁則有巨浪拍岸,掀起白色浪花;鯉魚門三家村亦有海水倒灌入村,民安隊員早已在場戒備。

多區如沙田及柴灣臨海一帶均現水浸,行人隧道及地庫停車場頓成「水塘」。測量師學會建築政策小組主席何鉅業解釋指一般隧道水平面較路面低,形容一遇上大雨時就難免水浸;至於地庫停車場亦容易從入口入水變「澤國」,提議事先設下擋水板及加裝水泵應對。

處於低窪地區的大澳,周二晚開始水位上升,潮汐一度錄得高於海圖基準面以上3.26米,但低於2018年「山竹」襲港時的3.86米。海水於昨日凌晨湧上大澳大街,部分民居受影響,但情況只維持3至4小時,凌晨5時已退水。有大澳居民表示,由於「圓規」未有正面吹襲香港,所以情況不如「天鴿」、「山竹」時嚴峻,幸無人受傷,但居民深知政府安裝的基本水閘作用不大,都一早自行做好準備。

大澳鄉事委員會主席何紹基稱,政府部門一早安裝了水閘,也安排了救援人員候命。海水湧上街時輕微流入民居,但水位只到腳眼對上位置,到凌晨5時左右就退水了。期間,只有一兩宗個案需要救援人員幫忙,整體算是安全,也毋須疏散。大澳居民、「大澳非茂里」負責人張敏芳亦指,颱風未有正面襲港,居民也做足防風準備,所以周二晚情況尚算平靜;只是新基棚臨近紅樹林,海水倒灌的情況較為嚴重,她有居於該處的親友,需要報警求助。

一家大小外出觀浪

在市區方面,有市民無懼風浪照游早泳。昨晨9時許,多名晨泳客如常於紅磡大環山泳池對開海面暢泳,其中姓胡男子透露,游泳已成習慣,冬天也照游,昨日風浪較大,游泳時需付出較多體力。在現場所見,海面湧起白頭浪,不時有狂風驟雨。另外,有市民趁打風放假,一家大小外出感受風暴威力兼觀看大浪,亦有市民沿海濱跑步。

杏花邨岸邊被湧浪拍岸後遺下水漬。
杏花邨岸邊被湧浪拍岸後遺下水漬。
柴灣工廈更亭被沖至門外,水馬亦被沖倒。(李國健攝)
柴灣工廈更亭被沖至門外,水馬亦被沖倒。(李國健攝)
鯉魚門有食肆在門外堆放沙包。(張開裕攝)
鯉魚門有食肆在門外堆放沙包。(張開裕攝)
有晨泳客無懼風浪,於海面暢泳。
有晨泳客無懼風浪,於海面暢泳。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