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央行面對高通脹仍冒險減息 里拉應聲試歷史新低

雖然土耳其面對8月通脹率高達19.25%,但土耳其央行出乎意料大幅減息1厘,指標利率由19厘減至18厘,在通脹早已加速至將實際借貸成本變為負值,即借錢投資有回報的情況下,土國央行減息明顯對經濟火上加油,減息拖累當地貨幣里拉兌美元曾下試8.8里拉的新低。 美聯儲周三暗示11月正式宣布縮減買債,紓緩環球金融市場對「收水」憂慮情緒,美匯回吐上日升幅,一度失守93水平,低見92.977,在亞洲時段徘徊93.07附近。 儘管早前埃爾多安明確表示,他希望在9月之前減息,認為可以遏制飛漲的價格,但彭博社調查的23位經濟學家中,除一位外,其他所有人都預測央行將維持利率在19厘不變。路透社調查亦顯示相若結果。 土耳其央行行長Sahap Kavcioglu於三月履新,接替因加息以支撐里拉而被炒魷的前任行長,他面對總統埃爾多安 (Recep Tayyip Erdogan) 要求降低借貸成本的強大壓力下,即使8月通脹高達19.25%,仍然作出令市場意外的減息決定。 自鴿派Kavcioglu於3月20日上任後,金融市場早已擔心他會奉行超寬鬆的貨幣政策。迄今里拉已下跌超過15%,在過去四年大部分時間,土耳其通脹一直保持雙位數以上。 根據土國央行聲明表示,促成通脹上升的因素是「暫時性」,而貨幣政策也「開始對商業貸款產生高於預期的收縮效應」,因此,央行認為「需要調整貨幣政策立場,決定降低政策利率」。 Kavcioglu是前報紙專欄作家,他贊同埃爾多安的非正統理論,即高借貸成本會助長通脹,並且一再承諾將基準利率維持在高於通脹的水平,這樣投資者就可以獲得以里拉計價的資產的溢價。不過,今次Kavcioglu作出減息決定,已破壞他所建立的聲譽。 隨着外資開始重新買入政府里拉計價的債券,里拉匯價在夏季曾趨於穩定。不過,土耳其人民的不信任加劇,當地正努力控制通脹惡化。過去幾十年,埃爾多安的執政黨一直將其選舉成功建立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基礎上,當疫情大流行期間經濟下滑時,對埃爾多安及其政黨的支持率跌至歷史低點。 外界對埃爾多安堅信的非正統理論感到不可思議。英國《金融時報》引述歐洲資產管理BlueBay Asset Management新興市場策略師Tim Ash指出,「通脹率升勢未止,除了政治之外,真是沒有任何減息理由」。他說,埃爾多安在與里拉賭博,因為他正失去人氣,迫切希望推動經濟發展,形容土耳其央行已非真正的央行,而是埃爾多安的屬地。 彭博經濟分析師Ziad Daoud指出,貨幣政策中的政治干預是什麼樣的?當通脹率高於政策利率、增長創下歷史新高、其他央行開始緊縮週期時,但土耳其央行卻反其道而行,這是因為總統的要求。 InTouch Capital Markets高級外匯分析師Piotr Matys認為,由市場的負面反應已清楚表明,減息令人震驚,以減息來壓制通脹是非常冒險,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里拉疲軟將產生通脹後果。 唯一預測減息的分析師為匯豐資產管理土耳其駐伊斯坦布爾的首席經濟學家Ibrahim Aksoy。過去兩年彭博調查中,Aksoy在土耳其利率決策預測者中排名第一,他預計將減息半厘,因為Kavcioglu最近已強調了核心通脹和預期通脹。他在央行減息前作出預測,如果今次意外減息,里拉可能會測試8.80的歷史高位。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