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垃圾堆中嚥最後一口氣︰僱主判罰2萬元,糾纏11年的垃圾槽殺人陷阱

【編者按】近年來,市民對清潔工的關注漸增,由2017年底長沙灣海麗邨罷工,到疫情之下的抗疫英雄形象,清潔工不時躍升為主流熱話。最近一宗有關清潔工命喪垃圾槽的案件審結,其任職的清潔公司只被判罰港幣2萬元,到底人命何價?趁着五一勞動節,推出這個專題報導,希望社會大眾不再忽視清潔工的付出,並作出制度性的反思:為什麼要由清潔工和其家人獨力去承受這一切的傷痛?

2021年1月22日,晴朗的早上,阿威如常讀報。有宗清潔工墮入垃圾槽死亡的新聞引起了他的注意。事主與他同姓,事發地點是位於屯門山景邨的政府公共屋邨。一個糟糕的猜想在他腦海乍現,揮之不去。他隨即打電話給年邁的媽媽。

原來,這已是媽媽當日早上收到的第二通電話了。第一通電話是來自哥哥關厚基住所的物業管理處,電話裏的聲音陌生而小心翼翼,轉達了關厚基的死訊。

「收到突如其來的壞消息,很傷心,再加上,哥哥還要是由35樓的垃圾槽跌落地下......一想像到那情景,當時他有多痛苦......那傷心的程度,難以形容。」

這已是11年來第3宗「垃圾槽吃人」致死事故。現時香港仍有不少建築物是以垃圾槽方式收集及清理垃圾︰清潔工於樓層垃圾房內的垃圾槽口,把垃圾丟進去,垃圾從管道垂直掉到地面的另一端槽口,清潔工再由地面以大型垃圾桶收集整理。

早年政府興建的舊式屋邨樓宇,其垃圾槽口沒有統一標準,尺寸比現時《建築物(垃圾及物料回收房及垃圾槽)規例》規定的350乘250毫米(35乘25厘米)為大,例如山景邨的垃圾槽口,有傳媒曾指出尺寸達50乘50厘米,一般成人身形都可通過。結果當清潔工清理卡在槽口的垃圾時,容易發生意外。

關厚基的死亡,揭露公營房屋之中還有43個屋苑的垃圾槽口並不符合標準,這些屋苑才急急在不足一年內,完成全部槽口改善工程,為這殺人陷阱劃上句號。而關厚基的案件於2022年3月中審結,其任職的清潔公司因違反職業安全相關條例,被判罰2萬元;負責管理樓宇或監管不力的房屋署、業主立案法團、勞工處,均未有法律後果。

屯門山景邨景樂樓35樓垃圾房。
屯門山景邨景樂樓35樓垃圾房。

一個有血有肉的清潔工,生前的點滴

關厚基出事後,失去蹤影,同事遍尋不果,直到凌晨,有人在地下垃圾房發現大型垃圾桶內露出了他的風衣。消防員到場,由堆積如山的垃圾堆裏救出關厚基,他已不省人事,上肢前臂骨折,下肢骨折扭曲,下顎僵硬,無法開合。

媒體照片勾勒出關厚基遭遇意外的情景:黑暗如深淵的垃圾槽口、由頂樓直通地下滿佈銹漬的垃圾槽管道、從大型垃圾桶翻倒出一地的垃圾、藍白相間的警察封鎖線。照片就此定格,逝者一去不返。

此前,阿威並不知道,哥哥每日的工作是與那吃人的垃圾槽打交道。「我以為香港已經沒有這些落後的垃圾槽,聽到他說做倒垃圾,我還猜想是用電梯運垃圾下樓。要是知道哥哥在這麼危險的環境工作,我一定會反對。」

兩兄弟最後一次見面,是1月初。哥哥早年已搬出去獨居,但不時會相約弟弟和媽媽飲茶吃飯,關係從未間斷。兄弟二人已屆五十而知天命之年,弟弟則有自己的事業,與媽媽同住。阿威說,哥哥是自置了居屋而非租住公屋,這與大眾對清潔工背景的刻板印象頗有出入。

說起哥哥生前的點滴,阿威感情複雜:「他很會享受內心世界,不理外界眼光」、「他性格倔強,容易與人爭執」、「可以說,他很自我,是個自私的人」......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429-hongkong-refuse-chute-death-trip/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