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演唱會賣命的他們︰綵排時薪50元,舞蹈員頂着安全隱患開工

對跳街舞出身的陳頴業來說,能將Locking(鎖舞)帶上香港紅磡體育館1600平方米的演出空間、被逾萬名觀眾注視,是一個集體夢想。

「Locking的朋友們上到大台,就等於街舞得到更多更多的認同。」他說。

雖然街舞在香港有20年以上的歷史,一般人還是覺得演唱會舞蹈員和街頭舞者高低有別,儘管今天不少人像陳頴業一樣,遊走兩個界別。

原定橫跨7、8月舉行的男子組合MIRROR首個紅館演唱會中,同樣是街舞出身的隊長楊樂文(Lokman),就找來兩個具代表性的本地街舞團參與演出。對沒有參與演出的陳頴業來說,也是別有意義:出身相近的舞者中,有人在主流得到成功,又帶上昔日同伴在香港最指標性的舞台上共演。

「在那些人發夢當刻,它就碎了。」陳頴業說。

7月28日,MIRROR紅館演唱會第四場表演期間,舞台中央一塊懸空的屏幕墮下,砸中舞蹈員李啟言(阿Mo),並隨後向一邊傾斜,壓倒另一名舞蹈員張梓峯(阿峯)。受傷的兩名舞蹈員送院治理,當中被屏幕擊中、傷勢較嚴重的李啟言,送院時頸椎關節斷裂,被移到深切治療部,並在翌日接受手術。他目前情況危殆,繼續在深切治療部留醫。

至於張梓峯,主辦單位Makerville行政總裁魯庭暉曾指他受輕傷,但升學顧問呂詩慧指受張梓峯家人所託,在8月2日晚上於社交媒體上載片段,稱張梓峯並未出院,而是轉到另外一間私家醫院接受治療,盤骨和腰部都有受傷。

事故發生後,不少演出業人士在社交媒體上對活動安全表達不滿;亦有工會成員揭露行內對表演者的保障不足,指甚少會有合約和保險確保舞蹈員權益。

至於演唱會由綵排到演出接二連生發生意外,是否涉及綵排時數不足,以及主辦單位是否有向舞蹈團隊提供僱傭合約及保險等事宜,端傳媒向兩主辦單位大國文化及Makerville、演唱會贊助商富衛保險查詢。富衛保險回覆指並沒有提供任何和演唱會相關的保險,主辦單位則未有任何回應。

2022年7月28日,香港,MIRROR演唱會進行期間,巨型顯示屏突然從高處跌下,擊中台上的舞蹈員。
2022年7月28日,香港,MIRROR演唱會進行期間,巨型顯示屏突然從高處跌下,擊中台上的舞蹈員。

夢想與時薪港幣50元綵排費

陳頴業的第一個「大台」是香港文化中心的大劇院。當時他參加一場大學舞蹈比賽,首次感受到專業級的舞台音響和燈光。回想當時的體驗,他說:「全力以赴,全神貫注,投入當時的角色,是一個很忘我的經歷。」

2009年大學畢業後,陳頴業一直以舞蹈為業。13年後,他說跳舞依舊是為了興趣,但同時是一份需要以專業精神面對的工作,舞台演出佔大約一半時間。

入行初期,他當過只負責演出的「自僱人士」,同時靠教學收入維生,一開始家人也擔心他當舞蹈員收入不穩。事實上很多表演也是季節性,不像一般打工仔每月出糧。 「過時過節母親又會問,你在這行還要待多久,你照顧到自己嗎?」

後來他亦當過「判頭(承包商)」,負責主題樂園的編舞工作,要招來舞蹈員和安排表演大小事務。雖然收入較可觀,但陳頴業說一年可能只做到一、兩場這樣的演出,變相有約港幣2萬元月均收入。

這些年間,他試過近年以時薪港幣50元參與知名歌手演唱會的排練;亦見過有正式僱用的舞蹈員在表演期間受傷,再而爭取合法工傷賠償,卻被資方列入黑名單之中。「你索償,他們就已經覺得你很麻煩......我接觸到一些辦公室的人(資方),他們的說法是『永不錄用』。」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803-hongkong-concert-and-exploitation/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