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悲歌|長者冒疫情上街執紙皮維生 食環加強掃蕩日日走鬼

·4 分鐘文章
疫情下食環署加強清潔街道,鄧婆婆每日都要「走鬼」,避免儲起的紙皮遭沒收。
疫情下食環署加強清潔街道,鄧婆婆每日都要「走鬼」,避免儲起的紙皮遭沒收。

【Yahoo新聞報】疫情下許多商戶及食肆停業,食環署加強清潔街道,令拾荒者「搵食」更艱難。鄧婆婆在土瓜灣執紙皮逾20年,她慨嘆,近期日日要「走鬼」,試過儲起百斤紙皮被清走。食環署回覆查詢指,拾荒行為可能引致環境衞生問題,屬街道管理及複雜的社會問題。署方指,去年9月與警方於九龍城區展開試驗計劃,打擊在馬路上擺放貨物或物品,加強街道潔淨。有關注拾荒者的團體呼籲,當局在公共衞生外,應給予空間拾荒者謀生。

攝影:馬泉崇

疫情下百業蕭條,拾荒者的日子也不好過。鄧婆婆說,有些長者怕了疫情不敢出門拾荒,自己為了糊口,仍會在九龍城道一帶執紙皮。不過,近期食環署幾乎日日清場,除了清走大量發泡膠箱,街邊的紙皮亦會清走。鄧婆婆覺得很大壓力,「日日都走鬼,一日走鬼兩次。」有次她儲在街角過百斤紙皮被清走,損失過百元。

訪問翌日,鄧婆婆打電話告知,食環署早上又有大型清場行動,記者趕到現場時,垃圾車剛好駛走。鄧婆婆說,自己不會與執法人員爭辯,最多悄悄在垃圾桶取回幾個紙皮箱。她對頻繁清場感到無奈,「噚日下午兩點半走鬼,今朝10點又嚟。」

訪問翌日食環署清場,鄧婆婆唯有盡量搬走紙皮箱減少損失。
訪問翌日食環署清場,鄧婆婆唯有盡量搬走紙皮箱減少損失。

同區70歲陳婆婆指,食環清場密度大增的同時,自己有3部綁在燈柱的手推車不翼而飛,不知道是清場時遭沒收,還是被其他人偷走,「真係無陰公,又唔阻街,又係空車,特登剪開(繩索)拎走。」自此她提心吊膽,餘下兩部手推車不敢離身。她說就算疫情嚴峻,仍要硬著頭皮拾荒,「唔出去一毫子都無。」

陳婆婆指,早前用繩將三個手推車綁在燈柱,某日手推車不翼之飛,只剩下被剪斷的繩索。
陳婆婆指,早前用繩將三個手推車綁在燈柱,某日手推車不翼之飛,只剩下被剪斷的繩索。

在土瓜灣經營回收店的老闆謝先生表示,第五波疫情爆發後,越來越多店舖停業,街邊可回收的紙皮隨之減少,「餐廳都買少見少啦。」他觀察到部份長者不敢出門拾荒,現時店舖回收到的紙皮量減少三分一,經營越來越難,但紙皮回收價仍訂在每公斤一元。

土瓜灣回收店老闆謝先生表示,很多店舖停業令紙皮量大減,長者亦少了出門執紙皮,現時收到的紙皮量少了三分一。
土瓜灣回收店老闆謝先生表示,很多店舖停業令紙皮量大減,長者亦少了出門執紙皮,現時收到的紙皮量少了三分一。

新福事工協會轄下的「拾平台」關注拾荒者福祉,發言人阿謙指,疫情下拾荒者特別脆弱,隨著大量店舖關門停業,估計街邊紙皮數量減少近5成。而長者四出執拾紙皮令感染風險大增,他認識執紙皮的長者中,近一半人曾經感染新冠病毒,幸好沒有死亡個案。阿謙說畢,指一指街邊一位婆婆,「林太2月確診,好返又出嚟。」

「拾平台」發言人阿謙認為,在不阻礙交通和行人過路情況下,應酌情讓長者可以在街邊整理紙皮。
「拾平台」發言人阿謙認為,在不阻礙交通和行人過路情況下,應酌情讓長者可以在街邊整理紙皮。

他指,食環署在北角、油麻地、旺角都有類似清場行動,但土瓜灣街市一帶特別頻密,「我諗佢係特別針對長期堆積發泡膠、紙皮,不斷揼出嚟狀態,針對性清場。」他指,即使每日兩次清場,始終會有拾荒者繼續執拾紙皮,不能夠治本,呼籲署方在公共衞生考慮以外,酌情給予空間拾荒者整理回收物。

疫情下食環加緊清理街道垃圾,例如堆積如山的發泡膠箱。
疫情下食環加緊清理街道垃圾,例如堆積如山的發泡膠箱。

食環署回覆指,署方與警方去年九月底於九龍城區,包括九龍城道一帶展開試驗計劃,打擊店舖負責人和其他持份者在公眾地方,包括在馬路上擺放貨物或物品的情況,同時亦加強公眾地方街道潔淨服務,改善區內的環境衞生。

署方指,若發現有物品擺放在行人路妨礙清掃工作,署方人員會貼上「移走障礙物通知書」,要求物品擁有人在指定時間內移走,否則該些物品會被檢取。前線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會按實際情況,採取合適的跟進行動。署方澄清,本年2月至今,九龍城環境衞生辦事處進行聯合行動期間,均沒有檢取任何手推車。

食環署強調,前線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會按實際情況採取合適行動。
食環署強調,前線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會按實際情況採取合適行動。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