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問天

·3 分鐘文章

歐洲太空總署的火星快車號與美國航太總署維京1號拍攝到的火星影像。EUROPEAN SPACE AGENCY-ESA; NASA/USGS

撰文:李永適

在格林威治時間2021 年2 月19 日20 點55 分,美國航太總署的火星探測車毅力號成功在火星著陸,在不久之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希望號與中國大陸的天問一號也已成功抵達火星。這一連串令人興奮的火星探測計畫將為我們進一步揭開這顆紅色星球的祕密,讓「熒惑」(中國古代對火星的稱呼)的面貌逐漸脫離千古以來讓人迷惑的狀態。

對於一個菜鳥天文迷來說,這個事件尤其令人興奮。大約就是去年各國接連將火星探測器從地球上發射出去的時候,我開始沉迷在天文當中。

說「沉迷」可能有點避重就輕了。從去年4 月我拿到第一臺可以觀測天象的望遠鏡、8 月到手第一臺赤道儀開始,基本上每個氣候足夠良好(甚至不夠良好)的夜晚,我都在星空下嘗試撬開天文觀測和攝影那厚重的大門,半年以來雖遠不能說登堂入室,但也勉強略微一窺堂奧,能拍出幾張星雲和星系的照片。

儘管大部分時間都在和赤道儀、天文相機、連接線、電腦程式搏鬥,以致真正仰頭觀星的時間並不多(實際上在我光害等級接近最高的城市後院,能看到的星也很有限),當一切終於運作順暢,相機開始隨著赤道儀跟蹤天體長時間曝光時,我也就有充裕的時間在暗空下省思自己以及人類自古以來對星空的好奇與沉迷。

對我而言,第一次看到相機浮現仙女座星系美麗的碟狀星系、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從望遠鏡窺見優雅細緻的土星環、木星充滿條紋的表面和環繞在旁的最明亮的四顆衛星、第一次在電腦後期製作後出現獵戶座星雲耀眼璀璨的雲氣,那樣的欣喜、滿足與真正眼界大開的體驗難以言喻。那些穿越億萬光年時空的光子與我們直接互動,帶來解開宇宙各種謎團的暗示,提醒我們,我們渺小的存在真正像是不足以語冰的夏蟲,在我們的平淡日常當中,它們一直存在我們頭頂,等待我們具備足夠的知識與能力去探求。

火星探測任務正是夏蟲語冰的努力。經過幾千年知識與技術累積,我們能夠在其他行星上以動力飛行器遨翔空中、不同國家的探測器同時於地球以外的星球進行探測,並啟動將火星採探的樣本送回地球的第一步,這些都是人類知識與探索的極致表現。從伽利略在17 世紀初第一次舉起望遠鏡開始,人類探索宇宙的步伐已愈邁愈大,看見全球最頂尖的頭腦一起致力於知識的探索,真是一件美好的事。

香港7-11及OK便利店,以及各大書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香港訂閱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