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中介宿舍10人單位住30人

東方日報
·2 分鐘文章
部分外傭中介公司宿舍相當爆滿,惹來播疫恐慌。(黃偉邦攝)
部分外傭中介公司宿舍相當爆滿,惹來播疫恐慌。(黃偉邦攝)

香港爆發第三波新冠肺炎,近日一名曾居於僱傭中介公司宿舍的外傭確診,惹來播毒恐慌。多個關注外傭權益的團體批評,港府早前雖放寬外傭延長在香港逗留期限的申請,以便尋求新僱主,惟有關措施存在漏洞,未有顧及其住宿問題,令她們被迫居於擁擠的僱傭中介宿舍,有只能容納十人的單位現已入住接近三十人,增加感染風險,促請當局正視外傭的困難,提供住宿及食物援助,否則疫情或會進一步爆發。

防疫資訊以中文為主 外傭難理解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組織幹事石姵妍指出,現時有多名離職外傭滯留本港,正等待回國或新僱主聘用,但她們平均每日僅賺一百五十元,難以負擔價格高昂的酒店費用,惟有入住日租僅五十至八十元的中介宿舍。她透露,有外傭三月至今仍居於宿舍,令中介公司的宿舍相當爆滿,有原本只能容納十人的單位入住了廿至卅人,根本無法保持社交距離。

對於港府為居於宿舍的外傭提供免費檢測,她指措施雖有助傭工安心,惟問題癥結是「住得好逼」,認為當局如不提供宿舍或其他落腳點,將難以遏止疫情進一步爆發。她又批評,政府防疫措施資訊以中文為主、英文為副,欠缺其他語言,部分外傭未能理解,組織正協助翻譯相關資訊。

亞洲移居人士聯盟發言人Sringatin表示,香港住宿價錢昂貴,外傭普遍會選擇到僱傭中介宿舍暫住,惟部分宿舍不太乾淨,較為擁擠,部分傭工要於地上睡覺,不時更有陌生人出入,認為港府應提供住宿援助。她又指,近日部分港人對外傭產生負面看法,冀公眾停止歧視外傭群體。外勞事工中心社區關係主任唐曉昕亦指,外傭簽證限制其工作和住宿地點,形容她們需要協助而非忽視,呼籲社會停止怪罪弱小群體,當局亦應為中介公司的宿舍訂立規條,以保障傭工權益。

有僱主要求假日留家 仍允外出買餸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則指,過去數月部分僱主要求外傭「禁足」,不讓她們於假日外出,傭工逗留在家亦無法休息,壓力大增,促請當局盡快處理有關工作簽證審批。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副主席何啟明亦表示,有僱主要求外傭於假日留家,但就允許她們繼續外出買餸,形容情況不合理,又指病毒「唔會揀人傳染」,認為港人應停止歧視外傭,政府亦應提供防疫物資予外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