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市場翹首企盼耶倫 美元政策動盪期有望畫上休止符

Liz McCormick、Saleha Mohsin
·4 分鐘文章

【彭博】-- 既然當選總統喬·拜登已經選擇珍妮特·耶倫作為財政部長,外匯市場對美國政府美元政策愈加清晰的信心變得更強。

川普政府在美元問題上態度反覆無常,有時候威脅要對美元進行干預或表達對美元走強的不滿,但往往就在同一天立場又會發生180度轉變。從比爾·柯林頓到巴拉克·歐巴馬,美國聯邦政府一貫秉承的立場是堅挺的美元匯率是強勁經濟的體現。

市場認為耶倫將重新明確美元政策,可能有助於穩定作為全球金融和商業支柱的、日交易額6.6萬億美元的匯率市場。儘管這位前聯儲會主席和她的新任老板拜登最初會將精力集中在應對新冠疫情以及受破壞的經濟,美元政策需要一段時間後才會明確,但一些交易員仍然懷抱憧憬。

「任命耶倫可能會為美元制定更連貫的政策,」Medley Global全球宏觀戰略負責人Ben Emons在研報中表示。「原因是在耶倫擔任主席期間,聯儲會政策的不確定性助長了美元的走強。她的經驗和知識可以為美元政策構建一個更好的,正式的環境。」

歷史上美元政策由美國財政部長負責,財政部設有一個專門針對外匯政策的部門。

但是這個傳統在川普治下漸行漸遠。川普和他的助手們常常越過財長史蒂文·姆努欽,無所顧忌地討論美元匯率,由於川普對縮小美國貿易赤字的痴迷,美國政府對保持美元堅挺的承諾遠不如過去強硬。

2019年7月,當歐洲央行有關寬鬆貨幣政策的暗示導致歐元兌美元下挫後,川普和他的首席經濟顧問拉裡·庫德洛公開辯論美國政府是否應出手干預推動美元走弱。數小時後,庫德洛在電視採訪中表示,政府已決定不進行干預,但川普卻告訴記者這一想法仍在考慮中。

前美國財政部長拉裡·薩默斯表示,現在是美國恢復柯林頓政府的強勢美元政策的時候了。

他在本月初的一封致下任財長的公開信中表示,積極讓美元貶值或對美元漠不關心都是不明智的。

耶倫在過去就已注意到美元走強將擴大美國的貿易赤字並抑制經濟成長,而美元走弱則帶來與之相反的結果。她在2014年警告當時的聯儲會同僚置評美元可能帶來風險。

「作為前聯儲會主席,耶倫也完全了解她可能對市場產生的影響,」Capital Alpha Partners分析師Ian Katz在報告中寫道。「她會仔細斟酌自己的措辭。投資者不必擔心她會隨意發表加劇市場波動的言論。」

耶倫主政期間的任何政策變化都將與華爾街越來越強的共識相契合,後者認為美元已進入長時間的疲弱期。彭博的一個美元衡量指標剛剛跌至兩年半低點。

標準銀行外匯策略負責人Steven Barrow說:「鑒於美元將在拜登任內下跌,因此美元政策問題可能具有重要意義。除此之外,已開發國家幾近零干預的時代也可能將走向終點。」

美國上次干預匯市是在2011年,與其他一些國家聯手干預,在此之前當年日本發生毀滅性地震後,日圓匯率飆升。

彭博美元即期匯率指數自3月以來已經下跌了11%以上。

導致美元走軟的有兩個原因,其一是聯儲會料將連續數年保持接近於零的低利率,其二是新冠疫苗的積極試驗結果使投資者對美元的避險需求減弱。預計耶倫執掌財政部期間這個趨勢仍將保持,她將配合聯儲會主席鮑威爾的長期低利率政策,輔之以擴張性財長政策。

並非所有人都同意耶倫會在美元政策上發表強有力的聲明,因為她的重點將放在國內經濟上。新冠疫情已經持續9個月,仍有超過600萬人申請補充失業救濟,隨著感染人數的激增,失業率再次上升。

《美元陷阱:美元如何加強對全球金融的控制》一書的作者Eswar Prasad認為,「耶倫不太可能會強力闡明對美元的特定政策,因為她無疑會意識到國內政策對美國的復甦更為重要,試圖控制或口頭干預匯率並非主要優先事項」。

原文標題

Yellen Ending Trump Dollar Tumult Promises Cheers in Markets (2)

(新增第11段評論)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