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觀點:人幣明年料先跌後升

·3 分鐘文章
美元偏強,令人民幣貶值壓力有所加大。
美元偏強,令人民幣貶值壓力有所加大。

 人民幣在11月維持強勢,儘管美國聯儲局加快「收水」令美元轉強,但無阻內地淨出口強勢帶來淨流入穩定外儲,人民幣匯率升至近6年新高。內地11月外匯儲備餘額32,223.9億美元,較10月增加47.7億美元,儘管增速放緩,但剔除非交易的估值收縮,實際單月淨流入規模約220億美元,11月末的人民幣匯率指數達到102.76的16年以來最強水平。

聯儲啟動加息利美元

聯儲局收緊幣策步伐上月驟然加快,通脹持續飆升或令加息提前至明年3月,美匯指數進入強勢通道,當局正式啟動縮減買債,貨幣政策轉向大幅領先於其他發達經濟體;同時Omicron變種病毒威脅全球生產,美國儘管所受衝擊幅度小於歐洲,但通脹飆升壓力進一步加大,當局已於近日承認通脹並非「暫時」,並着手準備提前結束買債,首次加息甚至可能提前至明年3月,美元可能已經進入持續半年以上時間的強勢通道。

上月底,美匯指數已按月升1.8%至95.9,歐元、英鎊兌美元分別貶值2.4%和3.5%,導致比較明顯的外儲非交易性估值收縮效應。

至於仍然強勁的淨出口帶來的外匯流入,對人民幣匯率和外儲資產穩步增長的良好態勢形成重要支持,預測11月外匯交易性淨流入超過200億美元,支撐人民幣匯率逆勢偏強。在資本項目開放度有限的背景下,聯儲局的加速緊縮形勢僅導致股市淨流入的小幅減少,在出口的強勢支撐下,內地並未出現類似於2015至2016年美國貨幣政策收緊過程中的外匯大規模持續流出的現象,人民幣匯率並無大幅貶值壓力。

儘管美匯指數偏強、內地經濟增長動力明年或有所減弱,確實令明年上半年人民幣貶值壓力有所加大,但考慮到內地明年經濟增長回穩過程中,有望增強人民幣匯率的「抗跌屬性」,預計2022年中人民幣貶值壓力最大的階段,人民幣兌每美元也不會跌穿6.5至6.6的安全水平。

華力谷內需支撐經濟

內地資本項目開放程度相對有限,人民幣匯率的最重要決定因素來自工業生產恢復的相對強勢表現,利率關係則退居次要。從明年的情況來看,儘管因海外在Omicron變種病毒的陰霾下,滯脹可能加劇而導致聯儲局進一步提前加息,內地出口增速或會隨外需而有比較明顯的回落,但內需政策大有可為下,有望穩定良好的工業生產趨勢。

一方面,貨幣信用環境呵護房地產產業鏈合理融資需求的形勢近日已經明朗化,明年地產投資的下滑幅度相對可控;另一方面,對明年個人所得稅減免等增加中等收入群體收入、推升內地商品消費、穩定「製造業高級化」大局的政策抱有期待,海外和內地實體經濟韌性的此消彼長,有望增強人民幣的抗跌屬性。

故此,預計即使美匯指數2022年中上衝到97至99的高位,人民幣也不會跌穿6.5至6.6的安全水平,且至明年底隨着美匯指數的小幅回落,人民幣有望重回6.3至6.4的高位。

申萬宏源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