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從Jennifer Lawrence到Angelina Jolie,回顧歷年來引起爭議的15套紅地毯造型

Vogue Hong Kong
·8 分鐘文章

即將於4月26日舉行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是今年頒獎季的壓軸大戲——如果金球獎、影評人選擇獎以及上個月的其他活動能說明什麼的話,那麼這一定會是一個充滿難忘時尚造型的夜晚。為了迎接這個重要的夜晚,《Vogue》將回顧一些歷史上最具爭議性和標誌性的選擇,特別是那些我們每年都會情不自禁地討論的時刻。

過去的頒獎典禮引發了一些時尚界最具爭議性的時刻。 Bjork的天鵝裙是天才還是瘋狂?Angelina Jolie的 #RightLeg 社交媒體時刻是否掩蓋了她的Atelier Versace禮服?Jennifer Lawrence的Dior禮服值得被它絆倒?許多風格的選擇都有豐富的後台故事,比如Billy Porter在2019年穿禮服而不是燕尾服的原因,這為紅毯時刻增加了背景和深度。

事實上,時尚是主觀的。對一個人來說,最好的穿著可能對另一個人來說是最差的穿著。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這些造型讓人們議論紛紛。

下面,依時間為序,介紹15個引起巨大轟動的奧斯卡時尚時刻。

Barbra Streisand
Barbra Streisand

Barbra Streisand, 1969

當Barbra Streisand因在《Funny Girl》中的表演而獲得最佳女演員獎時,這位歌手兼演員身穿Arnold Scaasi的亮片連身褲,配上喇叭褲腳和燕尾服袖口。這套恰好是幾乎完全透視的服裝,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當時26歲的她後來說,她沒有考慮到這套衣服在奧斯卡舞台上的獨特弱勢。 「我不知道當燈光打在那件衣服上時,它會變成透明的,」她在後來的採訪中說。 「我心想,我這輩子要得兩次奧斯卡獎了,下次我會更保守一些。」

Cher
Cher

Cher, 1986

戲劇女王Cher無疑是那一年紅毯上的主角。她穿著她的長期合作者Bob Mackie的設計:一件中腰的黑色亮片禮服,配上一個戲劇性的羽毛頭飾。這是一個十足的拉斯維加斯舞女造型,讓人們議論了好幾年。據報導,她穿上這身衣服是對奧斯卡的一種反抗,因為奧斯卡沒有提名她出演的《Mask》。雖然Cher可能會後悔這個選擇,但它仍然是標誌性的。 「我知道學院裡的一些人不認為我是一個嚴肅的演員,」她對英國《Vogue》說。 「我總覺得我穿著那套衣服給Don Ameche頒發最佳男演員獎有點難過。這似乎讓他有些緊張。」

Kim Basinger
Kim Basinger

Kim Basinger, 1990

一半是禮服,一半是燕尾服,Kim Basinger這套科學怪人般的裝扮(而且只用了一隻白手套造型)讓評論家們意見不一。不過並沒有多少人知道,白色綢緞的設計並不是高奢品牌的作品,而是由她自己設計的。

Whoopi Goldberg
Whoopi Goldberg

Whoopi Goldberg, 1993

Whoopi Goldberg在1993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穿著這套紫色和綠色的錦緞連身裙(還有配套的鞋子!),當然讓人眼前一亮,甚至還配上了一件戲劇性的披風。這套衣服得到了褒貶不一的評價,但你不能因為她試圖跳出太過安全禮服的圈套而否定她的嘗試。

Lizzy Gardiner
Lizzy Gardiner

Lizzy Gardiner, 1995

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的澳大利亞服裝設計師Lizzy Gardiner,穿著自己意想不到的設計出現在紅毯上。她的禮服是用254張American Express金卡做成的,全部用鐵絲連接在一起。 「在當晚,這真的讓很多人不高興,」Gardiner後來反思道。 「很多女人,我想她們覺得自己被背叛了,或者說是生氣了,因為我沒有像應該的那樣認真對待事情。」

Céline Dion
Céline Dion

Céline Dion, 1999

在時尚方面,1999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有趣的一年。但一個無可爭議的亮點是Céline Dion穿著由John Galliano設計的反轉燕尾服,並搭配一頂帥氣的斜檐帽。這在當時的紅毯還很以傳統禮服為主的時期,是相當的與眾不同。 「當我穿上那件衣服的時候,大家都穿著禮服,而不是褲子,」她後來回憶說。 「我是唯一一個穿著Galliano調轉西裝的人,如果我今天這樣做,就可以接受了。這在當時是很前衛的。」

Björk
Björk

Björk, 2001

這條裙子震撼了全球。冰島歌手比約克在2001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 穿了一件由Marjan Pejoski設計的天鵝裙, 引起了有史以來最轟動的流行文化時刻。這件禮服的全裙和長長的天鵝頸,像圍巾一樣包裹著比約克本人,後來被保存在全球各地的博物館裡。這套頗具爭議的造型甚至還配上了一個蛋形錢包。這位歌手帶了6個鴕鳥蛋,撒在紅毯上。 「其他人的保鏢不停地撿起它們,用他們濃重的美國口音說:不好意思,女士,你掉了這個,」她告訴GQ

Gwyneth Paltrow
Gwyneth Paltrow

Gwyneth Paltrow, 2002

2002年,Gwyneth Paltrow一改往日優雅甜美的紅毯造型,轉而走起了華麗的哥特風。她穿著一件Alexander McQueen的連衣裙,上身是緊身的褶皺,下身是完整的塔夫綢裙。這個出人意料的風格時刻被評論家們所詬病,而Paltrow也有些遺憾。 「我還是很喜歡這條裙子本身,但我應該戴上胸罩,我應該只做簡單的海灘髮型,少化點妝,」她後來說。 「那樣就能如我所願–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有點龐克的感覺。」

Angelina Jolie
Angelina Jolie

Angelina Jolie, 2012

Angelina Jolie的2012年奧斯卡頒獎典禮造型絕對是近代史上最多被做成meme的。這位女星全身心投入到禮服的高開衩中,在紅毯上大曬右腿,以至於她誇張的姿勢激起了整個社交媒體運動,簡稱為#AngiesRightLeg。甚至還有一個Twitter賬號是她的左腿,因為她的右腿 「得到了所有的關注」。

Anne Hathaway
Anne Hathaway

Anne Hathaway, 2013

Anne Hathaway在2013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穿的那件命運多舛的Prada禮服給紅毯帶來了一些戲劇性的變化。這位憑藉《孤星淚》(Les Misérables)中的表演獲得當年最佳女配角的演員,在走紅地毯前幾個小時,她在最後一刻決定穿上粉紅色的Prada禮服,因為她原本的Valentino禮服被認為與另一位女演員的禮服過於相似。但Valentino已經發布了一份新聞稿,確認Hathaway將穿上該品牌的設計。評論家們不僅抨擊了這件禮服尷尬的胸部輪廓——Hathaway後來開玩笑說:「它看起來像我的乳頭硬了」而且在最後一刻做出的改變也被廣泛認為是對Valentino的嘲諷。Hathaway最終道歉。 「雖然我很喜歡我穿的衣服,但這是一個艱難的最後決定,因為我非常期待穿上Valentino,以紀念我與時裝屋和Valentino本人的深厚和有意義的關係,」她說。 「我對造成的任何失望深表遺憾。」

Jennifer Lawrence
Jennifer Lawrence

Jennifer Lawrence, 2013

2013年,Jennifer Lawrence憑藉《Silver Linings Playbook》獲得最佳女演員獎,她選擇了一件由Raf Simons設計的Dior無肩帶禮服出席頒獎典禮。它那飽滿、蓬鬆的裙裾無疑步步驚心,但當她後來在頒獎典禮上走上樓梯接受奧斯卡獎時,卻導致她被絆倒,並引起了瘋傳。

Pharrell Williams and Helen Lasichanh
Pharrell Williams and Helen Lasichanh

Pharrell Williams, 2014

2014年,Pharrell拋棄了傳統的男裝準則,改穿縮短的Lanvin燕尾服,配上短褲而不是長褲。他還穿了沒有襪子的鞋子。這個大膽的造型讓評論家們意見不一,但卻鞏固了這位歌手作為荷里活最愛冒險男人之一的地位。

Rita Moreno
Rita Moreno

Rita Moreno, 2018

2018年,女星Rita Moreno選擇回收她最初在1962年穿的奧斯卡禮服,當時她憑藉《West Side Story》中的角色獲得最佳女主角獎,讓時尚迷們議論紛紛。這套禮服在第二次亮相時稍作改動。領口變成了無肩帶,Rita Moreno為了戲劇性的效果加了一條沉重的金項鍊。

Billy Porter
Billy Porter

Billy Porter, 2019

Billy Porter身穿Christian Siriano定制的舞會禮服(而非燕尾服)出席2019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時,搶盡了風頭。 「我一直想穿舞會禮服,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穿。」Porter對《Vogue》說起這個造型。 「我想讓人們明白,你不必理解甚至同意別人的真實性和真實性,但我們都必須互相尊重。人們會對我一個穿著舞會禮服的黑人感到非常不舒服,但這和任何人都無關,而是我自己的事。」

Sandy Powell
Sandy Powell

Sandy Powell, 2020

英國服裝設計師Sandy Powell在2020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禮儀上穿了一套乳白色的西裝,上面有堆簽名。她在整個頒獎季中從Robert De Niro和Renée Zellweger等明星那裡收集到了這些簽名,後來又將這套西裝拍賣給了一個藝術基金慈善機構,希望能幫助保護和維護已故的朋友和導師英國電影人和藝術家Derek Jarman的家。最終在拍賣會上拍出了大約2.2萬美元的價格。

原文出自:美國版《Vo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