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故事】從頭髮稀疏到成為頭皮治療師 Brenda:「脫髮其實有好多方法解決但無人知!」

Daphne
·3 分鐘文章

白色短袖上衣,藍色闊腳長褲,眼前的女生,臉頰閃著亮光,怎樣看也不像是兩子之母,更不像是曾經飽受頭髮稀疏困擾的人。「6年前我確診患上乳癌,進行過電療、化療,雖康復了,頭髮卻因而大量脫落,令我失去希望。」 脫髮是不少香港女性面對的問題,然而除了從更換洗頭水、植髮、調理方面入手,似乎不見有很多選擇...... 當初Brenda也是這樣想,因此她只是不斷轉洗頭水、做針灸,可惜仍不見轉機。一次偶爾跟朋友聊起,她有著比Brenda更嚴重的脫髮問題,卻很快便好轉了,才知道原來韓國有很多相關的護理技術可以改善頭髮稀疏及脫髮。「本來我不太相信,是見她介紹了給很多朋友,而她們的頭髮問題都得到明顯改善我才夠膽去試;最驚訝的,是價錢一點也不貴,而且只做了5次便見效果,髮線附近的『毛毛』慢慢長出來了!」這份回憶的愉悅,連筆者也感受得到。

「我是專業頭皮治療師。」

對於有脫髮問題的人,Brenda的經歷是一道光。她深知香港有很多人需要這項服務,於是便開設了Zeva。重點是,她不是賺錢先行,而是在開店前先行進修,報讀澳洲的國際毛髮學會(IAT)Trichology Certificate Course,於悉尼上clinical training,還到了韓國進行實習,希望成為專業的頭皮治療師,真正了解有關頭皮、頭髮的種種後,幫客人對症下藥。 「普羅大眾只因沒有專人指導,而不知道要轉用哪隻洗頭水、做甚麼treatment,其實治療脫髮真的有很多方法,價錢亦合理,只是大眾對脫髮治療的認知較低。」3年前,Brenda開店時索性將整套韓國護髮技術引進香港,手法亦由當地人教授,務求幫到更多人,現時店子已經備有來自不同地方的護髮技術和產品,可以針對脫髮、頭油、髮乾等不同頭髮問題,又由於親身體驗過,深明產品優質的重要,因次她會以無毒、無害及沒有入侵性為大前提入貨,讓客人用得安心。

深明脫髮之苦一心助人

所以如果有人聽到Brenda的店子是間hair spa,而嘀咕「不就是一間salon吧」,筆者可以告訴你Zeva絕不是一般理髮店,而是會提供頭皮分析,再按需要選擇treatment,並有營養師駐場,讓客人可以從內到外根治有關問題的店子。 喜歡這間店,還因為她承載著良心。 當一般人認為要解決頭皮頭髮問題隨時要動輒十萬,並因而止步,在這裡卻可能只需2萬元時,便更想告訴大家,治療脫髮原來不是遙不可及。「我好記得有一位癌症康復者客人快要結婚,來到這裡希望解決脫髮問題,卻帶著猶豫,我便決定免費sponsor她5次,著她如果看到成果才付費繼續做treatment,結果真的如願,it works!她最後很開心,因為可以set一個美美的髮型影婚紗相。如果我真的只為賺錢,Zeva的規模不應做得這麼小,定價亦可以更高。」Brenda說後笑笑。 這位不可多得的創業媽,體現了有一種美,來自純粹的坦承與由衷想助人的心,為何這麼耀眼,不無原因。 Photo/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自愛正能量】從抑鬱症到正能量爆滿 名廚兼時尚網紅Esther Sham:「幫到人,我就覺得自己有存在價值。」 阿寶:我是攝影師 #最有效保護地球的方法不是要幾個領袖完美地去過綠色生活 而是所有人一步步去做 【First Person #她的抗疫故事】身在日本的媽媽Heidi:「在媽媽群問大家要不要小童口罩,無人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