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如果特朗普敗選又拒絕移交權力,怎麼辦?

Nick Whigham
·Assistant News Editor
·5 分鐘文章

儘管一些專家預測,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會在選舉大敗,但他可能不會乖乖地退下總統之位。

特朗普一再拒絕透露他是否會和平移交權力,這促使一支由律師和政治人物組成的大軍,為大選後的鬥爭做好準備。

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來源: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來源: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由前政府和軍方官員,以及憲法學者和法律專家組成的兩黨政治行動小組,在6月悄悄開會,為即將到來的美國2020年大選作最壞打算。

這個自稱「過渡誠信計劃」(”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的組織,為特朗普拒絕交出橢圓形辦公室鑰匙的假設,作出了悲觀的預測。

在這個被戲稱為華盛頓版的《龍與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一個角色扮演遊戲)中,專家團隊想像由特朗普執掌的白宮,將如何能利用聯邦政府的各樣「武器」,例如郵政局、司法部、聯邦特工和軍方,以反抗行為保住自己的權力。

該小組在一份研究論文,嘗試瞭解特朗普團隊將如何破壞、拖延和質疑選舉結果。

小組在文章指出:「競選連任的總統可以充分利用總統的權力,去發揮極大優勢,特別是如果傳統規範被視為不重要,而現任總統甘冒違法的風險。」

小組認為總統很有可能利用僅餘權力,來操控選舉結果,或破壞順利過渡:例如動員國民警衛軍或援引《叛亂法》來動員在國內現役軍人、對反對者展開調查、以及利用司法部和/或情報機構質疑選舉結果、詆毀對手。」

總統的蔑視將是一場「失敗的遊戲」

可以說,該小組的說法有些言過其實,這些手段可以引發社會動盪和分裂,從而成功影響選舉結果。

但問題是,如果本應要遵守這些規則的人,也率先破壞規矩,那麼這些本應受常態規範的制度,就失去效用。

不過Flinders University美國研究主管Don Debats教授認為,不用擔心這種情況。

對於特朗普試圖保住權力的想法,Debats對Yahoo News Australia說:「我認為這是一場失敗的遊戲。」

「他的任期於1月20日屆滿,」這表明在明顯的選舉失敗後,他根本沒有甚麼作為。

「白宮是一棟小房子,不足以容納兩個總統。」

雖然特朗普團隊可能會在競爭激烈的選舉中,向共和黨領導人施壓,以達至在選舉人投票制度中,獲得更大優勢,並引發更多官司,但是這些問題可望在1月份時,國會正式選出總統的限期前解决。

「過渡誠信計劃」認為特朗普不會願意交出權力。 (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過渡誠信計劃」認為特朗普不會願意交出權力。 (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軍方可以介入嗎?

隨著近幾個月的緊張局面,一名美國高級軍官對國會表示,武裝部隊對解決選舉爭議,並沒有甚麼角色可言。

「我深信美國軍隊應該是無政治傾向。」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ark Milley,以書面回應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兩名民主黨成員的提問。

「如果在選舉的某些方面發生爭議,根據法律,會由美國法院和美國國會解决,而不是美國軍方,我預計美軍在這些事項上並無角色。」

當被問及如果總統試圖利用軍事行動,謀取政治利益而非國家安全時,軍方會否會拒絕總統的命令,Milley表示:「我不會遵循非法的命令。」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ark Milley強調不會遵循非法的命令。 (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ark Milley強調不會遵循非法的命令。 (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特朗普面臨選舉失敗

資深美國政治競選策略師Joe Trippi認為,特朗普在幾個星期內將面臨一場徹底的選舉失敗。

儘管許多人都把注意力放在2016年令人驚訝的結果,以及可能重複出現的誤導性民調數字,但是Trippi認為,更加能夠比較的是1980年的大選,當時不受歡迎的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被趕下台。

「1980年,我們有一個非常不受歡迎的總統,」他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訪問時,回億起當時的高失業率和持續的伊朗人質危機。

資深美國政治競選策略師Joe Trippi認為,特朗普將面臨一場徹底的選舉失敗。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資深美國政治競選策略師Joe Trippi認為,特朗普將面臨一場徹底的選舉失敗。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如果你現在看看,我們的經濟很糟糕,我們正面臨一場危機,電視台每晚都在報道更多的(新冠肺炎個案)。」

當時,Trippi為時任民主黨人工作。「我們基本上都在說,挑戰者列根(Ronald Reagan)太老了,他是太瘋狂的右翼分子,他會把手指放在核按鈕上,但最後當人們在辯論中看到他時,隨著選舉日臨近,人們開始認為『他似乎比人們說的安全多了。』」

最後,列根的支持度出現重大改變。

「我看到同樣的情况正在我們的選舉上演(支持拜登),而且我看不到會有任何改變。」

拜登在美國政壇是眾所周知的人物,經歷了災難性的第一場總統辯論之後,他的民調數字似乎略有改善。

與1980年相似,現任總統在民調的支持度一直很低,在民意調查中,拜登領先約10個百分點。

Trippi指出:「當民調領先超過5個百分點時,幾乎不可能失去選舉人票。」

閱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