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分析:美國消費或盛極而衰

·3 分鐘文章
受疫情影響,美國人消費意欲壓抑多時。
受疫情影響,美國人消費意欲壓抑多時。

隨着美國經濟重啟,家庭紛紛將疫情封城期間的積蓄用於消費,積壓的家庭消費需求得到釋放,預期這將會成為經濟復甦的主要動力之一。據估計,自去年遭受疫情衝擊以來,美國家庭方面已累積約2.3萬億美元資金,相當於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3%左右。雖然這對經濟及就業有利,但積壓需求的釋放有可能導致消費及經濟出現「盛極而衰」的情況。

最初消耗的剩餘積蓄,將有助緩衝福利減退對消費開支的負面影響,但隨着這個過程步向尾聲,消費開支應該會在2022年顯著降溫。當然,這種情況存在相當的不確定性。

通脹升溫削弱購買力

分析假設了各收入階層的剩餘積蓄較為平均,但據了解,收入較高的家庭(通常是可以居家辦公的高薪服務業)一般受惠較多。這個群體的邊際消費傾向通常低於平均水平,因此會傾向壓抑消費的波動性;另很多人或選擇將剩餘積蓄添加至現有的財富中。同時,較迫切的是通脹升溫有可能會擊退消費熱潮。

由於酒店、餐廳及其他行業普遍出現勞動人口短缺,而重新開業時亦困難重重,服務業重啟仍在努力追趕需求增長的步伐。隨着企業以行動回應剩餘需求,最新的消費物價指數通脹率數據顯示,這些重啟行業的價格已出現大幅上漲。

另外,在網上銷售帶動下,製造業大致上一直維持以高產能營運。然而,該行業卻遇上半導體晶片等關鍵零件短缺,以及商品和運輸價格上漲的情況,導致市場出現供應瓶頸、物價上漲及產品供貨延期,繼而影響消費開支增長滯後。由密歇根大學等機構開展的消費者調查顯示,通脹上升會對消費信心產生負面影響,並將導致實際可支配收入及消費開支減少。

最後,旅遊限制或會抑制消費開支回升。許多消費者似乎都希望將剩餘積蓄花費在假期之上,但由於出行(尤其是國際旅遊)限制措施持續,要付諸實行仍然受到一定掣肘。鑑於變種病毒擴散,相信這項積壓需求在短期內仍無法釋放。

整體而言,鑑於剩餘積蓄/積壓需求的規模龐大,儲蓄率的變化或會導致消費開支出現大幅波動。即使用於消費的剩餘積蓄不足一半,消費開支仍將出現大幅波動。

央行須審視貨幣政策

在過去10年,大部分時間消費走勢與逐漸變化的實際收入趨勢均維持一致,因此這種消費波動性並不尋常。然而,家庭的儲蓄率相信將逐漸回復至均衡或較正常水平,並會就疫情期間失去的時間作出彌補。今年的消費開支有望取得自1973年以來最強勁的年度增長,但隨後一年將出現歷來最疲弱表現。

這些情況都將為企業及決策者帶來挑戰,企業需要判斷需求增長的性質屬暫時還是永久,並考慮是否需要調整價格或增加產能。各地央行將需要決定是否應該因應初期的消費熱潮收緊貨幣政策,或者等待消費增長放緩。如果這些主要參與者對需求的可持續性作出錯誤判斷,那麼便有可能出現產能過剩或政策過度緊縮的情況,這樣只會讓這輪經濟周期持續更長時間。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