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女大屋唔住 租劏房打工體驗人生 蘇子情:靠自己,好刺激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報道】生活經驗的累積,有助提升演員在演技上的發揮,演出更有深度。舞台劇演員蘇子情早前搬離與父母同住的大宅,租住劏房體驗獨居生活,並到咖啡店打工,過程中認識另一個自己,學懂自立、學懂放下……撰文:張穎芝 攝影:譚志光

舞台劇演員蘇子情(Gabby)為感受更多不同的生活體驗,早前搬離環境寬敞舒適的獨立屋,租住位於九龍城的劏房,體驗獨居生涯。劏房雖小但設備尚算俱全,Gabby將劏房粉飾為自己的安樂窩,放置小擺設和自己喜愛書籍,享受獨處空間。不過獨居或會面對家居問題、電器失靈等疑難,她特地買了「參考書」《一個人住 房:90後女生窩居之道》,吸取生活小知識。Gabby亦去咖啡店打工賺取生活費,並學懂沖咖啡,遇上問題時以謙遜、平和的心對待客人。

獨居獨處學習承擔

決定獨居生活的起因,源自Gabby上次演出舞台劇「獨腳戲」系列:《空.中.宅.女》,「轉變的起因是上次舞台劇,過往去不同地方作獨腳戲演出,父母也會資助,上年首次與康文署合作,全盤數和所有決定都是自己負責,並向康文署交代。第一次感受到別人看到自己的努力,所有都是自己賺取返來,很有滿足感。所以也想在自己的生活情況下,好似之前做騷一樣負起責任,看看能否像角色般自己一個人住。不過最初擔心房租的負擔,所以在咖啡店工作,賺取得來可支付租金。」

獨處讓她有思考空間,更加認識自己,「除了以前在外國讀書之外,一直都與父母同住,今次由自己選擇住在哪里,人生第一次簽約,感受到終於為自己承擔。以前做錯決定,父母會為我解決問題,現在要靠自己,這感覺好刺激。一個人住有私人空間,多了時間去認識自己。父母家教比較嚴,在家傾電話要細聲,現時播歌跳舞也不會影響人,所有家務由自己打理,認識了我未見過的自己,希望在生活和事業方面都成為一個自立的人。」

Gabby真正體驗到之前劇中獨居宅女的角色,要打理家務,自言平日少做家務,「原來這些裝備是要日日儲返來,以前的角色大多受保護,沒甚經歷,現時自己出來住已不受保護,如渠道淤塞、家電、門鎖、昆蟲等問題由自己處理。」學會自立,同時亦接觸不同階層的人,令心態改變,Gabby表示曾兼職教小朋友英文,這些小朋友均家境不俗,現時會與慈善機構合作,為劏房或住公屋的小朋友補習。她有感現在住在環境不錯的 房已很奢侈,因有些一家幾口住在環境差又細的劏房。

接觸基層學會放下

在咖啡店工作每日接觸普羅大眾,遇見不同職業的人,看到人生百態,觀察不同人的談吐,以第一身去搜集經驗,有助演出貼地的角色。在餐廳打工所遇到的問題,令Gabby學懂放下自己,「做戲不止生活經驗要豐富,很多人做到百變的演員,是因為他們願意放下覺得好的自己,若演員只行自己的路綫,便難演其他階層的角色。在這里工作要謙遜一點,因我要服務客人,有時不是自己做錯,或是其他部門出錯,我也要道歉,過程中學會放下。」Gabby表示劇場的友人也察覺她少了以往偽裝的感覺,「以前我會在人前裝完美,現時放下了,其實我在日常生活里較多缺點,論盡又心急,常發生家居小意外,忟也沒用,唯有接受,go with the flow,下次小心。沒辦法做到完美,所以放下一點,人也自在一點。」

疫情期間,Gabby吸取生活體驗之外,亦以其跳舞技能為基層家庭在疫境中帶來絲絲歡樂。Gabby最近為「心靈雞湯慈善基金會」的一個來自單親家庭的女孩Jessica重拾跳舞的快樂,「她有聽力障礙和自閉症,喜歡跳芭蕾舞,但因疫情芭蕾舞班暫停,我透過zoom教她芭蕾舞,按她程度度身訂做,已上了幾堂。我又帶她去買芭蕾舞鞋襪準備復課上堂。她的媽咪與我傾談講到生活困難,上堂熱身時我也叫她媽咪一齊伸展下,可療瘉心靈,也是親子活動。」

■蘇子情為豐富舞台演出,不惜走出舒適圈。

■Gabby為獨居做足功課,買定參考書。

■Gabby在家中是大小姐,獨居便要自己煮食。

■早前演出舞台劇《香港生死書》。

■一眼見晒的劏房,算是光猛大房。

■為賺取租金及生活體驗,Gabby跑去做侍應。

■Gabby落單、上菜、執 樣樣做齊。

■Gabby在店中學懂沖咖啡。

■雖是劏房,但大樓外觀也乾淨企理。

■Gabby擁有英國皇家舞蹈學院芭蕾舞八級的資歷。

娛樂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