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視野:市場低估食品通脹風險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中國經濟較易受食品價格通脹影響。
中國經濟較易受食品價格通脹影響。

食品價格通脹雖然於過去10年未曾對金融市場帶來困擾,但這個情況可能即將改變。食品價格走勢在過去10年顯著向下,表現遠遜於其他商品及資產類別,雖在2020年下半年有所回升,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長期預測顯示,實質食品價格將於未來10年維持或低於現有水平。然而,我們的看法不同,並認為市場低估食品價格進一步急升的風險。

全球貧富懸殊加劇

一般來說,食品價格通脹主要影響較低收入組別,原因是購買食品佔這些家庭的收入比重較高。因此,食品價格通脹意外急升或會擴闊貧富人士之間的收入差距,使本已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的經濟雪上加霜。

各地政府為遏制疫情損害經濟而推出多項政策,雖有助避免出現金融危機,但量化寬鬆(全球應對經濟困境的關鍵對策)導致資產價格上漲,繼而令收入不平等的情況惡化。食品價格通脹勢持續,加上其他形式的惡性通脹重臨,將會對整體需求構成壓力,不利環球經濟的增長前景。

疫情促使食品價格通脹(以消費物價指數量度)急升,主要由於民眾對食品雜貨的需求增加,並由餐館和學校用餐轉為在家用餐。供應方面,疫情導致食品加工廠關閉,為全球貿易帶來影響。極端天氣事件頻生,亦對全球收成及供應鏈造成負面影響,導致農作物價格上漲。自2020年4月底至12月初,外媒量度9類農作物價格的農產品現貨指數上升約30%,至接近4年來的高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食品價格通脹於疫情前已在趨升。只要對廣泛經濟體的食品價格通脹(相對消費物價指數)進行概括分析,便可證實這一點。舉例說,墨西哥的食品通脹,較整體通脹高4.6個百分點。而在2018年第三季,當地食品通脹較整體通脹低2.4個百分點。

現時有不少因素限制食品的供應。食品價格多年來一直向下,窒礙新的農業投資,以至農業供應增長無法追上需求;水資源供應和耕地減少(前者受全球暖化影響,後者源於侵蝕、污染和過度耕作),因而限制全球糧食生產增長;城市化和工業化(尤其是對新興市場來說)對農業用地帶來新的競爭。

事實上,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研究顯示,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導致去年面臨嚴重缺乏糧食安全的人數可能增加一倍,至接近2.65億人。另方面,樂施會預測每日有1.2萬人因疫情而死於飢餓。

菲律賓印度等最受創

早於疫情爆發之前,糧食安全已構成挑戰,而與許多其他問題一樣,疫情令糧食安全更易受到影響,不僅是貧困國家面對的挑戰,對富裕國家的影響亦日漸嚴重。舉例來說,美國有近2,800萬名成年人(即佔全國總成年人口的13%)表示,其家庭偶爾或經常食不果腹。

為客觀衡量哪些經濟體最易受食品價格通脹影響,我們為31個國家/地區計算出Z分數(Z-scores)。菲律賓、印度、印尼、越南和中國得分最高,即最易受影響。相反,澳洲、加拿大、新西蘭、挪威和美國則得分較低。

雖然食品價格與全球市場的密切關係,可能不如聯儲局決策或宣布大規模財政方案般明顯,但應謹記糧食及水資源危機帶來龐大投資風險,對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產生深遠影響。我們認為,市場低估食品價格通脹及收入差距擴闊的相關風險,要求透過對經濟和機構進行必要結構性改革(包括重新分配財富和權力),以解決長期飢餓問題的聲音可能日漸強烈。這些問題可能令政治風險加劇,在全球一些主要地區尤其明顯,這些地區的飢餓問題因疫情而惡化。

宏利投資管理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