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視野:3大情景招惹通脹重臨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全球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過剩,或會引發通脹。
全球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過剩,或會引發通脹。

美國貨幣供應快速增長及商品價格持續上升,引發通脹捲土重來的隱憂。這些憂慮情緒已反映到通脹掛鈎證券之上,而美國10年期均衡通脹率亦由去年3月份的0.5%,上升至去年底時略低於2%的水平。

我們認為有3種情況可能會讓通脹捲土重來:

消費指數「疫」市遭低估

首先是技術因素:通脹未能夠被準確地量度,而各項常用指數亦低估了通脹。無可否認,於疫情期間要計算服務業的價格存在困難。由於不少企業並沒有營業,意味着數據無法以正常的方式去收集。事實上,一些價格數據只是憑推算所得,甚至只是簡單地以「無法獲取」作紀錄。

然而,量度誤差更多是出於消費模式在疫情期間的轉變。消費模式已被迫調整,因此,使用基於正常模式的各項消費物價指數權重,無法反映受疫情所影響的經濟環境變化。由於幾乎所有地區均在疫情期間出現食品價格上升和運輸價格下跌,通脹因此偏向下跌。

雖然這當中顯然存在疫情獨有的問題,但這個問題應該會隨着今年消費模式回復正常而逐漸消退。疫情所帶來的干擾讓通脹受到一次性的輕微低估,但這種情況應不會持續。

經濟復原 需求飆升

第二個隱憂是貨幣大幅增加,意味着流動性過剩。一旦經濟活動恢復正常,便可能引發消費熱潮,強勁的需求將推高物價。雖然人們似乎對回復正常生活和消費心存盼望,但出現「創傷後遺」機會不小。家庭或許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重拾消費信心。在愈來愈多人選擇在家工作和減少出行,一些消費模式將出現永久轉變。

各地雖出現儲蓄水平增加的情況,但主要是來自較富裕的勞動人口和退休人士。低收入人士通常會放慢或停止儲蓄,而失業和停職的人花光積蓄亦不足為奇。雖然財政政策可通過推行以低收入家庭為重的救市措施紓緩上述情況,但久而久之,家庭儲蓄或流動資金過剩的情況有機會減退,對經濟和通脹帶來的負擔相對輕微。

誤判失業數據狂放水

第三個隱憂是較為長遠的問題,並且反映疫情對經濟造成的結構影響。回到「創傷後遺」的問題,若疫情導致消費模式出現永久轉變,全球需要重新分配資源,勞動人口將會流向尚有需求的行業,而這種轉變頗具挑戰性。勞動人口要為新職位重新學習技能已非易事,加上這項轉變對人員流動的需求有可能會增加,對於有家庭或其他社交牽絆的人而言將是另一項挑戰。

最初,失業率上升或許會維持一段時間,從而導致通縮的情況。然而,當各國政府及央行將失業率高企誤認為是周期性而非結構性的問題,通脹威脅便將隨之而來。由於經濟體系中的供應力並不及失業數據所反映的大,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過剩或會引發通脹。

就此而言,雖然這項挑戰並不是疫情爆發時獨有,但要判斷這會否引發另一次重大政策失當仍然言之尚早。這個隱憂顯然不是導致近期金融市場通脹預期上升的原因。疫情後去全球化和供應鏈有可能重組的憂慮亦不應歸咎於此。不過,我們在追蹤這些風險時會密切關注工資增長和通脹預期的走勢,以判斷兩者與失業率的關係是否有出現變化的迹象。

施羅德投資管理首席經濟師及策略師 Keith Wade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
上市公司備忘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