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海洋探險家Dr. Sylvia Earle 潛入「深海女王」的海底世界

·13 分鐘文章

海洋覆蓋地球表面近四分之三的面積,孕育著無窮生命,海洋的健康與人類生活甚至未來息息相關。被《紐約時報》譽為「深海女王」的著名海洋探險家Dr. Sylvia Earle,從上世紀60年代起,已作為少有的女性海洋學家參與海洋保肓事業,是多項世界潛水紀錄的保持者。她更是著名國際海洋保育組織「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的發起人,自2014年起與Rolex攜手合作,為全球海洋保護建立「希望點」(Hope Spots)網絡來保護和重建海洋,是保護海洋的重要推手。為響應6月8日世界海洋日,《瑪利嘉兒》特別邀請Dr. Sylvia Earle分享她對海洋的熱愛,以及她對海洋保育的看法,希望喚醒大家對保護海洋的意識並作出行動。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42" align="alignnone" width="267"]

©Rolex/Kip Evans[/caption] MC:你可以描述一下自己的童年生活嗎?你是通過甚麼方式以及何時開始接觸海洋生物? 我在3歲時就深受海洋吸引,那是在美國新澤西州的海灘上,海浪迎面而來將我撲倒。從那時開始,我便開始關注海洋,但多年來最吸引我的還是那些海洋生物。12歲時我全家搬到佛羅里達西海岸,在那裡我不僅發現了馬蹄蟹,而且還結識了和我有著共同興趣的鄰居。我渴望成為一名生態學家,那時「生態學家」這個詞語甚至仍未誕生。我十多歲時考上杜克大學(最終她於1956年獲得了理學碩士,並於1966年獲得博士學位),而我是想學習科學。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父母都支持我保持好奇心並讓我隨心所欲地自行探索世界。 我在童年時視為珍藏書之一是William Beebe所寫的《半英里之下》(Half Mile Down)。*他在書中描述了自己和另一位同伴探險家兼工程師的故事,他們設計了一個能夠深入海面以下半英里位置的球體,前所未有人能到達這個深度。多年以後,我終於能有機會駕駛由自己建造的潛水艇去探險,就像許多年前Beebe所做的那樣。 我從Jacques Cousteau的《寂靜的世界》(Silent World)中瞭解到自攜式水中呼吸器,別稱「水肺」,對我而言這又是另一重大影響力,很想經歷他所描述的體驗,潛入海洋較深處,全是一片蔚藍,那的確是一次非凡的體驗。Jacques Cousteau筆下的海洋生物也令我心神嚮往。在1953年,我終於有機會戴上水肺潛水﹔當初想到要在水中呼吸,我不由得感到一陣恐懼。但有了潛水初體驗之後,我便將這種想法置之腦後。儘管這是個充滿未知的領域,但你確知這場旅途定會帶來精彩的體驗,正在等待你去探索。 *Beebe的《半英里之下》講述了一名美國生物學家的冒險旅程,他是世界上第一位對在原生環境中的深海動物進行觀察的人。厄爾(Earle)便是受其啟發開始了海洋探索之旅。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37"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Michale Aw[/caption] MC:是甚麼促使你從一名探險家轉變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環保主義者之一,並成為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Perpetual Planet)計劃中的支持者? 長久以來,我一直受一種緊迫感所驅使,那就是作為一名科學家,以及一名渴望與他人攜手作出貢獻的人類,我有責任從消耗自然資源,轉向保護自然界。無論是作為一名真正的探索者,還是一名關注環境問題的公民,我們都有義務去拯救這個星球,為下一代締造美好的居住環境。 大家都認為我是探險家,但其實我覺得自己是一名科學家,我探索世界並向人們傳達資訊。探索活動擴展了我的眼界,我得以瞭解地球生態系統正在經歷的種種事件。因此,勞力士的「保護地球,恒動不息」(Perpetual Planet)計劃至關重要,強調了將探索作為保護地球的一種意識。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34"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Kip Evans - Mission Blue[/caption] MC:請你描述自己初次進行國際考察的體驗? 1964 年,我第一次獲得機會參與科學考察活動,那是一次為期6週的印度實地考察。當時船上共有 12名科學家和接近 70名的船員,而我是船上唯一的女性,當時我是以植物學家的身分參與其中。那次考察確實是我職業生涯中的一個轉捩點,因為每當我們把設備放入海洋後,它都會帶回一些人類從未見過的生物,我們成為有史以來第一次見到這些生物的人類。而事實上90%以上的海洋世界仍屬於未知領域,在很大程度上尚未經過勘察,因此,海洋地圖甚至不如陸地、月球、火星或木星地圖那樣精確。這次體驗讓我受益匪淺,作為需要呼吸空氣的生物,我瞭解到自身的局限性,於是便開始探索地球上絕大部分生命實際生活的地方。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35" align="alignnone" width="264"]

©Al Giddings[/caption] MC:我們每天都在談論保護自然的問題,而且愈來愈頻繁。自從你開始探索旅程以來,海洋發生了甚麼變化?此外,海洋對地球上的生命有何重要? 在50年代我作為一名年青科學家,便開始踏上探索海洋世界的旅途;這令我對海洋的本質以及海洋為甚麼與每個人、每一處都息息相關有了更深入的瞭解,但與此同時,人類相比以往失去了更多。我們現在知道,海洋能夠控制氣候和天氣,引導星體化學發展,貯存地球上 97% 的水,生成大氣中一半以上的氧氣,吸收大氣中大部分二氧化碳,並為地球上的大多數生命提供賴以生存的家園。海洋是地球生命支援系統的基石。簡而言之,沒有藍色的海洋,就不會有綠色的家園,生命也將不復存在。 我們還知道,一半的珊瑚礁、海草林、紅樹林和沿海沼澤已經消失,對於曾經是全球食物菜單上備受追捧的野生魚類,其中約有 90% 已經滅絕或數量驟降。金槍魚,特別是藍鰭金槍魚,由於其在高端市場上擁有高回報收益,而慘遭大量捕殺。由於吸收了過量二氧化碳產生的碳酸造成了海洋酸化,再加上陸地上的有毒物質和廢水被故意排入海洋或從地下水和河流流入大海中,因此,海水中的化學成分正在發生變化。 但是,其中也存在一些積極的變化。比起我小時候,現在鯨魚和海龜數量愈來愈多,因為許多國家都在保護它們免受傷害。也建立了多個自然保護區,區內的魚類和其他生物的數量也在穩定恢復。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38" align="alignnone" width="267"]

©Kip Evans - Mission Blue[/caption] MC:生活在遠海城市意味著不會對海洋造成任何傷害,這是一種謬論嗎?我們都需要對海洋負責嗎? 某些人認為沒有海洋人類也能繼續生存,實際上,這是一種謬論。即使你從未見過或接觸過大海,但你的每一次呼吸,喝的每一滴水,都與海洋息息相關。同樣,大家隨手的一個小動作都可能會引發蝴蝶效應。即使極其微小的行為也可能會產生負面影響,比如你沖進下水道的有毒物質最終會排入海洋,你吃與不吃東西的選擇也會造成影響。一個人的力量也許渺小,但假如所有人都盡綿薄之力,便有助於維持地球的良態發展。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36" align="alignnone" width="268"]

©Courtesy of Sylvia Earle[/caption] MC:你為何要發起非牟利性基金會「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保護和探索地球海洋?這個專案包括甚麼內容? 我發起「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的動機主要是為「希望點」的概念尋求歸宿,這是一個由世界各地的海洋保護區(MPA)聯合組成的網路,「希望點」對捍衛地球的藍色心臟——海洋——的健康至關重要。我在 2009年榮獲 TED大獎,之後便開創這個非牟利組織,憑藉與 Google建立的關係基礎,我將海洋的景觀資訊添加至 Google地球軟體中。我開始攜手與《國家地理》、Google、由我親手創辦的深海探索與研究(DOER,創立於 1992年)公司的員工們以及世界各地的人們進行合作,試圖提高公眾對保護自然的整體關注度。 「藍色使命」的概念有助於我們進行更高層次的探索,並深入瞭解海洋。但我們需要技術支援去探索和確定海洋本質,這樣才能盡可能廣泛地分享見聞,並使分享受眾從科學家拓展至廣大公眾。這就需要那些富有激情的人們採取行動並表達:「我關心海洋在這方面的發展。我希望將此打造為『希望點』並且願意做出承諾,與擁有共同願景的人一起保護好這個地方。」 「希望點」可以是一個環境優美的地方,也可以是歷經滄桑歲月遭到破壞,但經過精心呵護又能恢復其原始面貌的地方。 2009年,加利福尼亞灣成為首批「希望點」的地區之一。加拉帕戈斯群島和乞沙比克灣也屬於其中之一。乞沙比克灣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後方地區,遭到了嚴重的破壞。2019年,印尼的布納肯海洋公園被指定為「希望點」。這些只是其中的部分例子。自2014年以來,勞力士也加入支持「藍色使命」的行列中,幫助我們進行探險和宣傳,推進我們的關係到達更高的層面。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41"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Dr. Sylvia Earle ©Rolex/Bart Michiels[/caption] MC:你能否就你和勞力士的共同目標,即透過「保護地球,恒動不息」(Perpetual Planet)計劃尋找解決方案,以應對環境挑戰發表意見? 我從 1970年便開始與勞力士合作。在這段時間,我們的共同願景不斷協同。我和勞力士一致認為現在是時候捍衛「保護地球,恒動不息」的計劃;只有這樣,海洋的物種富饒度和生物多樣性才不會被下一代所遺忘。我希望借助「藍色使命」(Mission Blue)達成自己的目標,即在未來十年內加強對海洋的保護。勞力士正在協助我們開展工作,以履行他們的承諾,與那些試圖為地球所面臨的挑戰尋找解決方案的組織聯合起來。只要齊心協力定能造就美好未來。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39" align="alignnone" width="712"]

時至今日,「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已經在全球受人類活動影響最大的關鍵海域或未受保護的地帶設立130多個「希望點」,包括加利福尼亞海灣、墨西哥普爾莫角海洋公園、愛琴海、南極洲等海域。此為其中一個「希望點」Darwin Arch。 ©Kip Evans - Mission Blue[/caption] MC:現在海洋生物的瀕危情況如何?它們所面臨的的主要威脅是甚麼?是污染、大量捕魚還是塑膠? 由於人類的不當行為,海洋正面臨著嚴重的問題,主要是在過去的 50年間,人口呈爆炸式增長導致需求倍增。除此之外,曾為戰時開發的技術,現今被應用於加快航運速度和運載容量上,並作為大規模尋找、捕撈和售賣海洋野生動物的工業用途。最初聲納的發明目的是為了搜尋潛艇,現在卻被用於尋找魚群。其導航功能經過優化後,便能返回豐富野生物種所在的精確位置。新型材料,尤其是合成漁網、漁線和漁具,大大降低了捕魚設備的成本,從而成為「消耗品」。這些材料非常耐用,因此會對海洋生物造成長期的危害。海洋充斥著各種廢棄或丟失的流網、長線、漁具和其他捕魚用具,這些漁具每年都會纏繞並殺死數百萬的魚類、海洋哺乳動物、鳥類和其他生物。除了每年合法捕撈的 1 億多噸海洋野生動物外,非法的、未報告的和無管制的捕魚活動,還會帶走或摧毀數百萬隻野生動物。因此,有關部門必須調整關於捕撈魚類和其他海洋野生動物的法律條文,以應對不斷變化的海洋局勢。市面上售賣的各種海洋野生動物讓人們食欲大增,這些所謂的「海鮮」中包括許多近幾十年來才被發現的動物。 從宏觀角度來看,塑膠和其他合成材料的確有益於人類文明的發展,但同時也對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構成了嚴重威脅。纏繞和獵食問題是陸地和海洋中的野生動物所面臨的巨大難題,但更糟糕的是,塑膠材料分解時所產生的微米與納米級塑膠,甚至是分子級塑膠會造成不堪設想的影響。有些是有毒物質,而且其中大多數還會吸引可能攜帶危險的有毒物質和細菌。這些微小的物質現在遍佈空氣、水和土壤之中;此外還進入了包括人類在內的許多生命體的體內。那些以海洋野生動物為食的人便會暴露在那些動物游泳和獵食的環境中。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540"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Nonie Silver[/caption] MC:作為推動「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的一分子,我們可以採取哪些日常行動?能否借助公眾科學專案(由業餘人士或非專業科學家進行的研究)以推動該計劃的實施? 當然,我們已經發起了公眾科學專案。世界各地有成千上萬名的潛水員,已經開始以不為大眾所熟知的方式來看待海洋。許多人已經丟棄了他們的捕魚槍,開始用相機記錄海洋,因為他們已經開始重視無數生物賴以生存的海洋,而不僅僅把這看作一個用於捕撈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做科學家的工作,包括孩子。即使你是一名未受正式培訓的科學家,也可以獲得有意義的科學成果。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學會接受這種探索熱情。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星球,我們要確保它朝著有益於自身發展的方向前進,這意味著我們要尊重所有的生命體。

Text: Amy Photo courtesy of Rolex 延伸閱讀:環保友約這裡開飯!3間綠色餐廳集合 米芝蓮、文青cafe

相關文章:

Zoe:我是Happeriod創辦人 #用咗布M巾先知咩叫真正carefree

Apple:我是財經節目主持及監製 #希望未來的自己,會喜歡現在的自己

阿寶:我是攝影師 #最有效保護地球的方法不是要幾個領袖完美地去過綠色生活 而是所有人一步步去做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