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薛仕凌搶金鐘 嗑檳榔快中風

·3 分鐘文章
▲薛仕凌入圍金鐘獎,抱持佛系平常心。(圖/記者葉政勳攝)
▲薛仕凌入圍金鐘獎,抱持佛系平常心。(圖/記者葉政勳攝)

從歌唱團體「大嘴巴」出道的薛仕凌,轉型演員受到肯定,入圍第56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男配角、最佳男主角,在《做工的人》他詮釋草根怪手司機「阿全」,在《生生世世》又化身50年代壓抑同志「玉樹」,2部片拍攝期重疊55天,薛仕凌切換人格輕鬆自如,敬業的他曾經為戲,一天嗑掉6包檳榔,刺激的感覺像是快中風,入圍那天,薛仕凌開心到飄飄然,笑說:「有史以來訊息最多的一次,好虛榮喔,IG當機一直無法重整,所以花了幾天消化訊息。」不過他對於得獎抱持平常心,「有的話當然開心,沒有本來就正常,我已經覺得Bonus拿很多了。」

▲薛仕凌同時詮釋怪手司機和壓抑同志。(圖/記者葉政勳攝)
▲薛仕凌同時詮釋怪手司機和壓抑同志。(圖/記者葉政勳攝)

談到觀眾心中可愛帶點傻氣的工人「阿全」,薛仕凌說在工地拍攝處處危險,牆壁裸露著釘子,不慎一扶釘子就穿過手了,所有駕馭重機具的戲,更讓他壓力爆表,「在小駕駛艙壓力很大,什麼都看不到,一個動作會隨時掃到人,在空地練習時我就掃到鋼管過,感覺像是打電動,搖桿稍微動一點點,外面就『磅』一聲驚天動地。」

▲《做工的人》讓外界看到薛仕凌的演技。(圖/薛仕凌臉書/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讓外界看到薛仕凌的演技。(圖/薛仕凌臉書/大慕影藝提供)

因為怪手司機工時長、壓力大,為了不打嗑睡,所以就吃檳榔,薛仕凌說教他的司機師傅就是這樣,所以他和導演討論出阿全這個角色應該要吃檳榔。不過這個設定也苦了薛仕凌,每天到片場,美術組就給他3包檳榔,有次拍戲他順手拿起1顆新的檳榔吃,「結果我不曉得那顆會拍很多次,要連戲只好一直吃,剛吃時味道最濃最激烈,全身發熱冒汗,血往腦袋衝,一直吃全新的一顆,就覺得我很像要中風。」那天他吃了6包檳榔,豁達笑說:「自己白癡造成的。」

問他身旁有像「 噗嚨共3人組」這麼好的兄弟嗎?薛仕凌笑說:「不可能,身旁真的要是有『阿祈』,我早就翻臉絕交了吧,一次兩次三次越搞越窮,我容忍程度真的沒那麼高。」其實「阿全」的行為他全部都不認同,好比把心儀的檳榔西施當女神追求,薛仕凌說:「我不是走那個路線。」戲外和OL女友穩定交往7年的他,從來沒有想過步入婚姻,他說:「我個性是需求導向,沒有需求就不會去做這件事情,就像我沒有覺得下場戲很難,需要跟你討論,我就可以不跟你攀談。」

▲從歌壇轉戰戲劇圈,薛仕凌表現有目共睹。(圖/台視提供)
▲薛仕凌挑戰同志角色。(圖/台視提供)

轉型演員,薛仕凌曾碰壁4年,難以擺脫歌手標籤,直到《生生世世》的同志一角,終於讓他等到機會,詮釋同志和癌症患者,他參考身邊朋友當素材,投入長達9個月的拍攝期,薛仕凌說「玉樹」內向怕生的個性和他很像,「我走『阿全』的路比較遠,走『玉樹』的路比較近。」對於得獎,他淡然抱持平常心,「有的話當然開心,沒有本來就正常,我已經覺得Bonus拿很多了。」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金鐘56/國民婆婆、童養媳拚視后 死亡之組「她」被看好
金鐘56/凱希出道16年首度入圍!楊丞琳當年一句話點醒她
金鐘56/同性戀、老暖男搶視帝 網友一面倒押「他」奪獎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