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安植親眼目睹「鬼阿伯」 房門外勸她不要哭

記者翁新涵/台北報導
·5 分鐘文章
▲許安植坦言體質比較虛,容易感應到未知靈體。(圖/齊心娛樂,攝影師Troy Wang)
▲許安植坦言體質比較虛,容易感應到未知靈體。(圖/齊心娛樂,攝影師Troy Wang)

2015年曾以《悄悄》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新人獎的許安植,回想撞鬼經歷仍心有餘悸,電影《馗降:粽邪2》開拍前,她會在家裡背誦召喚椅仔姑的台詞,練著練著心裡不禁開始發毛,覺得會不會不小心,就真的把「椅仔姑」或其他「好兄弟」召喚來?結果是真的!真有「阿飄」跟著她回家了。

有一次深夜下戲回家後,許安植居然在客廳,見到一顆血淋淋的女人頭顱,往她靠過來,她說:「應該說我的體質比較虛吧,所以有時候會敏感,譬如說去拍戲的時候,那邊的環境不是很好的話,我會一直想要嘔吐,之前就有這樣的狀況,然後我也很常被壓(俗稱鬼壓床),有時候我其實被壓到已經心灰意冷,就覺得算了就這樣吧,總是會過去的。」

「但那天真的非常恐怖,我收工回到家快接近中午了,當時我一個人在家很累很想睡覺,整個人的情緒很負面,接著就在客廳看到『那個』突然出現在我旁邊,我當時崩潰慘叫爆哭,現在想起來背都涼涼的,而且死都閉著眼睛不敢張開,因為那一瞬間真的太驚嚇了,然後嚇到也沒睡什麼覺,晚上又要上工,整個人就好像那種很委屈很委屈的小狗,很可憐地夾著尾巴,一路在車上哭到拍戲現場。」

▲在自家客廳看到「血淋淋的頭」,許安植嚇壞了。(圖/許安植臉書)

幸虧,那天晚上許安植回劇組拍戲之後,監製連絡法師作法幫她安魂定魄,事後劇組推算,可能是許安植演出直播召喚椅仔姑失控那場戲後,不小心召喚到未知靈體,因此跟著她回家了,最後在好幾位宗教顧問及隨片法師的看護下,才讓她平安完成拍攝。

事實上,不僅這一次,許安植在很小的時候,也有實際「看到」的經驗,她回憶說:「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媽媽晚上叫我睡覺我不睡覺,於是就被處罰,被媽媽關在房間外(走廊的樓梯間),因為我媽知道我很怕黑,就不給我開燈,讓我在外面,總之我那時候一直哭,就有一個阿伯突然出現,叫我不要哭,我後來發現那好像是家裡的祖先,因為長大一點看到爺爺的爸爸(曾祖父)的牌位,看到一個很像那個阿伯的人。他雖然叫我不要哭,我卻哭得更大聲,那時候我媽媽說妳再哭就不給妳進來,但是我那時候就是很崩潰,想說怎麼會有一個阿伯來這邊,那是小時候唯一一次很貼近的經驗。」

▲許安植在《馗降:粽邪2》的演出相當亮眼。(圖/許安植臉書)

至於片中扮演許安植阿姨的陳雪甄,雖然沒碰過(阿飄),但卻為了貼近角色,居然也希望能夠遇到,她說:「我不排斥啦,演員的感官能力都特別強,當你真的整個打開的時候,難保那個什麼時候會進來,我想說真的體驗一下也不錯,可是等到拍完都沒有。」難道不害怕嗎?「我覺得表演就是這樣,很多時候你會恐懼,可是你又很想要去那裏試試看到底是什麼,很詭異的兩極心態,有一點被虐情結,但我們會想盡可能貼到最近,這就是表演迷人的地方。」

不過,陳雪甄還是提供拍攝期間,劇組工作人員碰到的靈異事件,「有一次我們在阿姆坪,桃園那個廢棄飯店拍攝,所有工作人員都在樓上,因為還沒有輪到我,我就在下面等著,然後製片組也有一個女孩子留在下面,我想說奇怪:妳為什麼不上去?她就說『喔,他們不讓我上去』,我說怎麼了嗎?她說因為我剛剛撞鬼了,接著這個女孩說『我剛剛進去的時候,看到地上有一隻死掉的蝙蝠,我覺得很可憐啊,就想把它拿去外面埋葬,可是我一拿起來,之後一轉身,就有一個很兇很兇的臉對著我吼』,她就嚇到蝙蝠都掉了,想說可能是祂們的東西不可以亂動吧。」

▲▼陳雪甄(左)在片中的出色表現,被形容成「比鬼更可怕」。(圖/華影,陳雪甄臉書)

也因為這樣,劇組的人叫那個女孩留在樓下不能上去,而陳雪甄也被提醒,進到片場什麼都不能碰、什麼都不能摸,所以那一天,她都很戰戰兢兢,連話都不敢講,就怕不小心會被認為不禮貌。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電影全劇組中「瘧疾」 勞勃狄尼洛快瘋了
人美就是終身保險!圍棋女神變「哦噢妹」融化所有人
女打翻飲料還滑手機!兒「1句話」讓媽尬爆 眾人卻狂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