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8.31太子站車廂內「速龍打人」——現場急救員紀實

Alvin
The News Lens

文:Alvin

8.31太子站內速龍小隊暴打市民,警方指車廂內的人對抗警員,外界則批評警方打錯良民。現場First Aid(急救員)阿謙當時站在月台目睹這一切,之後更上車治理傷者到油麻地站下車,他重塑了現場他看到的版本。

當日晚上阿謙與其他First Aid在旺角,知道有示威者轉移到黃大仙,於是與其他First Aid一齊坐地鐵去黃大仙,但列車在旺角時,已聽到旺角站內有示威者搗亂,警察也進站拉人,但列車還是順利抵達太子。

阿謙:「到太子站時,列車停下來了,大家都不知發生什麼事,身邊有市民告訴我們,看蘋果live看到有中年男人拿著鐵鎚去襲擊身邊的人,我於是落車去找。但當我落車同時,太子站也宣佈要求所有乘客落車及封站,要求所有人立刻離開。

不過我們當時沒有離開,因為當我們與其他First Aid想集合時,有一個First Aid正在對面月台(荃灣綫往中環方向列車)處理一個不適女孩。在第7卡有一個女孩突然好暈,叫我們去協助。當我們到達時,First Aid指女孩只是血糖低,現場又熱又焗,月台及列車都好多人。

正當我們想打電話召白車,將女孩送院時,突然有一班速龍,由大堂走到月台開始將人制服在地上,我與另一個男First Aid於是走前一點,保護正在接受治療的女孩,不希望她受到騷擾。但我們也看到速龍只往車頭跑,沒有騷擾我們車尾的人。

當我們一同向前走時,到達第4、5卡,地上已經有很多人被速龍制服,從表面看,這班人身上沒有明顯傷勢。但當其他速龍繼續向前跑,我們跟上前,到第2、3卡時,就看見速龍在指罵躲在車廂內的市民,包括用粗口,又稱車裡面的人是『曱甴』,而市民則不停表示『我們只是普通市民』,他們很驚,但也沒有離開車廂,沒有攻擊(警察),也沒有做挑釁的行為。然而正直車門又開又關之際,速龍開始走進車廂襲擊車內的人。

我當時從月台看入車廂,根本看不清遮後面有多少人,有什麼人,因為他們把遮都打開了,包得很密,但他們只是在保護自己、遮擋,無任何攻擊性的行為,但速龍就開始施襲,包括向傘陣揮警棍,又把傘拉開,再向裡面的人施襲。

而當車門再次又開又關,內裡的人就突然大叫『First Aid』,我與partner馬上衝入去,我們初初以為大部份人都受了胡椒噴劑需要沖洗,但現場的人指向其中一個市民,他的頭已經不停出血,頭後面全都是血,我們馬上幫他沖洗傷口、止血,同時現場的人不停指有其他出血的case,我們最後將所有人group在一起,發現有3個人都被扑穿了頭。

我們用生理鹽水將血沖洗開,分別發現他們頭部都有頗大的傷口,有長度約3至5厘米不等的傷口,不停流血。我們用盡敷料去蓋住傷口,再不停問身邊的人有沒有紙巾、衛生巾,甚至有些市民給我們本應不用作敷料的毛巾,隔著其他敷料嘗試止血。」

而當列車繼續前往太子站時,阿謙感覺到車上的女生很驚慌,但不少人也嘗試幫傷者止血。列車駛過旺角不停站後,途中列車時停時開,最終到達了油麻地站,港鐵職員要求所有人下車,但阿謙向職員表示3名傷者頭部受傷不適合立刻作移動,詢問是否可以在車上逗留一直至救護員到場,但港鐵職員堅決要所有人下車。不過,當3名傷者下車後,阿謙發現其中一人失去過多,已經出現休克徵狀:

「去到月台時,3名傷者中有一人已經止血,但有2人開始由出血變滲血,但本來可以止血的人又突然出現休克徵狀,keep住好眼瞓,但好彩佢身邊有些朋友叫佢唔好瞓、保持清醒,救護員到場時,也開始要聞氧氣。而另外兩人則清醒,可以對答。」

之後油麻地站月台也有防暴警到場,要求所有人離開,但也曾阻止過一些人離開,而3名爆頭傷者最後順利隨救護員離開油麻地站,去了廣華醫院。阿謙說他們現場兩名First Aid照顧了3名頭部出血傷勢較重的傷者,但不能確認當時那一卡列車上有無其他人受傷。

事後警方被猛烈批評胡亂在港鐵站內打人,既然警方也承認當時有示威者更衣「喬裝市民」,他們又如何肯定誰是普通市民?誰是涉案的示威者?警方事後記者會指現場有市民舉報,他們也憑自己專業判斷行動,又強調傘陣內的人「對抗警方」。

警方又一口咬定是傘陣的人先對警員作出挑釁,警員才使用武力,但在現場的阿謙指這與自己看到的不一樣:

「他們(傘陣內的人)擔心警方施襲而舉起傘,他們重申只是市民,但警方用粗口、『曱甴』去稱呼市民,要求他們下車。我想正常一個人也會驚,警員已經手持警棍過來,因為過去兩個多月警員已經去到一個失控的狀態,但車上的人只是嘗試去保護自己。問題是警方指市民用暴力行為,但我見不到任何人去襲擊警員。警方指有人嘗試揮動雨傘,但當時車門已經關上,人們的雨傘已經爛了,他們揮雨傘,只是發洩,但沒有攻擊任何警員,這是我見到的情況。」

【專訪】8.31太子站車廂內「速龍打人」——現場急救員紀實
【專訪】8.31太子站車廂內「速龍打人」——現場急救員紀實

而對於警方暗指傘陣內的人是暴力示威者,阿謙就想起被扑穿頭的3人:

「我不是很了解他們3人,但我知道有一個人,他到油麻地站月台之後嘗試找回自己的袋,佢個袋只有銀包、電話,但已經無其他嘢。⋯⋯如果警方覺得他們在回應一些激進的武力示威者,我不知道這個男孩如何是一個激進示威者,因為他的袋只有銀包和電話?」

不過,阿謙也透露,據他了解,這3名傷者其中一人隔日已經出院,但被警察拘捕。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警察記者會上說到,這班荃灣綫由太子開往油麻地的列車上,有人在油麻地被拘捕,提醒傳媒不要那麼快就下定論警方「殺錯良民」,又指當有更多CCTV片段出來後事件會更清楚。不過,阿謙就這樣認為:

「好簡單,其實當時佢(警方)已經封咗站,架列車也可以唔開,那這班2、30人在傘陣裡面,是否值得(警方)用這些武力呢?是否這樣濫用武力呢?既然警方都說裡面有示威者,有他們所說的『喬裝市民』,但也可能有真市民在內,然而隔著傘陣,除非你說可以scan到傘下面的人?我不太相信這有可能。

再者,他們已經封了站,也可以選擇繼續對峙、嘗試扯開這些雨傘去逐個拘捕,根本無必要去用咁大的武力。在我角度,當時是一個發洩、宣洩情緒,是一個施暴的行為,與元朗恐襲無分別。8.31比7.21更恐佈,因為7.21是黑社會,大家有所謂的渠道去報警、去拉,雖然不知會否起訴、定罪,但起碼這件事會公開,大家可以知道對錯,但8.31那班是警察,他們聲稱自己在執法,回應緊『相應的武力』,但他們的講法卻是不會負責,這件事比7.21更恐佈。」

這篇文章來自

【專訪】8.31太子站車廂內「速龍打人」——現場急救員紀實
【專訪】8.31太子站車廂內「速龍打人」——現場急救員紀實

你應該會有興趣看...

☞ 為甚麼平時鬧警察「黑警」,有事又要找警察保護?

☞ 家庭治療師:為了粒糖,輸了這個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