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Take & Give 施與受的美麗意義

·7 分鐘文章

常言道「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話時常會令人產生一種誤解,認為施予被接納的重要性更大。如其這樣對立計較,倒不如說施與受本質就是一個生命的循環,每個人都有需要被幫助的時候,同樣也會有幫助別人的時候,有時你會發現自己是播種人,有時又會發現自己是種子本身,施與受一樣有福。本期我們邀請到幾位在社會上積極播種的人,去談談她們的工作及收成。

Take & Give 施與受的美麗意義

種子與播種人

|仁濟醫院董事局前任主席 嚴徐玉珊 / 現任總理嚴紀雯Carmen

仁濟醫院自1973年起開始服務市民,由最初的區域醫院發展成為一間提供多元化服務的慈善機構。即使現在已經身任董事局總理,嚴紀雯(Carmen)依然會身體力行做善事,無論是落區探訪老人家送暖,還是遠赴內地探訪山區兒童,她都熱心參與。原來這份精神全因前任主席、媽媽嚴徐玉珊傳承下來的價值,「我和丈夫年幼時家境都並不富裕,我們是草根階層出生,童年時期在木屋區和屋邨長大。丈夫求學時期更得到過獎學金幫助。易地而處,如今我們變得有能力去成為幫助的人,真的非常希望能夠盡一點綿力去回饋社會。」 [caption id="attachment_145439" align="alignnone" width="566"]

仁濟醫院董事局現任總理嚴紀雯Carmen[/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45440" align="alignnone" width="566"]

仁濟醫院董事局前任主席嚴徐玉珊[/caption]

時不要覺得我們付出很多,其實我們自己收穫的更多

曾經是一粒社會上的種子,到現在成為播種者,嚴太太最為看重的是兒童教育,因為他們正正就是社會未來的播種者,「我們很需要這種價值的承傳。所以我擔任主席的時候成立了『愛心小天使』,與一些小朋友一同去探望老人家,記得當年第一次去探訪,不少平日一言不發的老人家都願意打開心扉,主動與小朋友交流。」回憶起這些畫面,嚴太太不禁眼泛淚光,而Carmen亦都承接著媽媽的信念,參與不同的慈善工作,「我覺得要學懂感恩、謙卑,不要把一切都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今年年頭,Carmen與丈夫到廣西大化參觀當地一個慈善機構,「我看到那邊的山區孤兒都是很歡樂很健康,後來才知道原來十年前媽媽曾經親身來到幫助過他們,這種感覺非常奇妙。我像是重新收穫媽媽多年前播的種子,見證著這些種子的成長。」不過嚴太太卻謙道,「有時不要覺得我們付出很多,其實我們自己收穫的更多,見證到這些經歷,反而是要提醒自己已經很擁有很多,要更加學會珍惜。」 薪火相傳,相信這種生命的循環會由嚴太太到Carmen,再傳到下一代人,不斷延續下去。 [caption id="attachment_145436" align="alignnone" width="566"]

無國界醫生助產士 李芷殷Tobey[/caption]

不為拯救世界

|無國界醫生助產士 李芷殷Tobey

在第三世界國家,每個新生命的出生除了喜悅與祝福,更多的是憂慮,不知小小的生命能否在戰火、疫症、糧食短缺、封建習俗下健康長大。李芷殷(Tobey)自小便憧憬加入組織無國界醫生(MSF),她是一名護士,同時也是一名助產士。2018年Tobey圓夢加入MSF,首個任務便是遠赴南蘇丹馬班縣多羅難民營進行任務,為當地婦女提供生育、產前以及家庭計劃指導等服務,Tobey回想起自己在南蘇丹接受第一個嬰兒,「南蘇丹的夏天很炎熱,氣溫高的時候足足四十幾度,我們需要在沒有冷氣、較為簡陋的空間接生,我記得嬰兒出生後我把手套反過來,竟發現裏面可以倒出汗水,但抱著『第一個嬰兒』真的感到很溫暖。」期間也有遭遇過危險,「當時區域有突發事件,幾乎所有NGO基地都因為被嚴重破壞而需要緊急疏散人員。當時我們有5個人留下來,記得我們坐上MSF的吉普車,車上的擋風玻璃都被打碎了,車一邊走碎片一邊掉落,頗為驚險。」

就算是只有一個都好,也是改變了他人的生命。

即使MSF的工作危機處處,但Tobey依然堅持參與,先後4次出動前線任務,「如果抱著要成為英雄的心態參與MSF,那麼大抵要失望。因為到了資源匱乏前線,你只會不不斷地發現自己能力是很有限的,你不能拯救整個世界。我知道我們能力很有限,但可以一個一個的去幫助,就算是只有一個都好,也是改變了他人的生命。」Tobey認為,前線工作令她對「幸福」這件事有新的觀點,「試過有一位南蘇丹的產婦來分娩,她拿出一張濕漉漉、有點發霉的覆診卡,一問之下才知道她丈夫最近身故了,這幾天又遇上暴雨,她一個人獨力帶著兩個小孩,忍受著陣痛在破屋度過了一晚。」種種的經歷,除了令Tobey明白幸福並非必然,同時亦都更加確認自己繼續幫人的志向,為幫助更多的人,她最近還修讀一個有關公共衛生的博士學位,希望能夠有更大的儲備,繼續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caption id="attachment_145437" align="alignnone" width="566"]

生命小戰士會主席 盧鈺頤 Marie[/caption]

那是一種生命經歷 不是缺陷

|生命小戰士會主席 盧鈺頤 Marie

癌症是細胞生長失控的一種疾病,意味著這種致命疾病並非成年人的專利。事實上在香港,每年約有一百七十個兒童患癌,但幸運的是發生兒童癌症病人戰勝癌病的機率往往比成年人大,只要有足夠的資源支援,小朋友就能夠更易重新投入社會。盧鈺頤(Marie)在13歲時曾經確診患上急性淋巴白血病,後來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慢慢康復。長大後她身法律界,目前是生命小戰士會主席,帶著少年的經歷為癌童及其家庭提供援助,「當時受到不少醫護人員的幫助,因為患病是一件非常孤獨的事,而他們一直都想家人一樣一直陪伴著我。到了現在我已經長大了,還是會不時與他們聯誼。

一時的患病並不代表著整個人生的全部,那不過是一個經歷

因為有過同類型的經歷,Marie很清楚癌童最需要怎樣的支持,「除了最直接的醫療援助,我們還會有不少的康復支援,去幫助他們能夠重新回到正常生活,例如說是學業方面,協助小朋友能夠跟上學校進度。另外我們也會為患者家庭提供情緒指導,因為患者家人的感受往往都是忽略的一環。」2021年初,董事會成立「同路心友會」,以視像分享會的形式,邀請患者家長聚起來互相傾訴,同時又會邀請中西醫師,為家長提供最新資訊。「我們最近與各位小戰士舉行過一次聯歡會,現場也邀請了不少醫生和義工,大家臉上都充滿笑容,大家都暫時忘記了病痛。」這個畫面在Marie的腦海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她述說著這個畫面時,臉上亦都流露著滿足的笑容。她在言談之中不只一次的強調,她認為在生命小戰士會中她最大的得著是快樂,「我希望他們明白,一時的患病並不代表著整個人生的全部,那不過是一個經歷,而後續人生是充滿盼望的。」 Text:Yui Photography:Martin Yu

相關文章:

Joyce:我是圖書館老師 #領養不購買 #唐唐浪浪也可以很可愛

Mei Colette & Vivienne :有一個晚上我倆說笑很想有一天能成為花藝師,然後說著說著就成為了一門生意。

約會多久才上床?孫慧雪、譚杏藍、火雞姐大談做愛timing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