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屢敗屢戰 中產拼出頭

晴報

【晴報專訊】中產窮盡一生拼搏,但事業難免有高有低。從事殯儀的陳達仁,兩度被徒弟出賣,事業三起三跌;張振興在營養業打滾五年,回報總不及付出,終決定轉行。跌倒了,前者堅守本業,後者轉往新戰場;二人選擇不同,卻同樣捱到出頭天。

三遇低潮 殯儀師創網頁「翻身」

出生於草根家庭,陳達仁(Ryan)十五歲已開始打工養家。因緣際會,他在會所做服務員期間,認識了某殯儀館老闆,經介紹下進入了改變他一生的殯儀行業。「從小到大,只會有人夢想做律師、老師,怎會做法師呢?我當時對這份工作完全沒有概念,只覺得很難。」

世上無難事,短短兩年,Ryan已將「成疊字典咁厚」的經文倒背如流,成為一個專業喃嘸師傅;後來更被一間棺材店的老闆賞識,成為該店的法事部主管,負責管理工作。可惜年少氣盛,Ryan常常與上司起爭執,結果被一手栽培的徒弟取代。

小小挫折未打沉Ryan的自信。幾年後,他與朋友合資開棺材店,更將生意擴展至不同宗教。正當事業如日中天之際,他卻再一次被出賣,當時的徒弟與棺材店其中一名合夥人聯手,將Ryan的生意完全搶過來。

自信「有料」 不甘心失敗

「完全無生意,但就欠下紙紮數幾十萬、祭品數廿萬、人工………個頭好似電飯煲咁大!我住四十八樓,每天醒來都想從窗口跳下去。有一天晚上,我真的打算跳樓,但站上窗台後,家中的狗立刻猛吠,媽媽、女朋友就衝出來將我拉回來。」

兩次被出賣的打擊,令Ryan一度轉行做解款員、大廈管理員,甚至臨時演員。然而在內心深處,他卻仍留戀殯儀行業:「自己明明有專業知識,是『有料』的;所以不甘心因為其他因素而失敗。」

去年十月,Ryan回歸老本行,以剩餘的六千元積蓄製作網頁,宣傳個人的殯儀生意。結果在同月底,他一連收到二十個電話查詢,其中造成了十七宗生意,令他徹底「翻身」。現時,Ryan擁有自己的店舖、靈車、石廠及衣紙舖;月入更是十級跳,平均超過六位數字。

專長不賺錢 營養顧問變保險經紀

同樣年薪百萬,背後卻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辛酸史。會考廿七分、中大營養學畢業,自問是叻仔一名,可惜畢業幾年仕途浮沉,躊躇小子雄心盡失。

零四年本港剛走出沙士陰霾,振興雖未至一畢業即失業,人工卻被壓得不能再低。他任職於一連鎖營養中心,六天工作,每日馬不停蹄接見三十個客,努力卻彷彿徒然,月薪僅八千五百元。某個周末他離開公司,終遏抑不住內心失望流下男兒淚:「好辛苦,覺得自己好似一個齒輪,不斷運轉,收穫卻不成正比。」

望穿秋水終獲加人工,一年年資換來三百大元,他爭取加至一萬一千元,對方拒絕,翌日遞信離開。其後他輾轉做過營養課程導師,又試過創業做個人營養顧問,大熱天時拖着個大行李箱四處闖蕩,跨區跋涉上門為客人提供瘦身建議。可惜好景不常,零八年金融海嘯,找他瘦身的客人愈來愈少,振興再跌入轉型的迷思當中。

轉行 體悟另一種幸福

有次出席同學聚會,他發現舊同學均事業有成,從前成績標青的自己卻落後他人,「我只想要一條公平的起跑綫,有幾叻就有幾好成績。」零八年底,他毅然放棄本業,投身保險界。結果,振興首年入行已賺到五十萬年薪,第三年已躋身百萬年薪之列,生活無憂。

有人認為他為「麵包」棄理想,振興否認,認為營養專長隨時皆可應用。但他承認,對於幸福有另一種體悟,「從前我太着重結果,現時來看,若我選擇做自己適合的事,結果自然會來………一份喜歡的工作,如你能力不在此,久而久之會不太喜歡,有挫敗感;若做一件能力勝任的事,用五成能力做到十成效果,你不能不愛上它。」

背後女人功不可沒

兩位男士背後都有位默默支持的女伴。Ryan低潮時,任職經理的女友對他不離不棄:「一天女友來電說,經過酒吧見到請人,每小時80元,打算見工幫補一下。」Ryan頓時想那定是不正經的工作:「大好前途的女仔願意這樣為我犧牲,我整個人突然醒來。」

振興則常從老婆的工作態度反思:「自己鬱鬱不得志,經常迷失,不知要做甚麼,反觀老婆目標清晰,從沒疑惑,作為男人覺得很難受。」為此才發奮做個可靠的男人。

員工變股東 穩定創業路

試過「教識徒弟無師傅」,Ryan現時只將行業須知教給下屬,不再傾囊相授;振興亦謂,當初由自僱營養顧問轉行,是因為預視一人生意發展有限,又怕把專長教人,自己將被取代。城大商學院經濟及金融系副教授李鉅威說,很多創業者都會遇到上述困局,生意難更上一層樓。

想留人又不想生意被搶,他建議可將員工變股東,以分紅制維繫關係,又可提升工作動力。其次可考慮與同業合併,擴大公司規模,但事前需請律師釐清合作細則,帳目亦要清楚,以免日後爭拗。

攝影:梁細權

記者:周藹文、譚琦恩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