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誰的生命?拿掉誰的選擇?限制誰的自由?三位美國女性的墮胎經歷

【編者按】今年5月2日,美國最高法院私下表決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法官意見草稿外流,美國社會大為震驚。自羅案成為美國墮胎權里程碑案例的1973年起,墮胎,以至女性的身體本身,就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互相角力的戰場。近年全球威權保守主義再度崛起,墮胎這個本來就高度政治化﹑黨派化(partisan)的議題,再度成為了保守派「美國敘事」的核心。自2013年起,多個「紅州」都意圖通過「心跳法案」(heartbeat bill),即如果胚胎已有心跳或脈搏,終止懷孕就是違法,有些州的「心跳法案」甚至沒有豁免因姦成孕或亂倫懷孕。此前許多這些「心跳法案」因違反羅案被判違憲,但羅案一旦被推翻,全美有多達26個州很可能即時推動墮胎入罪化。

《端傳媒》走訪了三位美國的普通女性,讓她們訴說自己的墮胎經歷。在那些關乎法律﹑醫學道德﹑宗教﹑還有哲學社會學的宏大敘事以外,還有常常始於浴室地板和一支驗孕棒的那種「我發覺自己懷孕了,然後……」的故事,而那個可能才是真正重要的故事。

Amanda (29歲,社會學碩士研究生,居於美國喬治亞州)

在我唸的公立高中,未婚懷孕是很常見的事。我還不到18歲,就替幾個好朋友辦過產前派對(baby shower)了。

我在喬治亞州北部的勞倫斯維爾(Lawrenceville)成長,喬治亞州最大的拉美裔社群就在我們這裏。我在波多黎各出生,兩歲的時候隨父母來美。我上面還有三個姐姐,她們來美國的時候年紀比較大,英文沒有學得非常好,很早就放棄了讀書。我最小的姐姐Bella十六歲就懷孕離家了,現在她三十六歲,最大的孩子已經在上大學,小的也差不多要中學畢業。

我是家裏第一個上大學的人。自小讀書成績還不錯,父母也寄望我不要像姐姐們一樣,太早結婚生孩子。姐姐們的處境我也看得到。十六歲有了第一個孩子後,Bella有努力過想要完成高中課程,拿張畢業證書。但孩子小,需要照顧,而她家的男人完全不覺得自己有照顧的責任和義務。學校老師來過家訪,甚至跟她的丈夫也坐下來談過,希望他分擔家務,支持Bella完成高中。她老公在人前唯唯諾諾,人後還是那副「孩子就該女人照顧」的大男人嘴臉。

最後Bella沒有完成高中課程。現在孩子大了,她老是說想拿張GED證書(註:高中文憑同等學歷),但放下了書本十幾年,也不容易。沒有學歷,她能做的工作不多,人也很沒自信。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511-international-abortion-stories-told-by-women/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