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疫情,正與時間賽跑

華森-瓦特(Robert Watson-Watt, 1892~1973)(插畫:林一平)
華森-瓦特(Robert Watson-Watt, 1892~1973)(插畫:林一平)

林一平

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在關心台灣當下的防疫政策之餘,本期《科學人》的特別報導要引領讀者,從更宏觀的視野、更長遠的時間尺度,來看「新冠病毒這樣改變世界」。

這一期有多篇文章,讓我聯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空軍的空襲荼毒,也是改變了歐洲、改變了人類未來的生活。新冠病毒是天災,而納粹空襲是人禍。兩者類似之處,在於科學家為了發明終止禍害的科技,都必須與時間賽跑,快速提出解決方案。

〈科研溝通新模式〉描繪了全世界科學家如何改變傳統的研究思維,團結尋求抗疫科技,包括公開病毒的遺傳編碼、緊急動員研發治療藥物,甚至調整疫苗的臨床試驗方式。而二戰時的英美科學家,也是攜手合作,開誠佈公分享研究成果,尋求空防科技。

〈疫情加速檢測科技研發〉提到,為了更快速且準確診斷人們是否感染新冠病毒,PCR核酸檢測技術需求大增,相關的生物科技、分析偵測儀器產業也蓬勃發展。二戰時,蘇格蘭物理學家華森-瓦特(Robert Watson-Watt)首先想到以無線電偵測飛機,因而促使各種雷達技術加速發展。

〈mRNA療法即將到來〉指出,應用在對抗新冠病毒的mRNA療法可望也用於治療流感、自體免疫疾病,甚至癌症。雷達技術後來也是擴展出微波民生應用的時代,包括家家必備的微波爐(當時稱為「雷達烤箱」),深受家庭主婦喜愛;另一項普遍應用的是雷達測速器,則成為汽車超速者的剋星。華森-瓦特身為雷達之父,自己也曾被雷達測速器抓到超速,他發明的應用讓他自己被罰錢,說來啼笑皆非。

針對自己的發明被應用於罰錢,華森-瓦特幽默地稱之為「粗暴的正義」(rough justice),還寫了一首詩,嘲笑自己是「好心的」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發明了失控的怪物,結果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自作自受(......Oh Frankenstein who lost control of monsters man created whole, with fondest sympathy regard one more hoist with his petard......)。我想,為了對抗新冠病毒而發展出來的科技,應該不會有罰錢的應用吧?

關於與時間賽跑的科技,華森-瓦特很務實地說:「先給他們第三好的,再繼續努力研發。因為第二好來得太晚,而最好的永遠不會來。」新冠肺炎疫情來得凶又急,我們當下就需要解決方案,希望讀者也能務實理解:我們真的沒有時間等「最好的」。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知識庫〉2022年第243期05月號】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