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圖大主教辭世 生前幽默敢言無懼權勢

·4 分鐘文章

(法新社約翰尼斯堡26日電) 南非屠圖大主教(Desmond Tutu)今天辭世,享壽90歲。他生前從不畏懼對當權者訴說真相,1984年以對抗國內少數白人專權,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堪稱南非的道德指標。

屠圖以直言不諱聞名,即使在種族隔離的歧視政權垮台後,也從不避談南非的缺點和不義。2011年他在80大壽前告訴法新社:「人們認為你的名字或許能帶來些許改變,這是極大的殊榮和榮耀。」

不論是為了同志權利挑戰自己的教會、為巴勒斯坦建國遊說四方、或是點名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貪腐,屠圖的行事作風高調,經常戳痛並使某些人反感。

即使是最親密的友人─已故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都逃不過他的批評。屠圖在1994年與曼德拉起爭執,因他形容曼德拉的非洲民族議會有「搶肥缺的心態」。

不過屠圖的一切作為都帶有一種熱情洋溢的幽默感。愛說笑話的他隨時準備好起舞和放聲大笑,具有感染力的笑聲成為他的正字商標。

當曼德拉成為南非總統時,屠圖創造出「彩虹國度」(Rainbow Nation)這個詞彙來形容南非,並加以普及,當時他正擔任開普敦(Cape Town)首位黑人聖公會大主教。

屠圖30歲被授予聖職,1986年獲任命大主教,他運用自己的地位來呼籲各國制裁種族隔離行徑,之後又為全球不同人士的權利遊說,獲得許多人的欽佩。

曼德拉蹲了27年種族隔離苦牢後,1990年重獲自由的第一晚就待在屠圖的家。曼德拉曾說:「我相信上帝在等待這位大主教,他敞開雙臂等著歡迎屠圖。若戴斯蒙(屠圖)在天堂入口被拒,那我們所有人都進不去!」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形容屠圖是「心靈上的兄長」;愛爾蘭歌手鮑柏葛爾多夫(Bob Geldof)讚揚屠圖對當權者而言是「徹頭徹尾的討厭鬼」;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稱許屠圖是「道德巨人」。

辛巴威已故前強人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則不吝批評屠圖,稱他是「邪惡又忿世嫉俗的小主教」。

即使名揚全球,信仰仍是屠圖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的家族旅行包含默禱時段;在抨擊種族隔離之惡的公函中,他仍不忘簽上「上帝保佑你」等字樣。

南非最後一位白人總統、上月辭世的戴克拉克(FW de Klerk)說過:「我對他的無懼產生極大敬意,那不是一種狂野的無懼,而是根植於他對上帝的深切信仰。」戴克拉克因領導南非從白人專權過渡到民主制度,而於1993年與曼德拉共享諾貝爾和平獎榮譽。

屠圖1996年自大主教職位榮退,以領導「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深入探究南非的殘忍歷史。隔年他被診斷出罹患前列腺癌,多次接受治療。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30個月內揭發種族隔離的恐怖過往,屠圖在最初某場聽證會曾崩潰哭泣。

獲獎無數的屠圖為反童婚、西藏議題發聲,也呼籲西方領袖應因伊拉克戰爭受審,晚年支持安樂死。屠圖也曾發誓不會敬仰恐同的上帝,他說:「我拒絕到歧視同性戀者的天堂。我會說不好意思,我寧願到另一個地方。」

屠圖1931年10月7日生於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西方小鎮克來斯多(Klerksdorp),父母親是學校老師和家務工。

屠圖追隨父親的腳步接受教職訓練,後來他因不滿黑人學童教育體系較差,促使他成為神職人員。

屠圖在英國住過一段時間,據他回憶,他會無端問路,只是為了聽白人警察叫他一聲「先生」。

屠圖堅信南非黑人與白人和解,1994年他曾說:「我漫步在雲端,感覺不可思議,好像戀愛了一樣,我們南非人會成為這個世界上的彩虹子民。」

但種族隔離結束後的南非卻令他愈來愈沮喪,他早年對民主的高度期盼,因暴力、不平等和貪腐而幻滅。

屠圖從未加入非洲民族議會,2013年他說自己不會再把票投給該黨,不過老友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2018年當選總統後,重建了雙方的關係。

今年5月,屠圖罕見公開露面,接種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苗,當時他乘坐輪椅出現在醫院外,只對大家揮手而未發言。

屠圖與妻子李亞(Leah)1955年結婚,兩人育有4個孩子。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