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廈天台僭建貨櫃屋 隨時冧樓一鑊熟

·4 分鐘文章
街坊目擊有人利用起重機將貨櫃屋吊到葵涌工廈天台。(讀者提供)
街坊目擊有人利用起重機將貨櫃屋吊到葵涌工廈天台。(讀者提供)

公屋輪候時間創下近20年以來的高峰,市民上樓無期,天台僭建屋應運而生,有價有市。葵涌一幢工廈有人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張膽把4個貨櫃屋吊到天台,貨櫃屋內廁所、抽氣扇等齊備,間隔非常精緻,隨時可以入住。後知後覺的屋宇署在本報踢爆事件後,才發出清拆令,4個非法僭建的貨櫃屋在兩個月後終完成清拆,免卻人為災難。按當區天台屋市價,約200呎的單位月租至少6,000元,換言之出租4個貨櫃屋即可月賺至少2.4萬元,收入豐厚。有議員直斥屋宇署在打擊僭建惡行上執法不力,如同縱容涉事者,要求當局加強執法。

公營房屋嚴重不足,一般申請平均輪候時間高達5.6年,長者一人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亦長達3.3年。有人看準商機,利用大型起重機將4個貨櫃屋吊到葵涌打磚坪街金富工業大廈天台,貨櫃屋整齊並排在天台上,公然違法的行為非常誇張。

設有廁所 間隔形同過渡房屋

目擊整個過程的街坊林先生向本報表示,相關貨櫃屋底部設有喉管,相信是要接駁污水喉建廁所。本報記者曾到現場視察,天台屋約200呎,屋內間隔精緻企理,窗戶上已安裝抽氣扇,亦疑似預留了位置擺放冷氣機,內裏亦有洗手間,雖然暫未有傢俬,但整個間隔已與過渡性房屋間隔無異,只尚未接駁污水喉和電線,懷疑準備作出租之用。

本報查冊發現頂樓和天台業權,由喜躍發展有限公司在2005年購入。記者走到頂層13樓,從大門走進,該層被分間成至少20多個辦公室,惟所有公司均拒絕受訪,記者亦未能接觸到業主。至昨日,本報記者再度前往事發工廈視察,發現有關貨櫃屋已清拆。據鄰座工廈保安員指,周日(13日)有人利用吊臂車運走4個貨櫃屋。

議員炮轟 署方罔顧租戶安危

根據土地註冊處文件,金富工業大廈在1977年落成,樓齡已達43年,外貌相當殘舊,天台僭建4個龐大的貨櫃屋,或會嚴重影響其樓宇結構。本報翻閱涉事工廈圖則,4個貨櫃屋安置的地方是一片空地,業主從未向屋宇署遞交圖則申請加建,明顯是違法僭建。屋宇署在接獲本報查詢後,派員實地視察,確認4間貨櫃屋屬違例僭建物,隨即發出清拆令,要求業主在30日內將違例加設物拆卸。

僭建和「劏房」工廈過往已釀成多次火災,不乏人命傷亡。議員柯創盛形容,涉事者把非法僭建物吊上舊式工廈,如同「無王管」,直言是不能接受,擔心一旦發生火警或其他意外,住客或租戶或會白白斷送生命。他直斥,屋宇署在僭建和劏房問題上執法不力,諷刺是「龜兔賽跑」、「蜻蜓點水」,等同縱容相關惡行,置租戶性命於不顧,促請當局加強執法和監管。

百呎劏房月租5千 需求殷切

綜觀葵青區工廈林立,與住宅接近,工廈劏房問題隨處可見,成為基層市民另一住屋出路。有地產經紀透露,該區約百呎劏房單位月租也要5,000元,反映相當「渴市」。

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成員吳堃廉指,工廈集中在葵青及觀塘等地區,而當區工廈與民居相近,導致工廈劏房及工廈天台屋的情況非常普及。他稱不少居住在工廈劏房的居民都為基層,部分更正在輪候進入臨時庇護中心,收入相當微薄,無從選擇下只能蝸居在劏房。他續指,工廈劏房與同區其他劏房的租金相若,惟其面積相對較大,而且部分工廈樓底較高,令住戶感覺較寬敞,故成為不少住戶的選擇。他表示,目前約百多呎的工廈單位月租亦需要約4,000至5,000元,而其過往接觸的市民大多屬基層,即使明知工廈劏房未必符合防火條例等安全措施,仍在「冇得揀」的情況下入住該類劏房。 靜態組



葵涌:涉事4個貨櫃屋早前並列天台。(朱先儒攝)
葵涌:涉事4個貨櫃屋早前並列天台。(朱先儒攝)
貨櫃屋單位四正,並設有廁所,猶如過渡性房屋。
貨櫃屋單位四正,並設有廁所,猶如過渡性房屋。
貨櫃屋的窗戶已安裝抽氣扇,亦疑似預留了位置擺放冷氣機。
貨櫃屋的窗戶已安裝抽氣扇,亦疑似預留了位置擺放冷氣機。
屋宇署確認涉事貨櫃屋屬違例僭建物,並發出清拆令。
屋宇署確認涉事貨櫃屋屬違例僭建物,並發出清拆令。


【相關搜尋】土瓜灣唐樓倒塌事件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