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再次教曉投資者莫太貪婪

Motley Fool Staff
Motley Fool
Cathay Pacific shares
Cathay Pacific shares

巴郡蝕賣所有航空股,印證了股神提出過不論股價多便宜,某類股票應避之則吉的說法。

巴菲特不但是史上最成功的長期投資者,在巴郡(NYSE:BRK.A) (NYSE:BRK.B)數十封每年致股東的信件之中,亦曾寫下令人難忘的投資雋語。

其中最著名的一句,可以追溯至1986年的股東信件,巴菲特寫道:「我們的目標相當簡單:只是在別人恐懼時貪婪,別人貪婪時恐懼。」 他在近二十年後的另一封股東信件重申這一點,他說,如投資者嘗試揣測市場走勢,「他們應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在別人恐懼時貪婪」。

許多價值投資者或以為,在2月至4月航空股暴跌期間迅速買入,便遵循了巴菲特的建議。平均而言,美國四大航空公司:美國航空(NASDAQ:AAL)、達美航空(NYSE:DAL)、西南航空(NYSE:LUV)和聯合航空(NASDAQ:UAL)的股票自2月中以來,己蒸發近三分之二價值。

因此,早前巴菲特蝕賣航空股,把巴郡近月累積的大量股票悉數清倉,一定令投資者大為震驚。(此外,3月份股市大跌時,他也沒有大手買入任何新股。) 背後理由何在?

股神在說的是股市

首先需注意,巴菲特「貪婪與恐懼」的投資名言是指股市:不是個別股票。巴菲特在1986年的信件中指,雖然他一直認為債券不是明智投資,但仍以巴郡的保險業務購買債券,而非股票,原因在於股價已被非理性地抬高。巴菲特必須把這筆資金放在某個地方,債券是相對安全的選擇,而其他投資者則貪婪地持有股票。

巴菲特在2004年的信件說得更清楚。在引述「貪婪與恐懼」的說法前一段,巴菲特指出,大部分投資者的最佳策略是購買及持有指數基金。他亦建議投資者,如他們不滿足於只是買入持有,那麼在別人恐懼時,便應該貪婪。筆者推測,巴菲特說的,仍然是購買指數基金,而不是押注個別股票。

在股市大幅下跌時買入指數基金,是有效的投資策略。把投資多元化分佈在整體經濟,將可帶來一定安全性。(但仍然並非萬無一失:1929年,股市下跌12%,1930年再跌28%。這似乎是不錯的買入機會,但標普500指數其後在1931年暴跌47%,1932年再跌15%!) 相對之下,個別公司的股份暴跌,長遠盈利前景已見惡化。在極端情況下,公司可能破產,並註銷股票。

下跌過後不一定回升

巴菲特意識到,航空業確實如此。二十年來,他總是警告投資者,不要投資航空公司,指般空股在過去一個世紀,多次使投資者血本無歸。(當然,數年前他改變主意,大手投資美國航空、達美航空、西南航空和聯合航空。)

巴郡投資美國航空的確讓人費解,這間公司負債累累,利潤率亦低於平均水平。但其餘三間航空公司在巴郡買入前,自由現金流一直有良好的往績記錄。考慮到美國航空業的結構性轉變(主要是合併),巴菲特認為航空業漸見成熟,成為優質業務並非完全不合理。

但正如巴菲特在巴郡2001年的股東信件中所指,「……只有在退潮時,[您]才知道誰在裸泳」。 航空公司在2020年可謂大勢已去。實際需求已經消失。甚至連西南航空和達美航空等業內翹楚(近年一直保持高利潤)在上季度也錄得虧損,未來虧損可能進一步擴大。過去數年,美國航空和緊隨其後的聯合航空往績記錄更見參差,現在情況更是江河日下。

巴菲特近期買賣航空股的舉動,可以用巴郡1987年股東信件內兩句說話來解釋:「我們的目標是以合理價格物色優質業務,而不是以便宜價格找出次等業務。當然,我和芒格可能會誤判企業的基礎數據。」 過去數年,航空公司可說是優質企業。而現在,航空股偏向投機性質,這讓巴菲特承認自己的錯誤,出售巴郡擁有的航空公司股票

怎樣明智地貪婪

如我在上週末所寫道,我認為巴菲特對航空業前景過份悲觀。因此,我決定在上月增持達美航空和西南航空的股票。兩間航空公司目前面對嚴峻的經營困難,但我認為投資者(包括巴菲特)低估這些公司在長期沒有需求下的應變能力。

但我從巴菲特身上學懂,在市場恐懼時貪婪,不代表不加選擇地胡亂買入。筆者增持西南航空股票的資金,是從蝕賣美國航空的股票得來 ─ 即使美國航空的股價跌幅,已超出西南航空。過去,我一直看好美航能夠轉虧為盈,但由於其債務負擔沉重,將難以順利度過是次危機。

廣泛而言,雖然市場在3月份遭大手拋售,但4月份第二週又重上去年夏季水平。股市仍有一些特價股票,但投資者必須審慎選股。大部分仍在承受巨額虧損的股票,應會遭受重挫。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