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已對這隻金融股失去信心?

The Fool
·6 分鐘文章
buffet
buffet

幾個季度以來,巴郡公司一直削減在富國銀行(Wells Fargo)(NYSE:WFC)持股量,該股一度受到董事長兼行政總裁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喜愛。 截至2019年底,巴郡擁有該行逾3.23億股股票,價值約174億美元。2020年第三季度後,有關持倉量縮水至約1.27億股,目前所持股份價值約為44億美元。更多Wells Fargo分析巴菲特最新買及賣了什麼?

由於巴郡顯然對該銀行失去了信心,富國銀行是否仍是「巴菲特型」股票?情況很複雜。

巴菲特投資準則?

很難真正知道巴菲特腦內盤算什麼。但他的核心是價值投資者,這意味著他通常會尋找相對於內在價值被低估的股票。

巴菲特向價值投資之父Benjamin Graham學習了屬於自己投資方法,他在哥倫比亞商學院任教期間真正地教授了巴菲特。Graham方法使用七個標準來評估股票:

1.企業規模足夠

2.足夠強大財務狀況

3.盈利穩定

4.股息記錄

5.盈利增長

6.溫和市盈率

7.溫和市帳率

因為涉及內容很多,所以我認為,可以從檢查首三個要點開始,富國銀行符合了。其餘四個是複雜性所在。

盈利增長和股息率

我將評估富國銀行於2019年和2020年業績。雖然疫情可望是一生一次事件,但銀行通常每十年就經歷一次經濟衰退週期,富國銀行無力符合上述部分準則是因自身問題,儘管應對疫情和經濟衰退,許多銀行仍可能符合Graham準則。

在疫情前,虛假戶口醜聞深深地傷害了富國銀行。監管機構不僅因不當行為對銀行開出巨額罰款,並下達了多個同意書,而且美聯儲局還將該行資產限制在1.95萬億美元。富國已經接近上限,疫情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高信貸成本和低利率大大降低了盈利能力。

所有這些都可能使投資者認為,富國銀行未能滿足Graham對盈利增長和股息率的要求。在某些方面,他們是正確的。但是,這又很複雜。

對於股息率方面,Graham要尋找了至少連續20年不間斷派息公司。富國銀行每年都支付某些股息,但在過去20年有兩次大幅削減股息,分別是2009年「大衰退」期間大削股息,以及2020年削減了80%股息。但是,大衰退之後,富國銀行能夠迅速恢復並將派息提高到先前水平。到2020年,由於美聯儲局提出限制,該銀行僅需要削減股息。有了250億美元剩餘資本,富國銀行當然能夠繼續向股東分配資金。

至於盈利方面,Graham使用一種有趣方法來評估公司增長是否足夠。他回顧了過去十年,並比較了前三年和最近三年盈利。他準則是後者應至少比前者高33%。

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更正常十年,富國銀行輕鬆達到了這一標準。從2010年到2012年,每普通股盈利總計8.48美元。從2017年到2019年,每股普通股盈利為12.53美元,增長48%。

向前移動一年,並包括受到疫情懲罰2020年,情況就大不相同了。富國銀行從2011年至2013年的每股普通股盈利為10.20美元。分析師平均預計2020年每股盈利為0.33美元,最高個人估計為0.58美元(按:該行已公布2020年每股普通股攤薄盈利為0.41美元)。即使我們使用最樂觀數字,富國銀行在2018年至2020年期間的每股盈利總額也將達到8.97美元,較其2011至2013年盈利有所下降。

市盈率和市帳率

在市盈率方面,Graham認為,價值股票“當前價格不應超過過去三年平均盈利15倍”。對於價格與有形帳面值比率,即是我們使用市帳率來代替,因為它可以更好地表明銀行內在價值。Graham說,當前股價不應超過上次報告價格的1.5倍。加上,Graham認為,公司的市盈率乘以市帳率(在我們的例子中為市淨率)不應超過22.5。

從2017年到2019年,富國銀行的平均每普通股盈利為4.16美元。從2018年到2020年,並使用2020年0.58美元的每股盈利估算,該期間的平均盈利為2.99美元。因此,富國銀行在2019年最後一天每股價格為53.80美元,該銀行的估值為前三年平均盈利(53.80美元/4.16美元),即市盈率為12.93倍。2020年最後一天的交易價格為29.75美元,富國銀行的估值為過去三年平均盈利的9.95倍(29.75美元/2.99美元)。因此,富國銀行清除了Graham這兩個時期內,對價值股票的市盈率要求。

就股價對有形帳面值比率而言,富國銀行儘管有所掙扎,但在2019年底估值仍然約為1.61倍。然而,隨著股價最近於33美元,該行市帳率為1.03倍。到目前為止,這是巴郡投資組合中所有銀行中估值最低的。

使用2019年的數字,富國銀行的市盈率乘以股價對有形資產的帳面值比率為20.7(12.93 x 1.6)。使用2020年數字,則僅為10.3(9.95 x 1.03)。兩者均低於Graham 22.5門檻。

富國還是巴菲特喜愛銀行股?

無論是使用2019年還是2020年數字,富國銀行在技術上都無法滿足Graham全部七個對價值股需求,具體取決於你如何看待股息率。

儘管如此,我認為仍然存在一個強而有力論點,即富國銀行在2019年底是一隻價值股,現在更是如此。與同業相比,該銀行估值低得令人難以置信,並且可能因虛假戶口醜聞而承受了首當其衝懲罰。

然而,巴菲特在疫情之前就已經控制了他在富國銀行持股,這可能是由於他對醜聞事件和銀行反應方式不滿意。隨著疫情發展,以及他對銀行股更為挑剔,巴菲特加速了拋售。

因此,很難相信巴菲特會在擁有股票方面改變主意。他在去年5月於巴郡的虛擬投資者日表示:“當我們賣出某種東西時,通常將是我們全部股份:我們不會削減持股。”巴菲特是否在出售他在富國銀行大部分股份後,以便可以在幾個月後購回嗎?似乎令人懷疑。但是根據他和Graham的核心價值投資原則,富國銀行現在是否可以被視為巴菲特股票?這很有可能。

編輯:Cyrus Li

相關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HK MoneyClub (www.hkmoney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