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迪族集體死亡事件背後,被「現代生活」吞噬的家園

特約撰稿人 周慧儀 發自馬來西亞吉蘭丹州
·3 分鐘文章
2019年7月,村長伯粿(Pokok)與兒子。

編按:2019年5月到6月,16位西馬巴迪族(Batek)原住民的性命,被一場「不明疾病」帶走。數月後,馬來西亞衛生部長宣布集體死亡的原因:「麻疹」。政府蓋棺定論,一時掀起的輿論也銷聲匿跡。可村民多有未信服的,進入村落調查水源的醫生警示,單一原因可能無法解釋這一集體死亡事件。

其若非這次集體事件,人們大約已經忘了森林裏的巴迪族人⋯⋯巴迪族是最早生活在西馬的原住民之一,在森林裏半遊牧存活已有6萬年。可近些年,他們過得很辛苦。森林變成油棕、橡膠園;礦場進駐、河流變髒;百歲巫師死去,後繼無人。這次集體事件死去的村民,甚至無法採用傳統的「樹葬」,被政府安葬在了伊斯蘭墳地——儘管村裏還傳唱着「進森林」(Cep Bah Hep)的曲子,但他們的身份證,卻不知何時被加入了「伊斯蘭」的字眼。

「巴迪族集體死亡事件調查」上下兩篇重磅報導,走進這個住着200餘人的原住民村落,他們的生計和傳統,他們的身分和歷史⋯⋯集體死亡事件的背後,隱藏着更多西馬原住民群體的掙扎和不為人知的失卻。本文系上篇;下篇聚焦西馬各原住民社群「被轉教」為穆斯林的複雜現實:《集體「改信」穆斯林,失落的西馬原住民》

2019年5月2日,馬來西亞吉蘭丹州(Kelantan)話望生縣(Gua Musang)瓜拉格(Kampung Kuala Koh)村,一名巴迪族(Batek)婦女,患上不明疾病離世。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裏,相繼有青年、嬰兒、甚至一家幾口過世。「他們的肚子脹起來,胸口很悶,喉嚨腫起來,開始嘔吐,然後就死了。長子和老幺就這麼走了。」一位居住在瓜拉格村的巴迪族婦女緩緩說道,這是她兩名孩子死前出現的症狀。

在短短一個月內,這場「不明疾病」一共帶走了16名巴迪族的性命,年齡介於1歲至63歲,當中,8人在18歲至35歲之間。經過調查,馬來西亞時任衞生部長祖基菲里在2019年9月公布,造成這次集體死亡的原因:麻疹。

可這個解釋,並沒有讓村裏人心安。「過去,村子裏也有人得過麻疹,可以進食,但會辛苦到無法睡着。這次不同,患病的人會在睡夢中離世,會辛苦得無法吞嚥任何食物。」瓜拉格村村長柏粿 (Tok Batin Pokok)回憶當時的狀況。一年過去了,調查結果已經塵埃落定,村裏人即便心中還有疑問,也無能為力。

瓜拉格村鄰接馬來西亞瓜拉格國家森林公園,這裏從很早前便是巴迪族的生活基地,如今約有52個家庭,住着約200名巴迪族人。村子位於山上,路途中會經過密密麻麻的油棕園林,窄小、崎嶇的山間道路上都是大卡車的輪胎痕跡,被壓成了深度不一的坑洞。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1124-international-malaysia-batek-indigenous-people-deaths-1/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