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傷救人 硬漢面縫31針:「血女壓身」噩夢難眠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陳容來遭「劏面」,仍負傷協助三名乘客。(蘇偉明攝)
陳容來遭「劏面」,仍負傷協助三名乘客。(蘇偉明攝)

「哎呀,大鑊!」的士司機「劏面」皮開肉綻,披血救出三人,身心受創難入眠。六十歲男傷者陳容來,事發時坐在巴士下層中間,隆然巨響後,他大叫一聲便被拋到車尾,他憶述被困在染血人堆中,自己亦血流滿面,仍盡力協助三名傷者逃離車廂,他左臉頰被劏開縫了卅一針,手腕縫了六針,雖大命不死,但每合眼便浮現「血女壓身」的恐怖一幕,出事後兩日都失眠。他指開車前乘客因等得久曾「鬧」過車長,巴士行駛途中,又快又「chok住」入彎,有乘客怒罵車長「點揸車o架?」

任職夜更的士司機的陳容來,與十九歲仍在學女兒及九十三歲母親,一家三口同住大埔區,他稱一年最多只會入馬場觀賽四次。近日母親身體抱恙,因氣管問題要住院,他於是不上班,方便隨時探望及照顧她。事發當日(10日)探望母親後,乘錯車去了太和邨,剛好遇到幾名老友,對方邀請他一起入沙田馬場,他便買了一份馬報,和好友入馬場。

司機上客歎慢板 搭客鼓譟

陳憶述,散場後輪候九巴872號線,當時近百馬迷候車,他前方約有廿人,當時有兩輛巴士停在車站,但一直未開門上客,有乘客開始鼓譟,「當時啲人奇怪部巴士點解咁耐都唔開門,有啲人就圍住部巴士,望吓係咪有人喺入面瞓覺唔開車,又冇人喎,隔咗一陣,先見到個司機喺另一邊施施然行過嚟,當時有啲乘客大聲話佢:『唔使做呀?』」

陳又稱:「個司機冇理佢就上咗車,但冇即時開車門,過咗兩分鐘先開門畀人上車。」排在他前面的一位女士,原坐在下層中間卡位的近走廊位置,但其後走到上層,他便順理成章坐在該位置,當時下層乘客爆滿。

被拋車尾 負傷協助三乘客

他形容,巴士開車後車速一直頗快,行經第一個迴旋處,陳感覺到巴士「chok住入彎」,到另一個迴旋處時,感覺到入彎速度更快,多名乘客幾乎跌倒,有人即向司機破口大罵,質問對方:「你點揸車口架?」陳望向司機位方向,見司機抬頭望着倒後鏡,他憤稱:「我覺得個司機態度好差。」惟巴士未有因此而減速,「我聽到個引擎聲,知道佢加緊速,部車愈行愈快,最尾就失控翻側咗,當時感覺到好大離心力,不禁大叫咗聲『哎呀,大鑊』。」

事發後車廂一片狼藉,他指身旁滿是披血傷者,部分失去知覺。陳稱:「我當時拋咗去車尾,受咗傷流緊血,見仲有氣力,就幫手將兩女一男乘客托起,等佢哋喺太平門個位出咗去先,我再伸個身出車外,等其他人拉我出嚟。」陳頭及身體多處受傷,有朋友將事發時的照片傳給其女兒,女兒即時「嚇到喊」,擔憂不已。陳被送院後,左臉頰由顴骨至耳珠位置,共縫了卅一針,左手(月爭)亦縫了六針,而頭及身體各部位至今仍感疼痛,心裏留下陰影,昨日受訪時心情仍未平復,陳坦言:「我呢兩日都瞓唔到覺,我一合埋隻眼就諗番起當時嘅情形,我隔籬有個女人,佢成面血壓住我,但我幫佢唔到……」



有乘客逃離巴士後,仍協助拯救其他被困傷者。(資料圖片)
有乘客逃離巴士後,仍協助拯救其他被困傷者。(資料圖片)
在沙田威爾斯醫院留醫的其中一名傷者。(蔡高華攝)
在沙田威爾斯醫院留醫的其中一名傷者。(蔡高華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