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憶述上層女客夾斃 身軀變形 慘不忍睹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專訊】【本報訊】「好似玩俄羅斯輪盤咁,如果我揀坐喺左邊已經死咗……」五十多歲「阿儀」(化名),前日下班登上奪命城巴坐在上層,巴士撞簷篷後全車滿布沙塵,惟坐在斜對面的女乘客謝鳳英,連人帶椅被推後數排,夾困在座椅及石屎間,頸部變形身軀埋在石屎及變形的座椅間,身旁響起被困乘客的悽厲呼救,恐怖畫面在她腦海重複浮現。她無受傷,惟慘劇卻留下難以磨滅的心理創傷,前晚不停大哭要打鎮靜劑入睡。至昨晨仍驚慌顫抖,需找心理醫生治療。

車廂頓變災場 兩男困座位

任職設計師業已半退休的阿儀,前晚要到公開大學上課,故傍晚下班後,乘搭肇事的E21A路線城巴上學。她指出:「平時架車坐滿人,但當時出奇地少,上層得幾個!」她登車後往上層,大量座位讓她選擇,她隨意坐在右邊樓梯後第二排,「如果我揀坐喺左邊已經死咗……」

巴士不久駛至欽州街路口,車廂霎時變災難現場,阿儀形容:「好似立體電影咁,有個好巨型嘅剷剷入車內,削去左排座位!」她未及反應,直覺個「剷」會剷到埋身,巴士會向右反,自己必死無疑。巴士停下後,阿儀無受傷,但見車廂塵土飛揚,左前方一名女乘客(死者謝鳳英)被夾在簷篷及座位間,「佢就喺我隔籬,睇唔到個身,個頭去咗後面,條頸變咗『L』形,無晒反應……」又聽到在簷篷及座位間傳來一、兩把男子呼救聲,但未能看到他們。

阿儀憶述除三、四名乘客被困,其餘乘客遂循幾乎被簷篷阻擋的車廂通道落車,她指出:「一心只想離開,唔敢再望附近嘅嘢。」離開現場後上學,惟因情緒未平復、流淚狂哭,故到醫院檢查,醫生替她注射鎮靜劑後才可入睡。至昨晨,觸目驚心的畫面仍不斷在腦海浮現,「每次諗起都想喊,忍唔住……」她懷疑心理受創,「我已經忘記唔到呢件事,好似一世都喺心入面……」故會看心理醫生。

死者家屬轟城巴不負責任

至於慘死女乘客謝鳳英(六十歲),獨身,與胞兄居於何文田,在長沙灣一錶廠任職品質管理員。胞兄指妹妹傍晚六時下班,一般會乘搭該班巴士回家,當日家人看到新聞仍未知她出事,至警員登門始驚悉噩耗。死者姨甥周先生怒斥:「成晚冇人聯絡我哋,係咪咁涼薄?要我哋打去問?好荒謬!簡直收買人命!」他炮轟城巴不負責任,昨晨查詢路祭事宜竟獲覆「我哋冇做呢啲嘢」,經理論後才安排今午路祭,親友目前正商討鳳英的後事。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