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廈將傾 中國恆大的「勇猛」創始人尋找出口

·8 分鐘文章

【彭博】— 四年前還在與馬雲爭奪亞洲首富頭銜,如今只見身家嚴重縮水、龐大的地產帝國瀕臨傾倒。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這出驚人的轉折,發生在中國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身上。許家印出身寒門、奮鬥出了一家規模名列世界前茅的房地產公司,在之前遇到麻煩的時候,總能依靠富豪朋友的幫助和地方政府的支持脫險。這一次,面對3050億美元債務和公司的資產價格暴跌,許家印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孤單。

「誰都無意相救,」《Red Roulette》一書的作者Desmond Shum說。這本關於他與中國政治精英打交道的書,描述了他曾經和許家印一起去買豪華游艇的事。「就他現在這種情況,我不認為任何政治人脈會幫他。」

包括會否保留對自己帝國的所有權在內,許家印將何去何從仍是個未知數。在蘇寧易購於7月份獲得政府救助時,許家印的盟友之一、也是億萬富翁的張近東就失去了對蘇寧帝國零售部門的控制權。還有些出事企業的負責人下場更糟,從被捕到被處決不等。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努力遏制舉債推動的企業集團過度擴張以及化解國內住房市場風險,而許家印的帝國正在成為這一潮流的最大受害者之一。中國恆大及其附屬公司是通過激進的美元債和股票發行、銀行貸款以及影子融資建立起來的。該集團現在至少會走向債務重組——這可能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宗。

就連他的長期支持者也可能在失去耐心。許家印牌友、地產大亨劉鑾雄的家族控制的華人置業,近來不斷出售恆大股票並表示可能會完全退出。

許家印仍然執掌該集團,而且他7月份在天安門廣場的中共成立100周年慶典上露面,展示出了他的政治關係的力量。他上個月與員工開了會並簽署了一份公開聲明,強調已售樓盤完工的重要性。

恆大沒有立即回覆彭博尋求置評的問題。

然而,由於未獲北京公開支持,而且財富嚴重縮水——今年減少了150億美元,許家印被迫加倍努力挽救自己的商業帝國,例如出售恆大曾經珍愛的一些資產。據報導,恆大物業的控股權將賣給億萬富翁朱氏家族控制的合生創展。

許家印吃過很多苦。他於1958年出生在河南,還在襁褓裡時就失去了母親,由祖母和父親養大。教育給了他脫貧的出路。就在鄧小平要開放經濟之際,他於1982年畢業於武漢鋼鐵學院(現武漢科技大學)。在一家鋼鐵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他於1992年辭職下海,進了房地產行業。

帝國擴張

他於1996年在廣州創立了恆大,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該公司控制了面積是曼哈頓五倍的土地、變成了龐然大物。許家印並沒有止步於房地產行業,而是對足球、排球隊、瓶裝水、互聯網娛樂、銀行和保險等領域都萌發了興趣。他還誓言挑戰馬斯克,建成「世界上最強大的新能源汽車公司」。

隨著公司壯大,許家印的財富也在成長。他的個人財富在2017年攀升到了420億美元的巔峰。他持有的恆大多數股權意味著獲得巨額分紅——根據彭博計算,自2011年以來就有80億美元。

他的公司購買了許多豪宅,包括一棟在2015年被迫賣出的雪梨豪宅——因為澳大利亞政府發現這筆購房交易違反了外國投資規定。根據公司註冊處數據,許家印於7月30日辭任巨山有限公司的唯一董事,而巨山持有一棟位於香港山頂的1億美元豪宅。

許家印曾確保他的生意契合中共領導人,尤其是習近平的優先事項——包括讓中國成為全球科技領頭羊和贏得世界杯。他是政協成員,並於2018年出現在官方的百名傑出企業家名單上。 

他宣揚了該公司創造的數百萬個就業崗位、繳納的數以十億元人民幣計的稅款。他還是個慈善家,登上了富比士中國慈善排行榜首位。

「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國家給的,社會給的,」許家印在同年的一次演講中說。「所以我們一定要積極承擔社會責任。」

新時代

然而,外界對該公司債務規模的擔憂日益升溫——2018年其規模就膨脹到了逾1,000億美元。那一年,中國央行界定恆大集團、明天系、海航集團和復星國際可能對中國金融體系構成系統性風險。中國的集團企業通過激進舉債收購進行擴張的時代宣告結束。

許家印承諾降低對槓桿的依賴,轉而求助於朋友和公司關係來籌集資金,他過去也常常這樣做。

自2018年以來,許家印的公司與他牌友圈裡另外三位中國富豪的房地產帝國達成了約36億美元,其中就包括華人置業的劉鑾雄。他們的投資包括購買許家印電動汽車和物業服務部門以及一個線上銷售平台的股份。

但監管機構一直在緊螺絲。影子貸款(在2019年占到恆大債務近三分之一的非銀行融資)枯竭,取道合資企業的不透明借款受到了審查,監管機構用限制槓桿的「三道紅線」阻止了舉借新債。

這些措施在2020年讓許家印陷入了流動性危機。恆大內地子公司的借殼上市失敗,導致其面臨向投資者償還至多200億美元資金的局面。恆大向廣東省政府發出的一封遭到洩露的求助信(被恆大指為偽造)警告稱,該公司面臨可能產生金融系統性風險的潛在違約。不久後,在地方官員支持下,一項避免了大部分還款的協議達成。許家印脫險了——但沒能安穩多久。

供應商公開討賬的消息傳出。一些債主尋求凍結資產,還有一些則讓項目陷入停滯。隨著習近平加大對房地產行業的打擊、推進「共同富裕」,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下降——至少在明面上是如此。在幕後,官員們敦促許家印儘快解決公司債務問題。

儘管恆大體量巨大,但幾乎沒有跡象表明北京會伸出援手。

《環球時報》胡錫進上個月在微博上說,出事企業不能有自己「大到不能倒」的僥幸。「它們必須有能力以市場方式自救,」他說。

 

香港科技大學新興市場研究所所長劉浩典稱,在習近平試圖遏制億萬富豪、縮小中國貧富差距的時候,實施大規模救助會傳遞出錯誤的信息。

劉浩典說,拯救恆大會產生道德風險,增加會有更多企業像恆大這樣大肆舉債的可能性,也許最重要的是,會削弱習近平促進共同富裕的努力,因為救助將被視為對富人的巨額補貼——的確如此。

相反,許家印一直在加緊出售資產,找錢償還公司的許多債權人,其中有要求恆大兌付約400億元人民幣高收益投資產品兌付的散戶投資者,以及160萬交了首付款的期房買家以及債券投資者。該公司是亞洲最大的垃圾債券發行人。隨著對該公司違約的擔憂加劇,國際評級公司已一再下調其債務評級。

恆大上個月同意將把所持部分盛京銀行股份出售給地方政府,標普稱這筆交易是朝著解決該公司流動性危機邁出的第一步。財聯社10月4日報導稱,恆大還談妥了把物業服務子公司51%的股權出售給合生創展。

「如果他們能成功出售這個子公司,其將有助於償還短期債務,但也將限制該公司的未來成長,」光大新鴻基策略師Kenny Ng稱。

壓力正在增大。恆大全然沒有表示其支付了近期兩只美元債票息,儘管金融監管機構敦促該公司採取一切可能措施避免美元債近期違約。該公司至少未按時向兩大債權銀行付息。其股票——目前停牌——價格今年下跌了80%,美元債價格處於歷史低點。

隨著許家印看起來越來越孤單,時間將證明這位億萬富翁能否找到一條出路。就算找到了,鑒於習近平追求重塑中國經濟的宏偉計畫,許家印的帝國也可能看上去與以前大不相同。

勞動力萎縮意味著「中國必須完全依靠生產率來拉動經濟成長,」Ned Davis Research首席經濟學家Alejandra Grindal稱。「而像恆大這樣槓桿過高、生產率低下的房地產公司無益於這一前景。」

原文標題Evergrande’s Audacious Founder Hunts for a Way Out of Crisis

(新增最後一個小標題的內容)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