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政府文件指漁護署自打嘴巴 動保團體批署方刻意妖魔化野豬

·5 分鐘文章

【動物專訊】漁護署以野豬滋擾上升為由推出市區野豬格殺令,香港野豬關注組及環保觸覺今日召開記者會,以立法會文件、數據及獸醫專家逐點反駁漁護署的說法,指漁護署說法自相矛盾,今年6月才說野豬避孕搬遷計劃有效紓緩滋擾「黑點」,現在卻180度反轉指成效不彰,批評漁護署刻意妖魔化野豬。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又指,最近在北角被漁護署捕捉及人道毀滅的野豬,即使受傷受驚,都沒有對人作出任何攻擊性行為,野豬已是釋出最大善意,「對於野生動物,只要留逃生路線給他,野生動物是不會選擇攻擊人。」

黃豪賢在記者會中表示,政府在2017年推行野豬捕捉避孕及絕育計劃以處理人豬衝突,當時民間團體都很支持這種和平、非血腥方式,但沒想到本月月中漁護署政策180度轉變,改為撲殺野豬。他們希望漁護署收回措施,並設立冷靜期,讓市民改變習慣,不要再餵飼野豬。

引立法會批漁護署自打嘴巴
他指漁護署短短幾月完全改變說法,自打嘴巴,指根據今年6月立法會文件,漁護署指2020年野豬滋擾數字下跌,由1184宗減至1002宗,文件還指漁護署的搬遷措施扭轉升勢,與近日漁護署指野豬滋擾數字有增無減完全不符。

香港野豬關注組另一成員吳蔚美指,根據2018年南區區議會的討論文件,漁護署的滋擾數字,是包括市民致電1823報告野豬出沒的數字,即使野豬沒有滋擾,也會被計入滋擾宗數,「而且從滋擾個案統計,很大部分是因為人為餵飼和戶外垃圾,這兩項都是人為因素。」

她又指,漁護署署長梁肇輝對傳媒表示現時避孕搬遷計劃處理不到黑點問題,但根據立法會文件,顯示2020-21年,避孕搬遷計劃已處理好六成的黑點,絕對不是成效不彰。她說:「當時漁護署還說計劃在中長階段會逐步顯示成效,對措施表示非常正面,現在突然說完全沒效果,是有點自打嘴巴,前後矛盾。」

獸醫指野豬避孕計劃執行時間及人手不足
曾替漁護署執行野豬避孕和絕育的謝裕輝獸醫表示,絕育長遠能控制野豬數量,但要有足夠時間進行捕捉和絕育手術,指之前漁護署的做法是捕捉後即場避孕和放回,時間太倉促,「有時捉到6至7隻野豬,但因為時間倉促,只能為兩隻野豬絕育,另外4隻便只能放回。應該分開時間處理,今日先捕捉,然後找地方暫存他們,翌日再進行絕育,確保每次都能成功將所有捕捉野豬絕育。」他認為應增加獸醫處理野豬絕育。黃豪賢亦指,漁護署聲稱已投入大量人手和資源做避孕搬遷計劃,但立法會文件顯示漁護署在2021年只有32人負責野豬問題,只佔該署總編制人數的1.4%,不能說有足夠資源推行計劃。

謝裕輝亦不贊成捕殺野豬,早前表明不會參與漁護署人道毀滅野豬的行動,他在記者會播放的錄影中指,人道毀滅是因為野豬有病無法醫好才能做,當政府未做好禁止市民餵飼野生動物、未處理好市區垃圾問題前,便以人道毀滅野豬方式處理人豬衝突,是不合適的做法。

曾協助漁護署為野豬絕育的獸醫謝裕輝表明反對捕殺野豬,強調人道毀滅是當野豬病重難治時才作的最後手段。
曾協助漁護署為野豬絕育的獸醫謝裕輝表明反對捕殺野豬,強調人道毀滅是當野豬病重難治時才作的最後手段。

環團:野豬棲息地被破壞
環保觸覺研究主任劉加揚則指是人類發展破壞野豬棲息地,才讓更多野豬走進市區。他以早前漁護署用麵包誘殺野豬的南區深灣道為例,指根據地政總署的衛星圖,2015年開始海洋公園在山谷進行土地平整工程,興建水上樂園,又在附近興建酒店,令到很多樹林被破壞。

2005年南區深灣道(左下)還是樹林一片。(香港野豬關注組提供)
2005年南區深灣道(左下)還是樹林一片。(香港野豬關注組提供)
2015年深灣道進行大面積平整工程,以興建海洋公園水上樂園和酒店。(香港野豬關注組提供)
2015年深灣道進行大面積平整工程,以興建海洋公園水上樂園和酒店。(香港野豬關注組提供)
2021年的衛星圖顯示,大量野豬棲息的樹林已被破壞發展。(香港野豬關注組提供)
2021年的衛星圖顯示,大量野豬棲息的樹林已被破壞發展。(香港野豬關注組提供)

黃豪賢批評漁護署這個月刻意妖魔化野豬,「過去曾出短片教育市民只要不騷擾野豬,野豬便不會主動騷擾人,現在卻教人去殺豬,十分匪夷所思。」

他又以11月27日在北角天后廟道骨折受傷、最終被漁護署捕捉及以傷重為由人道毀滅的野豬為例,指那野豬骨折受傷已十分驚慌,但在持續4小時的擾釀中,野豬都沒有因為受傷而攻擊人,已是釋出最大善意,強調只要留有逃生路線,野生動物都不會選擇攻擊人。

The post 引政府文件指漁護署自打嘴巴 動保團體批署方刻意妖魔化野豬 appeared first on 香港動物報 Hong Kong Animal Pos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