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習近平著力重塑科技巨頭 公司清算風險現實存在

·5 分鐘文章
彭博專欄:習近平著力重塑科技巨頭 公司清算風險現實存在

【彭博】— 從美國到歐盟,各國政府顯然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強大力量感到不安:它們的社交媒體平台對選舉的影響,它們存儲的海量消費者數據的安全性,以及它們對那些不享受醫療保險、不領取加班費的零工經濟工人的剝削等等。在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提起了反托辣斯訴訟,但並沒有實質性進展。從那斯達克100指數來看,西方科技股仍然繁榮昌盛。

中國的政治領導人也感覺到了同樣的問題。但在遏制科技巨頭的影響力方面,中國願意大踏步前進。

看看剛剛發生的事情,針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行動就是一個很好的警告。在一項全面改革計畫中,中國將禁止校外培訓機構以營利為目的。上周五 ,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在美國股市暴跌54%,收於每股2.93美元,市值約50億美元。據高盛集團的估計,該公司的淨現金(經遞延收入和退款負債調整後)顯示該股價值在2.30美元。從本質上講,投資者似乎押注新東方將被清算。同樣,好未來教育集團上周五收於每股6美元,低於該行估計的6.70美元的淨現金價值。這兩支股票周一又進一步大跌。

中國禁止學科類培訓機構上市融資和資本化運作

兩天痛失近8000億美元市值 在美上市中概股遭遇2008年來最大兩日下跌

雖然教育類股的走勢震驚了世界,但這在中國並不奇怪。自去年11月以來,北京一直在遏制科技巨頭們的力量,外國投資者只是才剛剛開始對官方行動的嚴肅性感到不安而已。

總體而言,北京對穩定的四大支柱感到關切:銀行業,反托辣斯監管,數據安全和社會平等。北京的所有主要干預措施都反映了這些問題:去年11月在最後一刻叫停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340億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就是因為其對銀行業的潛在破壞性;今年4月對阿里巴巴的壟斷行為處以創紀錄的182億元人民幣罰款,以及在滴滴44億美元的IPO之後立即對其展開網絡安全審查,都是如此。

社會平等則是禁止營利性課外輔導的核心。面對鋪天蓋地的廣告和販賣恐慌,焦慮的中產階級父母被迫送孩子去上單調乏味的填鴨補習班,有些孩子甚至還沒到上幼兒園的年齡。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拋在後面,僅僅因為周圍的鄰居在子女教育上投入了更多錢。

零工經濟工人的權利也是政府推動社會平等的核心。周一,政府發布通知要求網絡餐飲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正當權益,確保外賣送餐員正常勞動所得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在香港上市的外賣巨頭美團股價下跌14%,創下有史以來最大跌幅,市值蒸發約300億美元。仰賴零工駕駛員的滴滴也可能受到衝擊。

國家主席習近平關心的不是股票投資者—其中許多是外國投資者—損失數十億美元。他在意的是中國的中產階級感受到他的支持。他們喜歡監管部門的此類打壓。中國對營利性課外教育的禁令就是在迎合大眾心態。在中國社會,單靠家庭的財富已經給了子女後代一個天生的優勢,但中產階級並不喜歡看到這種優勢被課外輔導隊伍放大。與此同時,大城市的消費者對零工經濟工人,往往是來自農村的農民工持同情心,稱他們是「快遞小哥」。而且,通過像銀行一樣對螞蟻集團進行監管,消費者被賣給高風險金融產品的風險也會降低。

展望未來,投資者需要認識到這四大支柱,這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瞻矚的一部分,以為剛剛慶祝了百年誕辰的執政黨確保另一個百年。在過去,科技巨頭是根據銷售額、市場規模、甚至月活躍用戶來評估的。現在,投資者還需要考慮大政府因素。

例如,滴滴的功能不外乎是提供一個出租車叫車應用程序。這是智慧城市政府也可以提供的服務。或者,為什麼允許螞蟻集團交叉銷售其投資、保險和消費貸款產品,而銀行卻被要求剝離理財業務呢?

未來,中國的大型科技企業將不再那麼令人興起,也無法開發消費者數據賺錢。它們可能被轉變成國有大型銀行或大型公用事業公司。到時候中國的科技公司可能不得不按賬面價值甚至淨現金來估值了。在習近平的中國,公司清算的風險實實在在。他希望社會更加平等、宜居,任何障礙都會被掃除淨儘。

(Shuli Ren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Liquidation Risk is Real As Xi Reshapes Big Tech: Shuli Ren

(新增最後四段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