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見證者到潛在犯人,香港警察為何對記者「開戰」?

端傳媒記者 楊子琪 陳倩兒 發自香港
端傳媒

「我看不到東西呀!我看不到東西呀阿Sir!」「可不可以幫我洗一洗(眼睛)呀,好痛呀……」「好痛呀,救命呀……」在被防暴警察包圍並發射胡椒噴霧後,約20名記者坐在地上,哀嚎聲此起彼伏。他們身穿記者反光背心、佩戴記者證,有人手持攝影機,有人頭戴印有“Press(傳媒)”字眼的頭盔。

這是5月10日夜晚,旺角示威現場。根據《明報》影片,在此之前,兩名市民遭警方拘捕,各家媒體記者趨前拍攝,而防暴警員則從馬路前後向記者群包抄,最終將記者包圍在數平方米的空間內。突然間,防暴警員向記者群發射大劑量胡椒噴霧,人群尖叫,有人恐慌、哀嚎,警員持續喝罵,夾雜粗口,喝令人群蹲下及停止拍攝:「不要動!全部蹲下!」「熄機呀!」當記者陸續坐在地上,部分警員以胡椒噴霧指嚇記者,或以強光照射記者面部,一名警員向記者群高聲道:「我理得你係咪記者做嘢呀!(我管你們是不是記者在工作!)」多名記者哭了,一名警員回應:「哭大聲點!淒厲點!」

攝影記者鄭子峰那一刻正在記者群中,滿臉是胡椒噴霧。「我十分痛苦,不能睜開眼睛。我有點無法呼吸。」他向附近的警察傳媒聯絡隊求助:「傳媒聯絡,這裏需要幫忙!」一名警員以警棍指向鄭的面部,要求他閉嘴,稱他在煽動群眾情緒。

“Is this your way of working with us?”香港記者協會(記協)主席兼《眾新聞》主筆楊健興從網上看到現場畫面後,馬上傳簡訊給警察公共關係科(PPRB)總警司郭嘉銓。記協創建於1968年,是香港新聞工作者的工會,自去年反修例運動爆發,記協不斷發聲明譴責警方武力對待記者。這一次,楊健興認為這次事件對新聞從業人員「好羞辱性」,情況「相當嚴重」。當下不獲回覆,楊再發訊息給一名警方管理層,稱旺角正在發生的事是“extremely damaging”。管理層以電話回覆,稱現場好多「黃背心」,不清楚是否記者。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521-hongkong-police-journalists-relationship/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