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漢入院亡 醫護被指涉歧視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報道】重四百多磅德籍釀酒師於一六年八月初風球期間,因發燒到仁濟醫院求醫,釀酒師未等及任何治療,入院後四小時不治,死因庭昨就其死因召開研訊。遺孀作供指控醫院未有及時採取適當治療施救,醫護人員涉歧視、診治時嬉皮笑臉、未有盡責任照顧病人。

遺孀陳芝芬稱丈夫Altbauer Ulrich 生前有健身習慣,亦與德國人一樣喝酒如喝水,因工作關係,需時常品酒,曾有酗酒問題,患有脂肪肝,需見營養師。另外因心房顫動,一直在仁濟醫院跟進病情。

事發一六年八月一日晚,Altbauer因發燒被送往仁濟醫院急症室,出現手指傷口發黑、腹部甩皮、食欲不振,肚瀉及小便紅色。護士後指「量唔到心跳,可能好大鑊,要同佢入ICU」。陳稱當時丈夫清醒程度及活動能力正常,仍可看電話及與她閒談,但呼吸不太暢順。他其後僅被送往內科普通病房,因呼吸困難,醫院安排氧氣罩協助呼吸,內科醫生譚天褒雖指氧氣濃度已調至最高,但情況未見好轉。及後院方為他安排皮質類固醇及生理鹽水作吊針,並稱類固醇可幫助呼吸。

陳指丈夫於打針後呼吸更困難,要求插喉協助呼吸,惟醫生認為無需要,丈夫其後更說「I’m suffocating」及看見「黑色野飛飛下」,丈夫瞳孔放大、脷吐出,胸口已無起伏,陳要求醫生診治,譚醫生只稱「我哋做緊野」。大約二十分鐘後,譚與其他醫護人員到病房為其急救,在簾外等待的陳指過程沒有聽到任何討論,向內偷看只見醫護均雙手垂下,譚醫生向陳說已經插喉,並為丈夫打了十一支強心針及進行多次心肺復甦法,已完成所有急救程序。案件編號:死因研訊 五五二——二〇一六。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