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危機若引發不受控的崩盤 那才是中國真正的噩夢

·7 分鐘文章

【彭博】-- 中國恆大集團一再對7萬多投資者食言,它各地辦公地點遭遇的維權活動也愈演愈烈。這家開發商的施工戛然而止,涉及的未完工項目建築面積足以覆蓋四分之三個曼哈頓島,讓逾100萬購房者陷入了困境。

它的甩賣令原本就顫抖的房地產市場更加脆弱,衝擊了其他開發商,並在占中國經濟產出逾四分之一江山的供應鏈中掀起漣漪。原本就擔心新冠疫情的消費者更不願掏腰包,對於國家主席習近平而言則面臨著在政治敏感時期民眾不滿增加的風險。信貸市場壓力從低評級房地產企業蔓延到了它們實力更強的同業和銀行。在截至6月份的15個月中買入了5,270億美元中國股票和債券的海外投資者開始賣出。

雖然無法確切知道如果北京眼看恆大危機繼續變本加厲地螺旋式惡化會發生什麼,但中國觀察人士揣摩當局願意忍受多少痛楚的同時也在考慮最壞的情境。隨著危機向金融業蔓延的跡象增多,政府出手干預的壓力正在加大。

「作為一個系統重要性開發商,恆大破產將給整個房地產行業帶來麻煩,」 北京精品投銀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說,「債權人的債務追討會導致資產甩賣並打擊房價。整個供應鏈的毛利都將受到擠壓。它還會導致資本市場出現恐慌性拋售。」

就目前而言,沈萌和幾乎所有其他接受採訪的銀行家、分析師和投資者都表示,北京對雷曼時刻沒興趣。他們預測,監管機構將精心安排重組恆大3000億美元的債務,將系統性風險降至最低,而不是讓其混亂破產。市場似乎同意這一觀點:上證綜指距離六年高點只不到3%,人民幣兌美元接近三個月來最強水平。

然而,沒人可以擔保出現好的結果。北京2015年陷入困境的救市顯示,決策者對金融市場的控制有多難,哪怕是在一個政府掌握多數銀行並可對債權人、供應商和其他對手方施加重大影響的體制中。

習近平最終會在哪裡劃線仍然是個謎。雖然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已敦促恆大創始人許家印解決債務問題,但當局尚未說明政府是否會允許該公司大規模債務重組或破產。就連國有銀行的高級管理人員也私下說,他們仍在等待北京高層就長遠解決方案的指示。 知情人士稱人士早些時候透露,住建部本周與部分商業銀行召開會議,告知它們恆大將不會支付9月20日到期的貸款利息。在必要時,中國政府並不反對接管私營企業。當局2019年接管包商銀行,2020年初控制海航集團。近年來,法院主導的重組也變得越來越普遍,去年就完成超過700宗。

恆大的最終結局如何,可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習近平決定如何在維持社會金融穩定的目標與多年來減少道德風險的行動之間拿捏平衡。眼下這個時機尤其棘手,中國一方面正面臨著經濟放緩,對私營部門的整頓也在全面展開,而與華盛頓的緊張關係又在加劇,所有這些都發生在2022年五年一次的領導人換屆選舉之前,屆時習近平料將連任。

前中國銀保監會官員、現任中國農業再保險首席風險官Yu Yong表示,政府在平衡對恆大的支持方面須非常非常謹慎。

Yu Yong最近在播客中對光大新鴻基分析師Jonas Short表示,中國老百姓心中的最大泡沫就是樓市,如有任何事情發生,很顯然會對整個中國經濟造成系統性風險。

以下是一些可能影響中國領導人決定的因素:

社會不安

維持社會秩序一直是政府的頭等大事,對維權活動更是在意。廣州一處恆大樓盤的業主上周來到南沙區住建局外,要求停工樓盤復工。散戶投資者本周至少連續三天聚在恆大深圳總部,其他地方未經證實的維權視頻也在網上廣為傳播。

根據上周凱投宏觀的報告,截至6月末恆大有1.3萬億元人民幣(2,020億美元)的預收款負債,相當於有140萬套房需要完工。

交銀國際首席策略師洪灝表示,若恆大不得不甩賣樓盤,將大大拉低房價。

由於沒有社會保障網絡,而且資金存放空間有限,多年來中國儲戶一直被鼓勵買房,認為房價只應上漲。如今,房地產占到家庭資產的40%,而買一套房(或兩套)已成為文化試金石。雖然住房承受能力已成為西方的熱門話題,但許多中國人更有可能會抗議房價下跌而不是漲價。

「人們大部分身家都放在房地產上,即使是10%的回調,也會對許多人構成嚴重衝擊,」獨立分析師Fraser Howie表示。「這肯定會打擊人們對什麼是房地產的希望和期盼。」Fraser曾與他人共同撰寫過關於中國金融的書籍,對中國企業的關注已有數十年之久。

另一個潛在的引爆點是,恆大是否可以兌付賣給散戶投資者的高收益理財產品,其中包括許多恆大員工。根據財新,約400億元人民幣的財富理財產品需要到期償還。恆大正試圖通過出售資產來回籠資金,其中包括出售恆大汽車和恆大物業的股權,但迄今為止進展甚微。

資本市場

根據美國銀行,恆大是中國最大的高收益美元債券發行人,占未償票據的16%。分析師本月在報告中寫道,倘若恆大崩盤,僅此一項,就會讓中國垃圾級美元債市場的違約率從3%升至14%。

雖然中國對允許資質較弱的企業倒閉心態平和了許多,但如果離岸融資成本失控飆升,將有可能導致一項重要的融資來源受損。中國政府推動外國投資者加大持股之際,這種事件可能會削弱全球對中國發行人的信心。根據一項彭博指數,中國垃圾美元債券的殖利率接近14%,高於2月份的約7.4%。

境內的風險更高。如果一旦崩盤,可能會迫使銀行減持公司債敞口,甚至會讓貨幣市場流動受阻。如果出現這種信貸緊縮,政府或央行可能會被迫採取行動。涉及房地產貸款的銀行可能面臨壓力,導致不良貸款增加。惠譽表示,對恆大或其他弱質開發商有較大風險敞口的小銀行可能面臨不良貸款「顯著」成長。

經濟影響

市場對恆大的擔憂正值中國經濟放緩之際。強力的防疫措施衝擊了零售支出和旅遊行業,而樓市調控措施也在顯現效應。

本周數據顯示,8月份住宅銷售額同比下降20%,創下去年年初疫情爆發以來最大降幅。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在回答有關恆大對經濟潛在影響的問題時表示,一些大型房地產企業生產運營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困難,對於整個行業發展的影響還需要觀察。

麥格理認為,中國當前提倡促進「共同富裕」,並打擊過度冒險行為,意味著樓市調控今年不太可能出現放鬆。麥格理分析師周三在報告中寫道,房地產行業將是明年「主要的成長阻力」,不過政策制定者可能會放鬆限制來呵護成長目標。

中國房地產市場出現回落,不僅會放緩國內經濟,還會產生全球影響。

「未來幾年房地產建設出現顯著放緩的可能性已經顯現,一旦恆大倒下或破產,這種可能性就更大」,Rhodium Group LLC駐香港的董事Logan Wright表示。「房地產行業根據多數預估約占中國經濟的五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如果房地產建設長期放緩,將導致GDP成長和大宗商品需求大幅下降,並可能在全球範圍產生反通膨效應。」

原文標題China’s Nightmare Evergrande Scenario Is an Uncontrolled Crash

(新增後兩個小標)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