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倉狗的日與夜 義工:狗狗被車輾死、重物砸傷最常見

·8 分鐘文章

唐狗「啡啡」,今年三歲,現在有個溫暖的家,一年多前他仍是一隻倉狗,生活在危機四伏的倉地。有天啡啡失蹤,被照顧他的義工在車底救出,啡啡後腳受傷、尿道穿窿,總算執番條命。但啡啡的狗媽媽則沒有那麼幸運,她在倉地的車底無聲死去。

這就是倉狗的真實生活。

記者:吳韻菁
攝影:徐兆漳

義工組織「520浪浪加油站」,約兩年前開始關注倉狗問題,隔天便帶食物探訪他們,又拯救傷患狗狗和狗B,不怕艱辛力勸倉主讓義工帶狗絕育。520浪浪加油站的主管Bella就領養了啡啡,「一般人以為倉狗好惡,其實不然。他們可以被人領養,正如我也領養了啡啡,希望大家給倉狗一個機會!」

「520浪浪加油站」主管Bella指,兩來年接觸過二十多個倉庫,救起不少倉狗,並為他們尋找領養。(徐兆漳攝)
「520浪浪加油站」主管Bella指,兩來年接觸過二十多個倉庫,救起不少倉狗,並為他們尋找領養。(徐兆漳攝)

一天只得一餐飯
「初時我們純粹去餵流浪狗,因有駕車,後來去到較偏僻的倉地,倉地有很多狗,還有狗BB,於是便開始餵起倉狗來,後來還進行拯救。」Bella 說,她領養了啡啡和猛虎仔兩隻倉狗,訪問時兩隻狗狗一直依在Bella身旁,非常乖巧。

啡啡(左)和猛虎仔(右)都是Bella領養的倉狗,他倆曾經死裡逃生。啡啡在倉地受傷,猛虎仔仍是BB時在倉地感染腸炎。現在有人寵愛,不愁三餐,實在非常幸運。
啡啡(左)和猛虎仔(右)都是Bella領養的倉狗,他倆曾經死裡逃生。啡啡在倉地受傷,猛虎仔仍是BB時在倉地感染腸炎。現在有人寵愛,不愁三餐,實在非常幸運。
啡啡在車底被義工發現救起,當時他後腳受傷,非常危險。
啡啡在車底被義工發現救起,當時他後腳受傷,非常危險。
現在已三歲的啡啡,是隻人見人愛的狗狗,十分親人友善。
現在已三歲的啡啡,是隻人見人愛的狗狗,十分親人友善。
猛虎仔兩個月大左右已喪失視力,他平日行路經常撞到,要靠鼻子嗅嗅身邊的物件,以確定方向和距離。
猛虎仔兩個月大左右已喪失視力,他平日行路經常撞到,要靠鼻子嗅嗅身邊的物件,以確定方向和距離。

Bella 領我們到元朗一條村落,村最盡處有多個貨倉車場,沿途都見有重型貨車在泥路爛地上進進出出,又不時有狗在車後閃出,頗為危險。當中數個貨倉Bella較為熟絡,她和其他義工成員隔天便帶雞柳來餵狗。「其實倉主也有付出,但可能心態跟我們不同。」Bella對倉主的付出給予肯定,「倉主或會覺得狗狗是用來看管倉庫,給狗狗的食物質素未必太好,或一天只有一餐飯。有時見到狗狗骨瘦如柴,十分潦倒我們便會餵他們。」

Bella走進其中一個常探訪的倉地,倉地職員陳伯指這裡有六隻狗,他們晚上留在這裡,一到早上便往外面走,他亦不知狗狗最初從哪裡來。「這些狗四圍走,有些人把吃剩的餸頭餸尾用來餵他們。我每晚也餵狗糧,老闆買來的。」說罷陳伯將狗糧撒在地上,六隻狗狗便走過來吃。「他們不許人靠近,就算我每天餵他們,也碰不到他們,很怕人。」陳伯說。Bella在旁補充:「他們被附近的工人追打過,打得好狠,所以特別怕人。」

倉地職員陳伯每天也餵飼倉內的六隻狗,狗糧由老闆購買,義工隔天來探望狗狗,有時會給狗狗餵雞柳。
倉地職員陳伯每天也餵飼倉內的六隻狗,狗糧由老闆購買,義工隔天來探望狗狗,有時會給狗狗餵雞柳。
陳伯將乾糧撒在地上,狗狗便來進食,也不顧食物沾了雨水和泥濘。
陳伯將乾糧撒在地上,狗狗便來進食,也不顧食物沾了雨水和泥濘。
搶到零食的小狗,逕自躲在倉地一旁享用,天真無邪的樣子叫人憐惜。
搶到零食的小狗,逕自躲在倉地一旁享用,天真無邪的樣子叫人憐惜。

每天危機四伏
倉地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一般泛指在棕地上的車場、儲放工程材料或重型工具等的地方。倉地的狗有些來自附近山上,有些由其他人轉送倉主。餸頭餸尾就是狗狗的「大餐」,日間在重型貨車之間遊蕩,晚上回倉地睡覺。

「倉狗生活的地方頗危險,最常是被硬物砸傷或者被貨車輾過,就如啡啡的經歷一樣,我們極為擔心。」Bella說。因此每次到倉庫,Bella和義工都會到處尋找,點算清楚每隻狗狗,「要是有隻找不到,我們就會十分擔心害怕。」除了倉地環境危機四伏外,狗與狗之間的地盤意識亦增加狗狗的生存難度。「我們曾拯救起來過一些倉狗,他們被其他狗打到耳朵破損生烏蠅蟲,身又有損傷。」Bella搖頭說。

在倉地生存,絕不容易。(徐兆漳攝)
在倉地生存,絕不容易。(徐兆漳攝)
倉狗總伴隨著不少危險,如被車撞,被壓傷等。(徐兆漳攝)
倉狗總伴隨著不少危險,如被車撞,被壓傷等。(徐兆漳攝)

狗BB在倉地更難生存,Bella 領養的倉狗猛虎仔,他就是在倉地出世,遲一秒拯救可能命喪倉地。「當時一位倉地伯伯打電話來向我們求助,說倉裡有幾隻狗BB,叫我們帶走。我們救起了一窩BB,其中一隻是猛虎仔,救起不久他就病了。」Bella馬上帶他看醫生,原來猛虎仔患上腸炎,發燒導致眼睛只餘兩成視力。「我領養了猛虎仔,他其餘兄弟姊妹也被人領養了。我救他回來,也不想把他放回倉地。可能第一次能拾回性命,第二次未必如此幸運。」猛虎仔雖然看不見,但他仍然樂天親人,對其他狗亦相當善良。

義工落力為倉狗絕育

倉狗介乎流浪和有人照顧之間,當倉地要搬遷或關閉,狗狗很多時被棄於原地,用完即棄,根本無人憐愛。「早前收到一宗求助,有個貨倉快要搬遷,職員說會放棄倉狗媽媽和狗BB。我們到達倉地時,見到有狗BB在貨倉周圍走,還有一些貓。」Bella和義工救起狗狗一家六口,五隻狗BB已經找到領養家庭,而狗媽媽仍由Bella和義工照顧,等待有心人領養。

倉地中不時見到狗BB,「520浪浪加油站的副主管」Kelly指,這是因為大部份倉主都不會為狗狗絕育。「他們可能沒有時間照顧狗狗,或缺乏這方面的知識,根本不知道要替狗狗絕育。當狗狗數量越來越多,倉主可能覺得這也不錯,多隻狗看門口。」

一窩小狗有七至八隻,狗媽媽愈生愈多,倉主何來承受得了?長此下去,倉狗終會變成流浪狗。「我們和倉主溝通,希望他們讓義工帶狗狗去絕育。」Kelly說,「又或者當發現狗狗生了BB,讓我們為BB尋找領養家庭,讓狗狗不用受苦。」幸而大部份倉主聽過義工解釋後,也不反對為狗狗絕育,甚至協助義工捉狗。「倉主也知道狗狗不斷生育,自己也沒有能力飼養,狗狗最終遭遇不測也不好受。」

令義工更鼓舞的是,當倉主意識到要為狗狗進行絕育,他們更會主動跟朋友說起,讓更多人知道為狗狗絕育的重要性。

「520浪浪加油站的副主管」Kelly(右)仍然是學生,但她已落手落腳跟其他義工一同到倉救狗、餵狗,又游說倉主為狗狗絕育。
「520浪浪加油站的副主管」Kelly(右)仍然是學生,但她已落手落腳跟其他義工一同到倉救狗、餵狗,又游說倉主為狗狗絕育。

給倉狗一個家
被Bella領養的啡啡,現在三餐無憂,比從前開心多了。「啡啡現在常常笑。」Bella笑着說,「他受傷前,在倉地沒有足夠食物,都只有餸頭餸尾,我親眼見到倉的職員餵他魚骨。」

一般市民其實亦有能力為倉狗做些事情,如在路上遇到負傷倉狗,Bella建議市民可以先跟倉主溝通,如果倉主不願意支付狗狗看醫生的費用,可能須要找動物機構或動物義工求助。Bella和Kelly呼籲大家領養倉狗,「倉狗並非想像中惡,他們可以被人領養,亦能與其他狗相處。正如我也領養了啡啡,希望大家給倉狗一個機會。」

The post 《情常在》倉狗的日與夜 義工:狗狗被車輾死、重物砸傷最常見 appeared first on 香港動物報 Hong Kong Animal Pos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