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 劫後餘生

踏進彭福公園的大草地,兩隻樣貌和身型幾乎一模一樣的白色狗「豆腐」和「樂樂」一支箭般興奮奔跑,還笑著向後踢腳大跳開心舞。他們是兩兄弟,分別由Maggie和Sarah這兩個家庭領養,兩兄弟的定期聚會,每次都玩得樂極忘形,讓人無法想像他們在三年前曾瑟縮在狹小的鐵籠中,附近滿布垃圾和動物白骨屍體,哀號和死亡籠罩著他們周邊。

豆腐和樂樂是坪輋地獄貓狗場「浪舍」事件的倖存狗,當時他們只得4個月大,被領養人送到這煉獄,雖然及時救出沒有受傷,但那恐怖的經歷一度成為他們的心理陰影,讓他們對很多人和事物都感害怕,當時短暫收容他們的愛護動物協會足足花了一年輔導和訓練他們,而領養人Maggie和Sarah也以月計的耐心照顧,才讓兩兄弟變回開朗小狗。

【點擊觀看Youtube情常在影片: https://youtu.be/kHMuAHbWHYA

記者:周裕恆
攝影:Marco
剪接:Marco
旁述:譚善彤
監製:梁美寶

本報在2019年4月27日收到義工報料,指在坪輋一個叫「浪舍」的貓狗場附近發現狗屍,義工更透過航拍發現場內一片狼藉,就如亂葬崗般。警方、愛協和漁護署到場花了兩日救狗,救出74隻狗和36隻貓,並發現36具貓狗屍體,當中不少在籠中成為白骨,更有一隻狗一直緊伴著籠中已變成乾屍的同伴,對搜救人員完全沒反應。案件被告場主鄭力誠因殘酷對待動物罪被判囚10個月。

豆腐和樂樂是浪舍獲救的狗之一, 他們原本是在屯門龍鼓灘出生的狗B,由義工救起後獲領養,沒想到領養人竟隨即將他們送到浪舍暫托。兩兄弟獲救後送到愛協,當時他們見到人走近都會四處逃跑,或躲在一角不敢動彈,因此最初無法安置到領養部,只能先帶到較少人出入的手術室生活,並由愛協高級行為支援導師Lily做行為輔導。

愛協輔導一年才安排領養
「最初他們遇到人會吠,會亂竄逃跑,他們很驚青,對很多事物都沒信心。」為了讓豆腐和樂樂習慣和人接觸,Lily將兩狗帶到自己辦公室,並用食物訓練他們。「當有人進入辦公室,他們會很害怕和吠,於是我教他們遇到陌生人時,要馬上跑回自己的睡床,然後用食物獎勵他們,用另一個行為去取代他們衝出去吠的行為。」

經過差不多一年的訓練,兩兄弟才送到領養部安排領養,本報當時曾經訪問過Lily和兩兄弟,那天他們對陌生人仍十分害怕,全程不敢走近我們,當我們踏前一步時,他們也會馬上警戒及走得遠遠。

豆腐在2020年8月22日由Maggie領養,樂樂則在同年10月由Sarah領養。她們花了一段時間才能夠消除兩狗的心理陰影。

回家當晚躲於角落
「豆腐第一晚來到家中,是整晚躲在角落,沒有望過來一眼。」Maggie憶述豆腐對很多人和事十分害怕,由她家到她開設的學校只是5分鐘路程,但豆腐足足走了一小時才能走完,這種情況維持了數個月,Maggie花很多時間和耐性陪豆腐散步,了解他害怕什麼,提早迴避,「有少少事讓他記得以前慘痛經歷,他都會走, 這些是跟住狗一世。」Maggie舉例說,有次豆腐行經一商店被一隻貓嚇到,從此便不肯再經過那條路。

通過散步,人狗漸漸建立信任,「他三個月後會用鼻碰我,半年之後有天起床發現他反肚給我看,一年後才肯讓我抱。」這些信任行為,讓她覺得即使最初幾個月很辛苦也值得。

花數個月建立信任
樂樂也有自己害怕的東西,Sarah指樂樂看到高大男人、小童和手推車,都會害怕得拼命逃跑,曾試過幾乎因此而走失。雖然現在已改善了很多,但他仍然很害怕小童,所以遠遠見到小童,Sarah都會帶樂樂到一邊,避免近距離接觸。

經過幾個月細心照顧,豆腐和樂樂漸漸變回正常小狗,可以盡情嬉戲。Maggie形容:「狗的適應力比我們強得多,如果一個人經歷過他們小時經歷的事情,我想未必可以復原。但他們可以完全沒事,只要你平時預防了他們會害怕的事物,不讓他們有機會接觸,他們就會像完全沒發生過事情一般。」

成犬心靈創傷較大
豆腐和樂樂在浪舍時間不足一個月,而且他們當時年紀還小,但一些成犬所受到的心理創傷更多。獲救時估計已5歲的Almond,當時由Paws United Charity安排領養,狗主Luke看到他是浪舍倖存狗,便帶了他回家,但回家首天已經發覺Almond有創傷後遺症。

「他第一日返到家就站在門外,像石像般站了數小時,不肯動亦不敢入屋。」最後Luke將Almond推入屋,卻發現他行為很異常,「他好像自己設立了一個結界,向前走了幾步便好像遇到障礙般掉頭,由廳的一頭走到另一頭都要花很多時間和氣力才能走完。」

自設結界無法正常走動
有次他叫Almond由廳走入廁所,但Almond一直不敢踏進去,卻有努力地嘗試轉身用臀部先進去,場面十分滑稽,但Luke看在眼裡卻只感到很難受。「可能以前他真的困籠困得太慘,所以好像總有個無形的籠,讓他不能正常地走動。」

Almond最初在街上看到所有狗都會吵架,亦有護食情況,Luke估計他在浪舍時應該沒有足夠食物,而且長年累月在驚慌中度過,令到他對其他狗也有敵意。Luke又發現Almond特別喜歡待在骯髒的地方,又愛吃別人食剩的飯盒和垃圾,他懷疑Almond可能在浪舍常常和其他狗搶食剩菜殘渣。

訪問當天,Almond十分平靜,雖然不會主動與人親近,但也看得出他再沒有擔驚受怕,這全因為Luke和附近狗主的愛,逐漸治療他的心靈創傷。

以愛治療創傷
「耐心是很重要,要給他安全環境,給他安全感。他很喜歡逛街,可以走到很遠很遠,我便任由他走,讓他有更多接觸其他狗和事物的機會。附近的狗主都幫到很多,他們很錫Almond,會請他吃很多東西,讚他好靚仔和乖。」Luke形容,很多人對Almond友善對待,慢慢讓他打開心扉,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去和人親近。

「有一日有個人跟我講,你隻狗突然懂給手。可能他太想吃東西,不知為何自己就伸隻手出來。可能他以前也開心過,曾經有人錫,但不幸地輾轉去了浪舍。」

看著Almond漸漸像一個平常狗般過日子,重拾開心笑容,Luke感到很安樂,「這段時間他慢慢過回一隻狗應該過的生活,每日見他的朋友仔,每日有人錫,去求媽媽會不斷有零食,他是應該過這種生活,而不是擔驚受怕的生活。」

訓犬師:正常家庭生活很重要
香港每年都有很多虐待動物案件,很多動物即使劫後餘生,身心都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需要很長時間復原。愛協高級犬隻訓練師Garay形容,受虐動物如果年紀還小,創傷也會較小,但成犬很大機會出現創傷後遺症,會變得特別容易緊張和害怕。

「好像浪舍那麼恐怖的事件,可能令到狗要爭食物,他們會以為所有狗都是敵人,因此出現護食行為,及對其他狗不信任。」Garay表示,處理難度最高的個案,是一些自我封閉(Shut down)了的狗,他們對人和任何事物都失去信任,會將自己內心收藏起來,躲在一角一動不動,任何事情都無法刺激到他們。「我們要找尋哪些事物可以為他們帶來刺激,令他們著回燈,然後我朝那方向讓他建立信心。」

他坦言,要幫助劫後餘生的動物重過新生,訓犬師可以做的有限,最重要是領養家庭的付出,「主人真的非常重要,因為環境可以改變行為,如果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動物的行為也會慢慢開始改變。」

愛協高級行為支援導師Lily亦認為主人角色十分關鍵,多些帶受創傷的狗散步,可以幫助他們重建信心,過回正常的生活,忘記過去的痛苦經歷。

家庭生活可以治療很多動物的創傷,請領養他們,給予他們重生的機會。
【即Like & Subscribe 香港動物報: https://bit.ly/2Pz7LAJ

The post 《情常在》 劫後餘生 appeared first on 香港動物報 Hong Kong Animal Pos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