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過一了百了,只能一忍再忍」,後疫情時代青少年心理困境

端傳媒記者 楊鈺 發自香港
·2 分鐘文章

編者按:據《2019中國抑鬱症領域白皮書》估算,中國泛抑鬱人數超過9500萬。其中,學生群體的抑鬱症發病率高達23.8%。「終於有資格哭了。」一些學生在確診的時候說。他們承擔著來自家庭的沉重期待,在急速變化的社會和愈加激烈的競爭中迷失。端傳媒連續推出兩篇報道關注被抑鬱折磨的學生群體。第一篇記錄中國高校宣佈篩查抑鬱症後,一些學生陷入了更深的恐慌和擔憂。今天是第二篇,通過數名心理咨詢師的眼睛,看見疫情後中小學生遭遇的心理問題。

「喂……」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低沉又稚嫩,聽筒裏還傳來風吹過話筒的嘶嘶聲,李慧警覺了起來,但仍語氣平靜地打探:「你在外面嗎?」

打電話的是一位初中女生,已坐在10樓房間的窗邊20分鐘。時值吉林春寒料峭的三月,李慧語速輕緩地回應:「那是不是有風呀?我聽到風聲了,冷不冷?腳麻嗎?」幾個回合後,電話那頭漸漸放鬆下來,李慧抓住機會引導女生從窗邊回到房間裏。又是一個在疫情期間因與父母發生矛盾、動了輕生念頭的孩子。

李慧是心理諮詢和危機干預熱線「希望24熱線」吉林地區的接線員。據該機構統計,1-6月疫情隔離期間,接到小學生來電較去年同期增長95.52%,初中生增長85.78%,高中生增長81.75%。親子矛盾是主要的來電原因,大多圍繞手機使用、學習壓力等。北京市青少年法律與心理諮詢服務中心面向10萬青少年的抽樣數據也顯示,近半數受訪青少年受「憋悶」、「恐懼」等情緒困擾,三成受訪者「全天基本離不開手機」。

3月起,中小學生自殺案件的報導更頻繁見諸媒體。3月3日,河北石家莊一名五年級學生,因上網課不認真而被家長訓斥,後跳樓不治。3月24日,河北邯鄲一個9歲的小學生因未按時完成作業,被老師在微信群組中點名並踢出群組,後跳樓身亡。4月,江蘇無錫一12歲女孩在復學第一天跳樓,同月,陝西商洛、江蘇南通等多地出現初中生、高中生墜樓事件。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1029-mainland-teenager-post-epidemic-psychological-problem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